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七月的叹息

热度 1已有 51 次阅读2019-6-8 23:05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高考往事, 95级台陔, 故人, 海阔天空, 命运


那时候常见的水磨石地面,哑光,记忆里却被镀上了恍若自流平的明亮,映出我斑驳的青春。当年昆明七月的7、8、9三天,雨来雨往,铁灰色的云,把天空压得很低。之后,我们那所高中把某人高考公然迟到的教训作为警示流传开来,至少,小格听过,華同学听过,妹妹也听过。

我气喘吁吁冲进八中考场,因为自行车的钥匙不见了。发现是爸爸不放心我自己头天傍晚已检查过的自行车,又去看了看,将车钥匙放回时莫名摆错了地方后,我跟妹妹约定永远不把这个情节“回放”给家长——一考定终身的年代,告知,只会让爸爸自责不已。再经过新闻路,偶尔,我会抬头瞟瞟那些高大的银桦,猜它们是否认得出我,多年前的七月七号大早,那个把“心急如焚”四个字用笨拙奔跑演示给它们看的家伙。或许正缘于彼,命运转了个弯,开始了多米诺骨牌般的另外一套际遇。

答题许久后,坐在高考教室里,我还能尝到自己喉咙里的血腥味道。直到现在,每隔几年就会做一个场景大致相同的梦:科目不明、只我一人的考场上,找不到自己的圆规,面对桌上竟无法落笔的试卷,人只剩下无措、冷。

听Smile同学提起他们班主任在高考头一天放学前用双卡录音机来回播了三遍Beyond的《海阔天空》,我讷于打听那位老师形象,只默默想象了一番。其人用以勉励学生的,恐怕不是“双子座”气质郎当的“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而是“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 / 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以及整首歌旋律的前低后高,低处的悲壮决绝,高处的激昂磅礴,被吉他与钢琴表现得相得益彰。那位班主任老师,深谙“励志”之道,借恰好的歌词和音符,掘宽考生自身信念与力量的泉眼。

只有我知道自己对昔日那座小城那所学校那间教室的那个下午的钦羡。


高三下学期,有两次自习,张老师同学递个眼神,我们便先后开溜,揣上书本,摸到文化巷的学校后门会合后,往附近一所大学里复习。进那校园的西小门后,沿途的葳蕤减速人的步伐,走到会泽楼前需要很久很久。我们的中学里也有树,滇朴、女贞和银杏,可惜校园袖珍,树自然少。大学不一样,举目尽是枝叶,低头便见花草,更不用说会有鼩出没在银杏道上——当年我们以为它们是松鼠——鼓着一对亮眼睛,四肢灵活地窜跃、躲闪在树上树下、树与树间,一条蓬松的尾巴夺人目光。别人一声“唛!”或一个仰首的姿势,无异于通知我们这些路人驻足呆脸去看这些小毛茸茸。

踱过这所大学师生们再熟悉不过,但却是我们的秘密路线的路线,终于抵达有着恢弘多立克柱的法式建筑会泽楼前。其实都无多少心思看书了,索性一屁股坐青石台陔上,看脚下不远处只一潭死水的喷泉池中倒映着的云朵。有一回,记不得是到池前张望什么,张老师的书失手掉了进去。捞起,摊开晒,陪它烤着太阳的我们,更有理由只发呆、低语不翻书了。

石英手表的指针总是步履悠然,光阴尽可以拿来走神、越轨。年少时。

将要来临的日子什么模样?

张老师提过好几遍,英语复习遇到什么问题就告诉她,她代我回家问她爸爸。叔叔是中学英语老师,多年后我才听孃孃追忆往事说到他因为业务出色调来昆明,也因为业务出色被同事们打破成见推举为校长。这些,我的好友只字未提过。没对好友表达过自己的感念,只决心要与之肝胆相照,哪怕只为这份慷慨。我们那所学校盛产高考状元,同学间的追赶、超越,一个班里,一个年级上,无非或隐或显,从来未有断绝,我的好友,与众不同。

日后我们“重聚”在这所大学,到现在没有失散。

这所大学并非我第一志愿。原本报了BNU,初衷也简单,家里供两个孩子念书不轻松,省下一笔学费,据说领到的生活补贴还会高过其他地方。爹妈并不知这原由。后来妹妹考上BNU,因为“可以替你kè看看噻”——那是搭乘飞机尚属奢侈花销的年代,那是列车穿山越岭48个钟头才能从昆明南窑到北京西的年代。爹妈并不知这原由。

妹妹真傻。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