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高考的中产取向 & 于坚的横遭“带货”

已有 80 次阅读2020-7-11 22:51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于坚文章, 高考语文试题, 反现代化, 伟大复兴梦, 建水


前久到篆新市场买菜,前方一名黧黑男士比我还悠闲。定睛:陈晓卿。

秋颖姐姐说:“你很像半个建水人呢。”

……因今年高考语文Ⅰ卷现代文阅读Ⅱ选了老于师几段文字供阅读理解,诗人这两日霸了屏。某个“标题党”的新闻标题曰:“云南诗人于坚《建水记》上了高考语文卷  于坚:很意外,我都答不上来”。

“我都答不上来”这个答案很故意,若有匆促跳读或理解力低的人把这答案仅仅当成一个段子来揶揄高考,误导就大了。

许多年前参与过高考语文阅卷,某道题的一些回答批得人伤感,因为不难想见它们出自怎样的考生之手。那些大同小异的答案,将“宽带网”望文生义成“宽敞的XX之上,带着一个网”。命题专家坐在北京的空调房里一拍脑袋,偏远如云南山乡的连使DOS语言的电脑都不知模样为何的孩子,坐考场里竭尽全力却还是一开始就丢了两分。认不得设问“本文记建水城时,在饮食描写上花费了大量笔墨,对此你如何理解?”的出题人粉不粉《舌尖上的中国》,至少题目本身颇《风味人间》——定位“中产”受众,推崇美食“煮”义,拔高一蔬一饭的文化涵义,通过孜孜以求的视听感官夸饰,渲染“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就比如同样写作田园,王维多“清泉石上流”地把玩,不似陶潜,多“种豆南山下”地稼穑。

去岁末,上班关手机,后来才见秋颖姐姐留言,大意是路过天君殿巷麦田书店,见《建水记》,玻璃纸封着翻阅不便,遂问问我值得买么。我偏爱成人之美,索性购来一本准备送给这位朋友,疫情一耽误,搁架上半年都快蒙尘了。姐姐当日联系我,因我提过我祖父的籍贯地1958年改了名、并入建水,有人得知后赠我《建水记》做礼物。

《建水记》,在一名也曾几度踏访过临安镇的家伙看来,是对早年间那篇《建水小记》的扩写、铺张。而《建水小记》乃至日后《建水记》等等等等的创作核心,老于师自己在《棕皮手记》里已然“交代”过——张目市民趣味,存照“遥远”和“旧”。所以呢,老于师笔下的建水,是一个被“文人”“清供”给滤镜过的建水;所以呢,老于师烈火烹油地记述的“烟火”,终归疏离于一部分考生。

我也在意好(hǎo)吃、好(hǎo)玩、好(hǎo)在——“好(hào)玩”刻在遗传基因里。曾经,小城流水年长,有人无需躬耕,我祖父家的一位老人家好玩,从东瀛携照相机回云南,从沪上携电影放映机回昆明,我祖母家的一位老人家好玩,从建水订制自行设计图案的紫陶花盆回蒙自……那是一百年前的事情,被时间碾成了齑粉——却还是深信高考的学子,莫如被布置阅读理解《云南冬天的树林》或《在澜沧江中》或《苍山的三种面貌》或《春天的火车》,在“生命”“生存”“生态”“乡土”的层面上,它们不制造任何阶层、文化的“区隔”。作者,还是于坚。

希望“(根据我写的文章出的阅读理解题些)我都答不上来”这个答案不会被误解作落笔无需运思、腹稿,进而怂恿了一些人揎拳捋袖炮制文字垃圾。

有人说经高考语文试卷选文此一传播,于坚完成了对“中国故事”之“云南篇章”的“带货”。呵呵,你们怎么不说是高考为于坚的“XX记”系列散文集“带货”呢?!

不免有点点黯然,当“带货”这个流行的经济词语被用到文学作品上,消费绝对凌驾于了审美。

出版机构顺势预告了于坚将出版的《东坡记》(认不得跟《朝苏记》什么关系  )《美国记》《希腊记》。因我直言过自己会青睐写得不那么熟练的文章,H问:“你咯还会盼的起读这堆书唻?”

抱歉我走了神。啊,从前夕阳余晖中北学楼阶梯教室里蒋印莲老师的讲授。啊,“永恒和一日”。啊,“雾中的风景”。啊,男人的战争,女人的嫉妒,宙斯的滥情,少年的张翼。啊,月桂树,金羊毛,水仙花,“冲冠一怒为红颜”。啊,那个阿里阿德涅的线坨坨。啊,那座磁铁般的故里伊萨卡岛……


[1992年版的《新概念英语》第四册第17课里有“Narrowly academic examinations and tests were felt, quite rightly, to be heavily weighted in favour of children who had had the advantage of highly-academic primary schools and academically biased homes. Intelligence tests were devised to counteract this narrow specialization, by introducing problems which were not based on specifically scholastically-acquired knowledge”,意即“人们有充分理由认为,偏狭的学校考试和测验,尤其利于那些在教学质量较高的小学就读,或出自书香门第的孩子。意在抵消狭隘的专门化教学内容而设计的种种智力测试,所采用题目,都不是以在学校获得的知识为依据。”

近日的新闻里讲“(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自创办以来,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低进高出’的‘奇迹’,高考综合成绩连续9年占据丽江全市第一名的位置,几年来考上各大名校的学生不少,然而张(桂梅)老师却总有一个‘结’——还没有考上北大、清华的”。窃以为,没能升读北大、清华,对“大山里的女孩儿们”,未必是桩遗憾。真的! ]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盲刺客 2020-7-14 22:54
于坚《建水记 • 过桥米线》,https://www.ximalaya.com/renwen/6521826/316271259  
回复 盲刺客 2020-7-16 23:21
于坚《建水记 • 贝贡村》,https://www.ximalaya.com/renwen/6521826/317352661   
回复 盲刺客 2020-7-20 23:37
于坚《建水记•曾家大院》, https://www.ximalaya.com/renwen/6521826/317696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