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没辜负

已有 34 次阅读2019-1-21 23:23 |个人分类:采绿&采蓝| 春兰, 胡适, 杜鹃, 共产党宣言, 美好


两棵花都是不期然买下的。一次在东华小区一带的春夏路口,一次,在陆家营的小市场。


春夏路口是位脚边搁着背篓的农人的临时摊点,几株墨色长茎叶摆地上,根部只简单用泥土一裹。那情景,恍如许多年前刘文正演唱的台湾校园歌曲:“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下晚班时分,琥珀般的天光加剧了人念旧感,问过价格,再问一句“咯好养?”,其中一棵便尾我回了家。路上嫌自己孟浪了:兰花,有那么好养?人家说哪样就是哪样?太年轻啦,哈哈。

0起点,只能查资料学习。其中,“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 / 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 / 转见秋天到,移兰入暖房 / 朝朝频顾惜,夜夜不能忘”,《兰花草》平实的歌词也具某种参考价值。还是念大学时,留意到原来这歌是借胡适白话诗谱的曲。


杜鹃,也跟一首歌有关。有一年被单位派到井冈山学习,自彼晓得“映山红”即杜鹃花。“寒冬腊月哟盼春风”,七字句的节奏,婉转深情的旋律,精神上,则同构于《宣言》第二节末尾处的那句“……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它们没有二致地闪耀着一种奇异光芒,听起来——人完全可以不假思索地听起来——多美呵。

偏爱花朵异于常见杜鹃艳丽炽烈的颜色,禁不住又问了句“咯好栽?”,陆家营小市场那位小贩答得比较客观:“该注意呢注意,就不难栽!”

也可以给春兰“喂”点儿酸奶作肥料,这个,是从网上看来的;杜鹃的浇花水用陈水,里头记得微微兑点儿醋,这个,是卖花师傅提示的。实践过,自觉有效。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