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枕肱望野云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如诗如歌”

热度 1已有 16 次阅读2020-3-16 23:44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故人, 有惑, 三月天同学


上周日清早接你问候,延续学生时代的默契,一年一度。多想再写一封长信,就像20岁时,把零碎的欣喜和如麻的困惑,一股脑地讲述,请你这位兄长,年长两个月的兄长,指给我方向。

《春光美》,曾经,你忆起那首老歌,我撮起口,吹出它的前奏。“……我们慢慢说着过去 / 微风吹走冬的寒意 / 我们眼里的春天 / 有一种神奇”,后来我听过许多版本,都不及童年记忆里张德兰唱的,因为她的嗓音不施“粉黛”。憧憬可以稀释忧伤,知性可以解决茫然,曾经,我仰望你有条不紊开口时眼里散出的光,好奇自己何时可以偷得两分,不复一味幼稚浅薄。那时,怎预料得到有一天年逾不惑,仍然有惑。

有时我想,换份职业会不会好些,不用面对那些清澈的眼睛,不用每天记得从阳光里汲取力量,虚与委蛇,得过且过,譬如朝露,“岁静”虚无。

抗拒轻浮、粗鄙、平庸、恶意、漠然、苟且、逢迎、无聊、傲慢、虚伪,挺累的。

当真要向你问起么?我竟提前开始害怕你给出回复,不管那答案或建议是什么,勉励,或谅解。



“人间何事频乞食?此心已是负‘烟霞’。”从前提过的那位故人,世纪之交时因网络论坛结识,过一些年,读见她自周云蓬那里转来的这两句诗,我心里响亮地“呀”了一响。曾经,她引用王小波的《三十而立》,接受采访时,把“有趣”的评价予他。略去他俩的斗转星移,无视“烟霞”本是山峰的名字,举目望云时,我总遗憾自己的无谓碌碌。

今天,玫瑰开了。昨日傍晚,她还是一枚娇小骨朵呢。不,不是“幸福”“冰姜”“开颜”“自由”“伊丽莎白”“银色佳节”那些花型花色多姿、被唤“玫瑰”的月季或蔷薇,我种的,就是普普通通一棵Rosa rugosa,花朵扁平,气息甜蜜,可餐。一朵而已,却也是珍贵回馈。我乐于“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一笔一划,用劳作在土地上写出一个“美”字,可是啊,一幅彻底宁帖、怡然的日常图景,在陶潜那里,也必定经过了“滤镜”——反智、颟顸、乡愿、强梁的噪音,一直,那么多。


这些语无伦次不会付邮,我把它们掩于“树洞”。羞怯是顽疾,善良是弱点,谦逊是甘心的选择,把柄大大咧咧暴露如我者,被锋利现实割伤在所难免,倒也没有因此成为自己厌恶的人。偶尔,在路上,趁四下里无人,我会笨拙地蹦一个掷三步篮般的动作,并非模仿当年球场上你的矫捷,而是,手和身体朝向苍穹的那一晃,让人瞬间体尝到厕身尘世但还没臣服的滋味。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