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刻舟求剑,或传彩笔

已有 44 次阅读2020-11-23 16:40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好字, 写字, 小说, 透明瞳孔



(小小外星人  

还算正式的场合,去之前捯饬了一下。认识的人过来寒暄:“美美哒得很!”为了化解该花甲男士自己浑然不觉的网语口吐之尬,我慌忙回复:“Where!Where!”

“你的长,当然。”继“堂吉诃德斗风车”“波塞冬从蓝翔技校毕业啦”两个游戏后,又陪米布玩儿“比比看”,问及“我们俩的头发谁的长?”,他给出该答案。

“你是个小外星人吗?” 望定米布黑白分明的眼睛,我问。

有一些60岁的人在语言稚化、“人设”入时,有若干30岁的人在语言简单、粗鄙反智,而这位3岁男孩使出副词“当然”,以状语后置的方式。我无意抖草小朋友智力超群,我只愿存照他表达的讲究。

擅长杜撰的男孩来电话说北京下雪了,又说起语言学对“人类起源非洲假说”的解释,感慨“真诚、含蓄呢感情,精准、优雅呢语言,在‘顶格表达’潮流面先都是一文不值”。

问什么叫“顶格表达”。男孩解释也即各行各业、大多数人都陷入了源自流行音乐工业的“响度战争”,只要足够极端、足够大声八气,平庸的声音甚至噪音都能轻松得到认可、赞美。

“既然如此,‘一文不值’反倒是种优评喽?你也说了,是‘大多数人’,敷衍、谄媚、瞎跟风、乱五乱六、资本捣鬼……这些,一直存在,毕竟还有少部分人,认得标准是哪样。对了,我还等的起读你喈新作嘎,云南籍雷蒙德·钱德勒先生!”

挂上电话,思忖的是:执意捞回自己那柄宝剑的楚国人,不该受到嘲笑!环绕他坠入河中的剑鞘漾开的波光,映出的,是一张有所固持的脸,一如每个珍视语言文字之美的人。

《美满》拢共9个短篇,读过1/3,即先评了5星——不平那些只识通俗叙事、网络小说文风者颟顸、跋扈地打1星。探究与洞察,丰沛的意态,散文化谋篇,阐发式行文,淡豹虚构的,是风格的小说。

不耐烦的自是太多,认真写字的人要习惯冷遇。

告诉赠书的朋友书皮运输途中受损,下回我在本地自购好啦——心里低语着“么是你们莫再送我书了!整了我不读又心虚,抵仿欠作业一样……”——朋友说退回来退回来,重新寄一本。如此,只能拆去塑封开读,并回复:“不消啦,一本专讲‘不美满’的《美满》,破损的封面不期然成了直观的‘内容简介’,多么美满的‘装帧’哪哈哈!


陈春成的《传彩笔》写了一个最终舍弃或曰失却、虚无者的故事,我却羡慕那个叫叶书华的人曾经传彩笔在握时的情形:

“我能精确地形容出草叶的脉络,流水的纹理,夜半林中的声响,月出时湖面一瞬间的闪光,露水如何滴落,草茎如何弯曲又弹起。我能工笔写照,也能一语传神;能镂刻尘埃,也能勾勒出星河的轮廓。即便是少年人最微妙的情绪,在我笔下也会像摩崖石刻般展露无遗。没多久,我就厌倦了描摹现实。让我倾心的自然景观差不多写尽了,故乡和回忆都已拓印在纸上。情怀得到满足后,技巧上的野心就骚动起来。我意识到表达的畅快来自于阻碍和阻碍的消除,而当我的笔无往不利,思路开阔无碍,那种畅快也就不复存在,一切只是熟极而流的操作。我不得不制定更难的写作计划……”

虽然,有那么多可以不读、不思、不写的借口。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