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滇东北故事

已有 36 次阅读2018-11-5 23:26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昭通, 酩酊, 昆明大雪, 伤心桃李, 阅历


“我见过一座土司府,大门开朝东南。”

“哦,‘车白’的起。是因为风水?”

“我先接的讲。有一年kè版纳,飞机上呢邻座是位懂术数呢,顺嘴讲给他听,他马上问我那一带咯是有河。我说有,一条大河。他马上笑起来说么就对啦,那家呢门歪的起开,因为朝晖会把河水镀上颜色,晚上呢话,又有月光映进河里首。”

“金银双全。么土司府就景致搭风水都占着了。”

“你人聪明,一来就猜着了。”

“哈哈只估计着二分之一。”

❀   ❀   ❀

“那场雪不是1984年,是1983年12月26号晚上开始下呢。”

“呀!记那么清楚!”

“那年才来昆明上大学,一直以为‘春城’不会下雪,居然下啦,还下那么大,印象当然深。我们老家,冬天飘鹅毛大雪很平常,所以,我们一党老乡,第二天白天,组了有十个人吧?一过街,就到了后来你念呢学校,打仗,挑衅。”

“Mǒu堆雪人?”

“有人堆了,我mǒu。打雪仗才过瘾!后来,昆明再也mǒu下过那么大呢雪。”

“后来呢昆明,变化越来越大。我小时候,她还跟艾芜《南行记》开头写呢差不多,被淡黄呢斜阳罩的起,伏在峰峦围绕呢平原首,寂寞呢微笑的起……”

“艾芜到昆明,是取道昭通来呢。他往四川老家逃婚出来,在昭通买了双草鞋,质量太好,穿到昆明还mǒu烂,艾芜缺钱,就搀草鞋卖掉了。”

“头一回听说。很久以前呢事啦。”

“是呀,很久以前了。我读大学时候呢心愿就是希望成为昆明人,昆明天气好,天空好像永远都是蓝呢。等有一天站的起五华体育馆门口——从前那一带都是田——看的起来来往往呢车流,突然很沮丧。我努力调来了这座城市,有了一份自己满意呢工作,有了一个家,但昆明已经变了让人陌生。”

❀   ❀   ❀

“你咯醉过酒?”

“……”

“一生至少要醉一回才说得过kè。”

“么你醉呢最厉害呢一次,讲来听听?”

“我?是在威信,半夜起身找水喝,醉了晕头晕脑,跨(qià)通窗户外首还暗自想的‘咦,这道门槛比一般呢要高嘛!’幸亏窗户外首有道差不多四十厘米宽呢窗台,上首垛的两盆花,其中一盆,着我呢脚碰掉了,凉风一吹,我打了个激灵,从那盆花落下kè呢动静首意识到窗台下面有多深……然后,我用慢了不能再慢呢速度,小小心心呢收回了自己呢脚和身子。”

“说么说清醒过来咯后悔?”

“后怕是肯定呢。后悔?后悔喝酒?这个,倒还mǒu。”

❀   ❀   ❀

“我小时候尾的起外公外婆生活,外婆是小学老师,他们学校设在一座土司府首,老师们住也住的起那点儿。那家土司自己有过千把人呢武装力量,也跟人发生过武装冲突,我小时候,八九岁呢时候,兴踩的梯子爬上屋顶,把那上面呢枪眼全部数一遍。

那家土司,对方圆一大片地区呢新嫁娘有初夜权,所以,当地老百姓家呢第一个娃娃,一出世就要着溺死掉,埋婴儿尸体呢地方,会栽一棵李树。

土司家也栽树,栽呢是桃树,栽在屋后。每年春天,风一起,漫天李花呢瓣,指甲壳大小呢冥纸。我见呢更多呢是桃花瓣,它们会飘进我外婆家那个天井首,疏疏密密呢,那么多绯色呢刀片。”

“绯色刀片。这份儿‘桃李春风’!微型冥纸,绯色刀片,有过那种环境首呢生活经历,怪不得你呢小说带的几分巫气。”

“‘巫气’,你读出来呢?刚才,你想问哪样?”

“哦,好奇当年那个小男娃娃,一共数着多少个弹孔?”

“376个。”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