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撄宁,撄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月与灯依旧

已有 16 次阅读2020-2-9 01:00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庚子年元宵节,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故人, 阅读, 张岱


海外朋友率先发来元宵节问候,不提“快乐”,祝福的是“惟愿春天早来,疫情遏止,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虽然糯食吃得少,不妨碍趁今天回忆一下从前大观街卖的汤圆。那铺子开在今天金穗酒店的位置,以“四喜汤圆”出名,我介意一个碗里甜咸同盛、不冬不年,只吃过一次,滋味早没了印象。那是拮据的年代,加上我爸爸嫌家以外的食品不够卫生,光临他们家拢共没几回。“四喜”里的两种咸馅,大约一份是鲜肉,一份是油渣。其他几次,吃的是豆面汤圆。国营店的师傅,汤圆搓、煮得有模有样,豆面裹得匀净,最后浇的那勺红糖稀,只能说那时候的红糖真是纯,甜归甜,不齁。汤圆咬开来,豆沙馅细腻,隐约有玫瑰的香。

我一生再未尝过那般口感的豆面汤圆。长大后自己做过两回,技术,或者吊浆面质地不及从前,到底遗憾。


年轻时断断续续看过部电视剧《大明宫词》,集数多,台词华丽舞台腔重,只记得个梗概。唯独一幕历历在目,它的背景音乐《长相守》,今天再听见,仍会心头一颤。武侠小说里,郭襄姑娘风陵渡口一见杨过误终身,这戏里,太平公主在灯火如昼的元宵节灯市上一见薛绍,亦然。

女性成为元宵节的主角,主要因为她们平日只在闺阁或深院里,出门赏灯,是难得的“放风”与自由休憩时间。


(北宋政和二年之次夕,也即1112年元宵节翌日,有白鹤聚到都城汴京上空,越过白云,久久盘旋,其中两只甚至歇于宣德殿左右两个高大鸱吻上。一时间,皇宫内外的人纷纷仰头观看。此情此景被宋徽宗赵佶视作吉兆,提笔在素绢上开始“记录”,遂有了《瑞鹤图》。)

《陶庵梦忆》有一则写“相传十五夜,灯残人静,当垆者正收盘核,有美妇七人买酒,酒尽,有未开瓮者。买大罍一,可四斗许,出袖中瓜果,顷刻罄罍而去。疑是女人星,或曰酒星。”读到,不由得要用银幕上林青霞饰演的角色豪饮那片段进行“脑补”,而七位姊妹一齐出动的阵势,形容、衣饰各异,整个一“彩虹”团!被她们顷刻便喝光了的,足足一罍,还是“大罍”,真比海量还海量。

《陶庵梦忆》的作者张岱,还写了一部段子百科《夜航船》。同学见到我在云龙咔嚓的白梅,把书里一个“何逊思梅”的故事讲了来听。因为思念故地的梅花,主人公申请从都城洛阳调任扬州,“是真爱”这个表达因使用频繁有注水之嫌,那,就说何逊之于梅花是痴爱吧。

如果今天的官员不会笑话古人何逊这份“痴爱”,他们大概可以不只埋头自己所在的那个体系闭环里,对民众还能产生些记挂,于是……

带着模糊记忆查了查,汪曾祺生于1920年的元宵节。他写故里高邮的元宵节,升到空中的孔明灯,看得人心里生出薄薄的凄凉。

唉。


有人上推发了被感染的武汉小伙在方舱医院病榻上坚持阅读的那张相片(看到相片里呈现的隔离环境,但愿本人的担忧是多余的),他手中《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一书作者弗朗西斯·福山前来点了赞。如果因为在家避疫多出一些时间,《霍乱时期的爱情》不必翻,除了相关科普书,也可以翻的,比如《鼠疫》,比如《失明症漫记》,或者《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还可以考虑跟口罩小伙“同学”。

(所有图片均源自网络)



【注】

不冬不年:昆明方言词语,意即“不伦不类”。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