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赞美的良好姿势

已有 65 次阅读2018-12-19 09:30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有益, 诤友, 真诚


收见作者前两周发来的站内信,表达谢意并告知她的作品“首印8000册,刚开始卖得还行,出版社乐观起来,又加印8000,大大超出预期……我的编辑是挺身而出,没让她变成笑话,真庆幸。”

多好! 

自己的读后感,通常只跟几位素心人朋友交流,偶尔“13岁病”发作,才找专门地方贴一贴,这一回,是为人家好不生生一部心血之书被恶意刷一星不平。

今天彻底释然了——能招来不少的恶意评价以及对此类评价“有用”的认同,反倒证明这部书或者至少它的书讯传播之广吧?而任何只被交口称赞的东西或人,呵呵。

我给这部书打四星半,因为结尾处的拘于现实,虽然它是自传体,虽然,关于“回归世俗生活”,各人有各人的“回归”法,但,一道美学意义上的彩虹,是不是需要被绘出?

读完朱天心《漫游者》里六篇正文,回头看唐诺的《代序:那一刻——一个现场目击者的记忆和说明》,这位身为职业读者的丈夫对自家妻子作品及创作的评论,因为洞识,因为客观,令人生出敬意。

全书五篇小说,围绕悼念父亲展开,还是朱天心惯用的第二人称式自道,私人缅怀的动机与对世界秩序、古老文明的记忆相交织,遨游、寻觅间,去圣已渺,宝变作石,心灵安顿之所遍寻不得。唐诺,肯定过“《漫游者》是我最喜欢她的一部作品”,指明了“写《漫游者》的朱天心深陷她从未有过的巨大悲伤之中,当然是这样,但小说并没怎么让我们看到书写者本人的悲伤。恰恰好相反,小说语调绝大多数时候居然是轻快的,甚至甜美,文字也前所未见的华丽”是缘于“小说家没有太任性的自由”,最后,他写道:“当我说这是我以为朱天心最好的一部作品,心思其实是很复杂的,也是颇沉重的。”因为,《漫游者》付梓后十七八年来,朱天心新写的小说,三篇而已。起先,有经验透支的缘故,后来,则是某种“兴味索然”使然——创作者的心思魂魄大部分遗留在了那趟文字悼亡的漫漫旅程中,至于现实世界里的动静……这情形,我想自己可以理解,之余,惆怅,惆怅难再读到朱天心更多文字。那是异于传统定义的小说,以枝微节末无一遗漏的琐论碎议和思辨连连展开,写透了“小历史”的非理性,它们的质地,令人忆起吉田兼好《徒然草》的气息。

妹妹说我的习作只3/4成品,那欠缺的1/4,思想深度不足所致,也有自己在动笔的同时代责任编辑审查、把关的原因。“嗯,你听了咯不高兴?”“哈哈,我?你又不是晓不得,感激还来不赢呢!我很受用!我自己疑的欠缺呢起码有1/3!多谢你目光如炬实话实说!”

坦率的批评求之不得,它是悬在苍穹的北斗,它免你飘飘然得成为笑柄,而一个人该有多爱护你,才不惮直言相告。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