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私人收藏 查看内容

股掌之间

2012-7-27 15: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59| 评论: 19|原作者: 付晓海

摘要: 我满心欢喜却又狼狈不堪地逃出古玩市场。我知道,这,就是命! “二哥,您一定要把那个指炉带来给我学习一下!”走出古玩店前,我像唐僧一样一再重复着这句话。我一直在寻找指炉,这是香炉里面最小的一个品种。 ...

小指炉与大黑哥

 

 

“二哥,您一定要把那个指炉带来给我学习一下!”走出古玩店前,我像唐僧一样一再重复着这句话。
我一直在寻找指炉,这是香炉里面最小的一个品种。但老的指炉已经非常罕见了,至少目前在昆明市场我一个都没见过。那天在朋友店里吹牛,听说他有一个指炉,而他一再强调这是他留着自己玩,不愿卖的东西,我就只有一再央求能见上一面。
再后来,朋友把炉子从家里带到了店上。我的臭毛病又犯了,一拿在手里就再也放不下来。最终,百般央求之后,我以一个远远超越市场行情N倍的天价买到了这只炉子。
千恩万谢之后,我满心欢喜却又狼狈不堪地逃出古玩市场。我知道,这,就是命!
炉子从体量上来看有很多种,庙堂里面使用的香炉大多尺寸巨大,有些直径甚至达到一米以上;文房炉子小一些,口径尺寸一般在十到二十厘米;文房炉之外更小的是琴炉,口径尺寸一般在5到6厘米;最小的就是指炉,直径也就在2到3厘米之间。比指炉直径再小的就不是炉子了,而是香插。
我刚买的这个指炉年份在清中晚期,也有一两百岁了。对于最近热衷香道的我来说,这样精致的古董炉子一直是梦寐以求的藏品。股掌之间的把玩乐趣,我找不到任何语言可以描述。
回家第一件事情是让指炉跟“大黑哥”合了一个影,“大黑哥”是清代的云南鼎式炉,口径有十多厘米,从尺寸到式样,“大黑哥”都属于供器,所以不会有人拿他把玩。于是他渐渐在数百年的香火中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黑色包浆,像刷了一层黑色的油漆,俗称黑漆古。
小指炉则完全不一样,这样的尺寸和样式,相信他的每一个主人都会很喜欢,一看表面锃光瓦亮的样子就知道他不知经过了多少人的手盘玩。在光鲜的外壳里面,是内膛里保留着的上百年沧桑。这就是他独特的印记。
我们常被玩弄在股掌之间,我们也同样喜欢对别的东西去体验股掌之间尽在掌握的感觉。
远离股掌的“大黑哥”,用黑漆古显示着自己的庄严和不可侵犯;混迹在各种股掌之间的小指炉也在用内膛和皮壳的巨大反差昭示着自己的不凡。
指炉虽小,型制端庄。
我决定把他放好。多受香火,少遭把玩。

这是他的尺寸

光鲜的皮壳
 

内心的沧桑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2-7-29 20:21
若初: 真的精致啊!
是啊,我也喜欢着呢
引用 2012-7-29 12:18
真的精致啊!
引用 2012-7-25 22:07
沉默很久……
还是佛说得好: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引用 2012-7-25 17:30
没错,任其自然,是从一种宽泛的意义而言。人心向善,人性向上,这种指向决定了人的尊严、价值和存在的意义。向善,也就意味必要的克己。
引用 2012-7-24 23:04
美人非非: 呵呵,有时,放开他物(他人),便是解脱自身,经验与惨痛换来的体会啊。
或许,终究还是“我相”难丢吧
有我相,也就有了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我相,应该是最基本的参照物
“大黑哥”和小指炉走过的路应该不一样,但最终都沉淀了自身的美
还是应该如钱老师所说,任其自然;如果把“任其自然”当作一种态度的话,那么我想参照物还是应该是克己向善。如果这些炉子没有主人精心的照顾的话,现在我们也无法看到他们的美
其实,我还是觉得这样的境界不高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话充满智慧,却很冷
引用 2012-7-24 22:53
付晓海:    钱老师解得透啊!!!
不著此相,终著彼相。倒真不如任其自然,不设防,也就无限量
呵呵,有时,放开他物(他人),便是解脱自身,经验与惨痛换来的体会啊。
引用 2012-7-24 22:38
美人非非: 被供奉,是一种命运,被把玩亦如此。观望视角不同,价值亦不同。物的命运,人的心境,心有敬畏,小虫亦是可敬的。心中无畏,便是庙堂神宇,也可喝斥捣毁。敬,由 ...
   钱老师解得透啊!!!
不著此相,终著彼相。倒真不如任其自然,不设防,也就无限量
引用 2012-7-24 22:32
被供奉,是一种命运,被把玩亦如此。观望视角不同,价值亦不同。物的命运,人的心境,心有敬畏,小虫亦是可敬的。心中无畏,便是庙堂神宇,也可喝斥捣毁。敬,由心生。境,亦由心生。
不若任其自然。
引用 2012-7-24 22:22
美人非非: “远离股掌的‘大黑哥’,用黑漆古显示着自己的庄严和不可侵犯;混迹在各种股掌之间的小指炉也在用内膛和皮壳的巨大反差昭示着自己的不凡。在光鲜的外壳里面,是 ...
谢谢钱老师的鼓励!
今天还在跟一个朋友探讨,人最难克服的就是意识。遇到小巧可爱的物件总是“爱不释手”,这就是一种潜意识。我想试一试,面对这只小巧的指炉,我是否能够做到心存敬畏?让他多受香火,少遭把玩。
引用 2012-7-24 20:10
“远离股掌的‘大黑哥’,用黑漆古显示着自己的庄严和不可侵犯;混迹在各种股掌之间的小指炉也在用内膛和皮壳的巨大反差昭示着自己的不凡。在光鲜的外壳里面,是内膛里保留着的上百年沧桑。这就是他独特的印记。”
或者因孤高而留漆黑古,或者被鼓掌玩弄,于光鲜之际留沧桑。这不也是人的命运吗?鼓掌之际,小玩物开示大命运。晓海文字真是意蕴沉厚啊!真好!
引用 2012-7-24 16:47
青雨: 我也想把玩把玩
   在您手上就麻烦了,我最怕听到的就是——“谢谢!”
引用 2012-7-24 16:05
我也想把玩把玩
引用 2012-7-24 08:38
农民: 仔细拜读,慢慢消化……学习了,谢谢付老师!
呵呵,您客气了,互相学习!
引用 2012-7-24 00:19
仔细拜读,慢慢消化……学习了,谢谢付老师!
引用 2012-7-23 22:47
人生,或就是一种意象。肉身及周边的物是象,内心或梦境里的是意
解得好!
最近在细读《阳光灿烂》,恍如梦中。
境由心生,那些文字精致并无雕琢的痕迹,更重要的是直指人心。古董之美在于穿越时空的意象,文字之美同样如此。
又想起了李宗盛的歌词:我们都在海里,我觉得我们像沙子。
其实我们都不介意或者无法抵抗时光的雕刻,但总有那么一些时候,用自己的手或借助别的力量找回某种气息、味道
就像藕师说的,不管走得多远,总要回到最初的地方
引用 2012-7-23 22:19
呆了一会,脑子里浮出付司令的埋炭熏香、好炉有品,忽又想起前久钱老师提到的那册《意象派诗选》之“意象”这词,意和象。人生,或就是一种意象。肉身及周边的物是象,内心或梦境里的是意。


红袖添香夜读书、团体操、大美无言、马上发财、清王爷跑到明代称帝、人巧不如家私妙、顶风作案、大黑哥和小冲妹,等等,内容、知识记不大清,只忆起那种气息、味道。
引用 2012-7-23 21:48
张稼文的业余: 指炉、琴炉、文房炉,庙里的大炉,这些知识,及字里行间的意趣,谢谢付司令--喜欢听你的讲课,轻松、舒服,自在。
呵呵,谢谢张老师鼓励!
买了喜欢的东西总是情不自禁拿来抖草,实在是汗颜……
引用 2012-7-23 21:36
指炉、琴炉、文房炉,庙里的大炉,这些知识,及字里行间的意趣,谢谢付司令--喜欢听你的讲课,轻松、舒服,自在。
引用 2012-7-23 12:40
比香烟壳还小那么多啊,真漂亮

查看全部评论(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