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索玛花成海,谷雨日无雨

已有 30 次阅读2019-4-20 21:55 |个人分类:采绿&采蓝| 漫游, 禄劝马鹿塘, 高山杜鹃, 谷雨


走着走着,跟同行的人暂时散了,天地间仿佛只有自己。若脱了鞋,腰间再佩上柴刀,人就是一位坦然的王。这是海拔三千的岭上,青草、枯草与鲜花,葱茏绿意、耀眼金黄与灿烂粉色,织成一匹漫无边际的斑斓的锦。


极目眺望,远远近近的逶迤连绵,成了型地记录下大地呼吸的起伏,让人相信自己脚下无限深的地方,有力量深沉、坚毅。在游客到来之前,这里长久只有牧人和他们的羊、马出没,大山因此不那么落寞,而在人烟出现之前的更久更久,是一年一度的索玛花开,稀释着这块广袤的岑寂吧?






“喜欢看花么,腾出时间来,这个星期六尾的kè看索玛花嘛!”Lee叔招呼。

昨天夜宿禄劝马鹿塘乡上,今晨六点出发,一个钟头的车程后,抵目的地。

“索玛”,汉字记录的彝语音节,意为杜鹃。逢又一轮四五月间,她们借绽放完成自己美丽的一生,惊叹这遍野壮观的是我们,在她们,开也从容,落也沉静。




搜索记忆中自己栽的那棵杜鹃,花蕊可也像眼前这高山小叶品种的一样,花柱老长。答案是“否”,它们不似这般自花冠中伸出,俨然一根根蝴蝶的锤状触角,甚至,还更夸张。眼前这些杜鹃,花瓣也如蝴蝶身上孪生的“合页”张开来,弥漫轻盈的热烈。作为伞状花序顶生的小灌木,她们数朵簇为一枝,数枝簇为一堆,若干粉色的瓣舒展着,越发像是蝴蝶那种生灵,盘旋在原地,一一麋集。

旁观这场规模盛大的扎堆聚会的我,压根忘了凑近去闻闻她们吐出的气息。现在,并非海拔不低制造了轻微的缺氧,人的恍惚,完全缘于心醉。“卒”字暗示的“‘死’了”,如此贴切——在一切美好面前,人难免企图让时间在这一刻冻结所有,包括自家心跳,于是,所有的“美死了”之物得以永恒。


途中,遇见一匹被主人牵了托运商品的枣红马,遇见一群被主人吆着上山啃草的绵羊。离得近,我能看清马的瞳孔,像水晶,倒映得出此刻的阳光和夜间的星光。马这种动物的眼神,总透着一股信任,以至于显出痴情,是今天已进化得擅长患得患失的人类,不怎么有得起的了。只来得及仰望牧人和他羊群的背影,当游客随着气温升高减掉外套,牧人仍披着他的雪白毡子“一口钟”。有一种古老的助眠方式——数绵羊,对世界好奇心尚存的小孩,亮着双眼问起为什么是绵羊。沉吟过,把猜测告诉他:绵羊饱满的体型、闲行的步态,天生具备云朵、棉絮那样的质地,犄角则友善地旋着,所以唻……因为走神,我伫立直到这群绵羊和它们的主人一直往高处去,消失在视野。

据说当地一度因为旅游开发而严禁在索玛花区放牧,遭老乡们不屑:无知——牲畜解手,是天然施肥;马羊撒欢,会助力传粉。


不过才早晨十点多,高原的阳光却已如正午,漫山洪流般的索玛花群,平添了大地的熠熠。不知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她们如何逐渐变得适应环境,在这个缺乏湿意的春夏之交,依然一派茁茁。但我开始思念雨水,“雨生百谷”的节气,一滴应景的甘霖都没有!新闻里,最近一段日子这里那里山火爆发,总是牵动人心。“他们说季节越来越无常 / 就连雨水也跟着受伤”,多年前有人写下的歌词,成了谶语?

禁不住想:雨后的这片山地,会有芬芳飘荡在湿漉漉的空气里,无需人刻意调动自己的嗅觉。






栈道让人不必有迷路之虞,顺着一路走,容许人脑袋里窜出种种。“旧雨”是对故人的代称,因祈雨之心,又惦起朋友来。我的“风雨故人来”从来羞于诉诸热烈的词语、热闹的emoji,那些没说出口的记挂和承诺,只有我知道它们的分量,知道其中执拗的忠诚,就像索玛花年复一年如期盛开。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