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听谢有顺

已有 12 次阅读2019-5-18 23:00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谢有顺, 文学评论, 常道


往花街买营养液,过文庙直街时,有人喊我名字。是H先生,笑着说:“迟到喽!”

还来不及发现我的讶异,他手机响了,那当口,我瞅见前方“易拉宝”上宣传的谢有顺讲座信息——H先生以为我参加却来得晚了。挂上电话的他,继续道:“谢老师会留好多时间跟大家互动,今天应该收获不少。”于是,我咽下了“其实我是到前首呢景星街”。

审美、思辨、实证,三者于文艺评论缺一不可,今天常见的学报体评论文字,因“学术规范”之名进行术语组装和注释配置的不少——多少鲜有初心感悟的“审美”,多少依赖知网完成的“思辨”(毋宁说是观点的转手),多少洞见短缺的“细读”。今天的评论者,捍卫评论之“罗盘”功能、执意充当作者诤友的,谢有顺老师算一位。记下他的几句话:

“思考力对于一名作家至关重要。”

(之前,读毕飞宇《小说课》,反复强调“性格”“智商”“直觉”“逻辑”之“作家四要素”,意外不见“学识”或“思想”。)
 
“‘小说,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这话我赞同。”

“换了传播介质的‘网络文学’并不意味着‘新’,其中绝大多数作品观念恰恰陈腐不堪,比如,让男一号就这么爱上了女一号或女二号。”

“没有所谓‘写作的黄金时代’,永远不要说‘等哪天我再好好地写文章’,因为就像‘等到退休我就去周游世界’,但谁能保证你安然活到退休?要写,就从今天、此刻开始!”

“我们的时代变化急遽,许多情形魔幻地并置,对于作家,这是幸事。”

“代无声者、边缘人发出声音,这是作家的义务!”

“永远不要去迎合,否则,你会发现自己丧失得更多。”


(获赠《成为小说家》《小说中的心事》各一部,粗翻目录,颇感兴趣。慢慢读。)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