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撄宁,撄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广播喊“毬”· 大理的“理”· 诗人扭捏 · 英雄为何

已有 24 次阅读2020-2-10 20:01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吹哨人, 英雄, 大理, 良知, 于坚的诗



有人说,读完方方最近几条微博,下单了她出版的所有书。

被冠以“杨德昌看了震惊,侯孝贤看了惊艳,贾樟柯看了赞叹”这“吸睛”评价的《武汉Vlog:封城日记》所摄制,武汉这久的一个方面,另外那个、那些方面,当地人的文字里可见,读它们,才会知道自己的泪腺可以运转得超出想象。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听过一次再忘不了,自电影《Les Misérables》里。

❀     ❀     ❀

陆良从前去过两次,没逛彩色沙林,一次去看爨龙颜碑,一次去田野。在中原地区依次演变的篆、隶、正、草外,云南拥有一体特别的爨字,分别镌刻在两块石碑上,一块在今天的曲靖一中里,一块在今天陆良的马街镇薛官堡村。买了张10块钱门票,面对真实的大爨碑,有几分“朝圣”感。

再看到年轻朋友“分享”的“陆良老村长‘硬核大喇叭喊话’抗疫”短视频,被地方官媒“点赞”为“话糙理正”的詈语连连让人不适。针对人的“自保”本能进行警示可强化传播效果,但其前提是对“村民冇得耳性”的断定。

基层工作开展固然不易——半个月来凡接到问询个人健康及屋舍住、租近况的调查电话,结束通话前我都不忘说一句“辛苦!”,提前收假上岗,实际工作之外,办事人员们更需投入数字时代的密集型劳动——那些没完没了的登记填表汇报……加上较之于城市居民,乡村居民的防疫意识和手段容易滞后——但,对“大敌当前”的所谓“硬核喊话”不做苛责并不意味着就要赞许。

❀     ❀     ❀

某党报拨了版面用视觉语言直观评价在“违规征用口罩”问题上的“大理无‘理’”(大理市当地对“违规征用口罩”的措辞是“暂扣”,自媒体时评则以“劫镖”“截胡”等加以表达),让一些大理籍人士很不满。


汉字集音、形、义为一身,“大理无‘理’”说,以及后来偶然读到的“大理用霸道的‘王’气,掀掉了重庆的‘头’”的机灵,都是在文字形体结构上做文章,“违规征用口罩”事件中,大理市卫健委不是“无理”而是“无法”,公然触犯了《行政法》。

由于“大理”州、市同名,“大理无‘理’”似打击面太广。在大理市给出的相关情况通报中,被“暂扣”的原运往重庆、湖北黄石、四川成都、浙江慈溪等地的口罩,系“随车手续不全”者,“暂扣”后被进行“有偿紧急征用”。鉴于随后就有云南本地媒体报道了“蒙自暂扣口罩中大量样品抽查不符医用标准”,以及之前有大理州房地产协会公开致谢大理市向其提供口罩3万个,“违规征用口罩”新闻背后的真相,成了一个联想空间广阔的“罗生门”。

至于搬出其他地区也有“违规征用”行为来说事儿,那是“100步”跟“50步”彼此瞅着的拙劣游戏,不足取。又有人提醒大家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作为本次本省的30家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医院之一,它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别名叫“大理大学昆明附属医院”,这就属于举证“倒置”了。榨尽脑汁盘点出“功”来抵、掩“过”,只会纵容犯法、违规者愈加傲慢、放肆,那就是急切想要为“大理”洗白的人当真无理了。

虚伪的、跋扈的、贪婪的、奸猾的、愚昧的、韶婆的、懒惰的、无耻的大理人,我都遇过,不比其他地方少,也不比其他地方多。大理界内我到过的地方,古风犹存的巍山、云龙和剑川都是好地方。念书时,把“东陆第一笔”诨号慷慨让给我的男同学,喜洲人,后来英年早逝的自然卷友善女同学,下关一中毕业。我的死党,是老家鹤庆、眉清目秀的白族姑娘。

昆明有条不怎么宽的河,据说是南诏时期人工开凿成的,名为“金棱河”,后来的大理国国王段素兴征调役夫疏浚它和盘龙江,在堤上遍植草木,它的两岸种了云南素馨,当明艳的花蕾与花朵倒映入河,满渠如同盛满熔化的黄金,索性被叫做“金汁河”。它是我从小在东西寺双塔、岔街古幢之外所知的另一“大理”痕迹,形象思维中的那昔日风光,灿然得很。

❀     ❀     ❀

总有读者细心,作者个别字的改动也会留意。


“推敲”往往成为佳话,我心仪的许多作品,作者不露痕迹的炼字,用心些识出,常会心一笑。

一片狂欢、提前庆功的“抗疫回车体”文字,衬托出有首《无常》的不一般。


诗人提炼了那位“他”的微博,写“他”的普通,写“他”的善良,写“他”的年轻,写“他”的超拔,说他“为君子兰浇水”,说“他不知道什么是虚无”,经历过社会化的人,除去甘心、麻木的被驯化者,都会知道“不遁入虚无”意味着什么。这样一位最初因微信小范围信息传播而遭训诫后仍勇于直面媒体、实名说出“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的大夫,配得上“好人”二字。

何止“好人”?李文亮大夫可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良好公民”!


“疑是银河落九天”也好,“千金散尽还复来”也好,作诗不比写论文,讲究绝对的周全、精准,“好”“坏”是伦理价值判断,“常人”未必一定属于客观概括,从“这一次瘟疫是非清楚 / 只杀好人”修订成“这一次瘟疫是非清楚 / 只杀常人”,力量顿失。

而诗人,你原本夸张、率性得起!

❀     ❀     ❀


(人家这期推文的标题,勇敢,不虚无。它让我惭愧自己口头、文字表达中屡屡的自我审查,与时常运用非确定意副词当状语。)


有一年去腾冲,爬上腾越镇边的来凤山,躺进一个不那么深的半个世纪前的壕沟,滇西的云与昆明的云并无不同,它们从人头顶缓缓移过去、移过去,我突然好奇“英雄”这个词的根源。回家查了查《说文解字》,“英,从艹央声”“雄,从隹厷声”,意思不就是英雄原本不过草丛里一只叫声响亮的短尾巴鸟么?

也像近日被频频提起的那句“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所言。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