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人间蛮值得

已有 37 次阅读2019-1-20 13:16 |个人分类:无聊方观影| 生活, 小说, 纪录片, 乐观, 诗意


—1—

除掉片末犹如中小学语文课上中心思想归纳般跳出一句“谢谢你,让我看到生活的光”字幕,有谅实观众EQ之嫌外,《生活万岁》这部电影不错。

2018岁末,有姐姐邀了前往观影,出影院,简单议论了几句。姐姐是讲究“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之人,勤于思考社会的原因;我则从片中镜头对准的人们的那些无奈、哀恸、振作、坦然中觉出一种活力及安适。振作与坦然蕴含着生机、舒畅容易理解,为什么无奈与哀恸也有此作用?我的感受是否畸形?

摘一段M.H.艾布拉姆斯的话吧,他如此解释:“华兹华斯在他的抒情诗中直面最为哀伤的失却,爱儿之死,又将其转化为对于读者而言的一种安适(comfort)——甚至是欣喜(joy)的经验:我们将之成为一种美学欣悦(aesthetic delight)。他做到了这一点,因为经由揣度并使用与哀痛的情境极为切合的语言,他实现(同时也令我们实现)了一种对哀痛的驾驭的模式。他做到了这一点,同时是经由恢复我们对以下二事的信念:我们并不孤独,且我们借富有洞见的诗作来分享我们关乎人类境况的困惑。”我所体会到的活力及安适,来自银幕上光影所呈现出的15位被跟拍者,在并无“顺遂”可言的生活面前,他们没有怨尤,接受撕扯,或顺或逆地在生活之流中前行,一路上,他们中总有人为着可能的改善积攒力量。15位被跟拍者的存在与他们各自的际遇,并非反衬你我的幸运,而转化成了一种促人向上的召唤。


—2—

《生活万岁》中有个与老父亲相依为命的护林员,常年在瞭望塔上与远近密密麻麻的树木为伴。探家时面对父亲一句“年纪也不小了,真得找一个了……有人给你铺个床”的低语,他搁下碗筷,沉默着看看父亲,起身进厨房,轻吐一句“这不还有你吗?”。这人物,叫人想起须一瓜小说《黑领椋鸟》里的主人公宗杉——一个永远在郊外,随另一位年长同事从一座山岭走向另一座山岭的巡线工。

两位巡线工的任务之一是去除鸟害。如何解决掉一个筑在高压线上制造着安全隐患的雀巢,在别人那里未必是问题,在宗杉这里便成了问题。这个问题,后来,以颇鸟性化的方式加以解决。可以说,他“主导”了解决方法的提出。那是9月里,漆树微微发红的时节,满山遍野近千座的高压铁塔上,被放置了些浅口竹筐.供禽鸟们安居。试用后发现,八哥、黑领椋鸟、喜鹊和灰鹭,除去个别,似乎并不介意入住。

故事中途,犯了牙病的宗杉到医院就诊,因为同女牙医身体敏感部位的无意间触碰,隐约在心底升腾起了点儿什么,手术结束,他问女牙医:“你喜欢鸟吗?”,原本笑盈盈的对方没有回答,表情回归职业化的淡漠,继而通知:“先交钱,然后下去拍个牙片。”

镜头记录得下诸如护林员、巡线工等为职业所致的孤单,表现他们的内心世界,则有限。感谢文字,将一切幽微与繁复呈现出来,琐细与波澜,细细密密地显影于人物的行为、念想,自然地流淌在不绝的生活长流中,抵消了读者日常遭遇的聒噪与鄙俗,呵,无论如何,做一个健朗的人,耐心地同生活里的欢欣、幸福、麻烦乃至困苦相处,活出独一无二的自己。

《黑领椋鸟》的开头、结尾,漂亮:

“有一种刚抽芽的嫩芦苇颜色.特别像黑领椋鸟的叫声。

在空旷无人的山岭中,春天的微风轻轻推动带着露珠的芦苇新叶,黑领椋鸟的叫声就在快要消散的淡紫色雾气里传来:唧唧,啾啾啾啾,唧唧,啾瞅啾啾。有时候在梦中,宗杉不能分清是黑领椋鸟在铁塔上掠过,还是新抽出的青嫩芦苇在梦境里晃动。”

“凡是在大花脚黑领椋鸟喜欢落脚的区域,尤其是云遥变线#177铁塔。他都留心过,的确都没有看见它,也没有看见它的新妻子。#177铁塔绝缘子串上的浅口筐.已经被一对八哥占据,里面居然还有晚育的没有睁眼的两只小八哥。

大花脚黑领椋鸟去了哪里?是真的不喜欢别人赠送的鸟巢无处落脚而浪迹天涯?宗杉想起它歪着脑袋听他说拔牙故事.以及像牙医那样观看他牙片的样子,就在铁塔上无声笑起来。极目远望,山高岭长,一座座铁塔,骑山镇水,连接天涯。

大花脚黑领椋鸟去了哪里呢?

那天晚上.宗杉梦见大花脚黑领椋鸟所钟爱的#177铁塔严重跳闸,其他地方也频频告急,一脑海都是紧急呼叫、紧急救援信号。接下来全城一片黑暗。死沉沉的黑暗,密不透光,一丝光也没有,黑得稠滞沉重,黑得令人窒息。所有的声音和光,都被吞噬了。

比地狱还黑沉。宗杉看不见自己的手。他翻转着手掌,一直想看到。

唧唧,啾啾啾啾。唧唧,啾啾啾— —

宗杉感到尾骨一阵星尖的酥麻。

很轻微、很清亮的第一声鸟叫出现了,晶莹、纤细、透明,如流星滑过。

是黑领椋鸟。

唧唧,啾啾啾啾,唧唧,啾啾啾啾——

每一声黑领椋鸟的叫声.就能看到一个针尖大的星光从黑色的穹隆下透射下来:

唧唧。啾啾啾啾,唧唧,啾啾啾啾——

唧唧,啾啾啾啾,唧唧,啾啾啾啾——

宗杉想辨别哪一声是大花脚黑领椋鸟的。可是,鸟鸣声越来越多,晶莹闪烁,后来就像银河飞瀑,无数的水晶颗粒在天宇激荡翻飞。抬眼望去,漫天星光璀璨,一支、两支、无数支的细长如十字、米字的银亮星光,穿透黑色的穹隆,充满温暖地洒了下来。

梦中,宗杉知道大花脚一定在里面,它是最清新的那一支星光。

醒来时,宗杉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