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方言,方言

已有 33 次阅读2019-3-25 10:55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云南方言, 昆明话, 富源话, 蒙自话


“喏!”随朋友嘴一努,我望见那妇人。回乡下吃宴席,热闹喧腾里,不期然瞅到这一幕。

没来得及听清她身旁中年男人说了句什么,想来是打趣乃至打情,或许用到乡间俚语,有不甚文明的地方。她顿时“怼”回去:“我体识你得很哪!”我还不知道“体识”的意思,但猜这话似贬实不贬,语肯定意否定实则又肯定,因为妇人眼里,有含着嗔意的柔媚波光一闪。话说过,她嘴一咧,让观者的目光从对她嘴唇之厚之立体的注意上,旋即转向暗自感慨那两排牙齿的雪白整齐。她皮肤黝黑,她五官宛如一次敷衍捏制的成品,装束嘛,单单胸口那堆化纤蕾丝边,就算减分项了,但她神情所泄露的“一波三折”言不由衷,被我们识出,不由得相视笑起来:貌相不可靠!这位妇人,自有她的“锦心”!她对他,并非一丢丢情意没有。

体识,是“稀罕”的意思。朋友说。

“吃呢差不多就赶紧闪,你我都不喜欢甩牌搓麻将,省得过哈着喊着整了干皮料草呢。”朋友又说。

“‘干皮料草’?你们滇东话首是哪样意思?”

“‘干瞪眼’了嘛。一种是‘干瞪眼’,比如人家三缺一,但是你技术不行不能陪的起玩,无能为力;一种是‘被干瞪眼’,比如自己想跟的一起玩,可惜人数够了只能在旁边当观众,心痒猫抓。”

“干皮料草”,曾经,我望文生义径自理解为“烦乱”,唔,犹如秋冬失水的荒草……后来,谙熟方言的姐姐告诉说,昆明人使用这个词,多取其引申义:(干燥到了)没有油水可捞。

在蒙自南湖心的三三六角亭下,听老同学提到,多了句嘴:“红河这边拿‘干皮料草’表达哪样意思?”

“孤独寂寞冷。”

同一个形式、结构,在云南各地表意的差异,这是我头一次领教到,在根本义之上,人们赋予了它有别的内涵。也是,形形色色的方言,承载着不同区域不同人群对社会、人生、文化的种种印象、经验与感受。长久以来,我保持着对自己母语方言的感情偏好,我想象我的祖辈如何娴熟地用这语、词、句法表情达意,生动传神,精妙入微。

有位前辈回忆自己在一次本省会议上用昆明话读文件,遭“请讲普通话!”的提醒,不禁暗骂:“勾Bī(尸+穴)死远点,昆明话就是云南普通话!”我闻之大乐,尽管这个常见詈语中的“bī”音节作为词缀,“放在某些ABB式三音节贬义形容词的第一、二音节之间以加重不满的情绪”,但终归不雅。从一向温文尔雅的这位先生口里吐出,可见其时的他该多愤懑!

我略感好奇的是,昆明方言里表示“滚!”意的“勾”,跟英文中近义的“go”,发音一致。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