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已有 36 次阅读2018-11-3 23:55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报人金庸, 小说家金庸, 侠之大者, 金庸武侠, 故人



翙翙其羽,赵涛贾樟柯伉俪分获第54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最佳导演”荣誉。《贾想II》里写“这一夜,我想起了这首诗,想起了曾经伴我四海为家的女人”,拍摄《江湖儿女》,在贾樟柯,是迟早事。

BD兄问:“大家是在凭吊金庸?还是在凭吊自己的青春?”晚生了十年,说“青春”对我大约有几分勉强,不如笼统作“当初”。


(关二哥 @ 金边一家酒店的大堂。每天清晨,他可以“享受”一个甜馅包子、一杯咖啡。)

曾听妹妹描述帕米尔高原上的杏花盛放,走了神,因为忆起张无忌在那里的光明顶上以另一种花对阵众多门派以解围,那一场里,他“突然间双臂一振,身子笔直跃起,在空中轻轻一个转折,扑向西首一棵梅树,左手一探,折了一枝梅花下来,这才回身落地……那梅枝上疏疏落落地生着十来朵梅花,其中半数兀自含苞未放。”这段文字在金庸笔下不见得多精彩,但自小说里读见,目光不禁顿了顿,一是因为表示“物体顶端或末梢”的“首”字,云南方言里日常还在使用,有点儿亲切;二是因为以草木为兵刃,虽不乏炫技成分,但确实见功力更见浪漫,散发清奇、超诣的气息。

如果你也早早读过或洗练或绮丽或疏野或缜密或飘逸或沉着或高古或平实总之一律优雅着的文字,再遇见佳作,又怎会舍得只用一个“赞”或一句“手动点赞”相待?那是得至少有片刻恍惚在“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般情境里的啊!

社论、随笔和小说都写得漂亮的刘天昭,人称“小昭”。读过她的文字,也读过《倚天屠龙记》,你便会知道这叫法里的美意。她写“大自然是一个更强烈更有力的存在。让人不由得浪漫,豪掷此生,或者仰望神明”;她写“美是令人无法平静的,却又没什么能做的。怎么做都是笨拙的,隔膜的,难堪的。无法与之发生关系,更不可能拥有。最容易想到的是为它效力,保护它不被破坏。这是谦卑,更是自大”;她写“最爱看人不悔初衷,矢志不忘。忠于某一时刻深切的感激、歉疚或仇恨,对得起自己。对抗遗忘和标签的那种意志,是非常动人的,有骄傲的光辉”;她写“写下来难免就会掺假,记忆是这样轻柔的东西,非要点了卤水才能成形,从此也就毁了”;她写“总是看月亮,又总是不知怎样看。热情迎上去,冷冷映回来”;她写“世上并没有江湖,生活是一种退缩”……

《神雕侠侣》里的程瑛,面对自己心仪的杨过无法启齿表达,她救了他,却只在旁一遍遍写“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八个字,这欲说还休的诚意与深意,从《诗经》里来。今天那些低头抱着屏幕,用两倍加速度刷完《延禧攻略》《如懿传》,将剧情当做醍醐灌顶的人生指南,津津乐道于“互掐”争宠,深信“卢瑟”为寇的人,又或者开口“壁咚”闭口“撩~”的人,哪里理解得了?


(陈圆圆梳妆台遗址所在地——莲花池。《鹿鼎记》里有位“百胜刀王”胡逸之,自从在成都偶然见到陈圆圆,遂为之神魂颠倒难以自拔。他隐姓埋名进了平西王府做花匠,再随陈圆圆到三圣庵当伙夫,一路将暗恋“进行到底”——他从未对她说过一句话。)

生性散淡,却还是会惭愧自己把萧峰列成了金庸武侠人物里须敬慕的第二位,他之义,是大义。“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如果不联系金庸的“报人”身份,如果对他所创办的《明报》最初是如何赢得行业声望的那段历史不甚了了,你也无法理解“金大侠”之谓的分量。



(“听松”@ 翠湖北路2号,当年格同学在此借给一套《天龙八部》。书里写乔峰聚贤庄大战前与丐帮等处友人喝断义酒,冒出个言语粗鲁的向望海凑上前敬酒,乔峰边问对方跟自己有何交情,也配和自己对饮,边把他给扔了出去。蒋方舟发微博说她念小学时读到这里,第一次心动,并由此定格了随后几十年的男性审美。嗯,我偶尔忆起这一幕,每逢瞥见某些场面。那样的场面,借别人现成的话来说就是——“许多人所谓的‘高情商’,不过是面对傻X低眉顺眼”,话糙,理不糙。)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