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旧闻旧事 查看内容

春春

2014-2-17 13: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40| 评论: 11|原作者: 若初

摘要: 可能是开始发育的关系,她长得丰满、壮实,身上有一股子蛮力。凭她的年龄 ...

        春春,是我少女时代一个难以忘怀名字。

        春春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之一。她是我五年级的同班同学,因为不停地留级,她比我大了整整四岁。

        可能是开始发育的关系,她长得丰满、壮实,身上有一股子蛮力。凭她的年龄和身架,她应该当我们班甚至年级的娃娃头,但是,她总是那么憨厚,从不欺负别人,依从性很强。

       因为她是补习生,我和她并没深交。

       有一次,我们一群小伙伴约着去山上捡柴火。大家捡了一些松毛和树枝后,各自捆了背上肩回家。在穿过一个山崖边的羊肠小道时,下面是万丈深渊,我很害怕,脚一直像弹三弦一样地发抖,一直不敢走去。同行的小伙伴们纷纷走过去,渐渐走远。犹豫了一阵子,我只得丢下柴火去追她们。好不容易追到她们,我央求她们回去帮我把柴禾背过来,大家都说太累了。我很沮丧,上了一趟山空手回去我可怎么交代啊?于是我紧紧地拉着我最好的小伙伴花花的柴禾,央求她去帮我背过来。结果她死活不肯,并翻下脸说,你干活怕这怕那,还麻烦人,小伙伴们帮着她,你一言我一语数落我。我放开了花花的柴火,忍不住哭起来。

        跑了那么远的山路,捡了一天的柴禾,怎么能空手而归?

       也不能怪别人,只怪我当初太贪心,捡得太多,我鼓足勇气想回去背,但看到天色已晚,心里开始害怕。

       也许是看着我太伤心,在旁边一直不啃声的春春说,我去帮你!

       她拉上我,在冥冥的黄昏中,又一步步返回山路。到了山崖边,她二话没说,抓起柴火往肩膀上一甩,背着柴火说了一声:“走!”这声“走”字,声音很大,带有对那些小伙伴的不满,又带着对我的鼓励。我听得很是顺心。

       过了山沟沟,她也不放下来,一直帮我背到山下她那堆柴禾旁才放下来,然后我们俩一块回到村子里。打那以后,她就成为了我的好朋友。她像一个好姐姐,我渐渐依赖起她来,割草、放牛这些重体力活她都会来帮我。

        还有一次,我的腿被撞骨折,很长时间我都没去上学,因为马上要考初中,心里非常着急。妈妈要背我去上学,我坚决不肯。这时春春出现了,她担负起背我上学的任务。那是一段温暖的时光,她力气大,她总是一口气就把我背到学校,我伏在她背上,那种感觉像冬日的阳光,暖暖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俩形影不离,我想着我们的友谊会天长地久。

         可惜好景不长,小学毕业后,我考起了初中,她还是没能考起,或许是年龄太大,也或许她本身也不想读书了。她不再参加补习,于是我们有了短暂的分离,只有到周末的时候才能见面。慢慢地,我们俩不再像从前那样如胶似漆,我发现她有了一些新的朋友,她总是和一些社会青年混着,常常与一些男人离开村子,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看电影,有时晚上夜不归宿。

        时间过得很快。我初二的一天清晨,班上一个女生兴奋地冲进教室大声说,春春和英子被抓到派出所了,说是镇上一个大妈发现春春她们在稻草堆里和两个男人做那事,大妈觉得晦气,报了警,于是她们双双起抓到派出所。那时没什么新闻,大家一听说,一起哄全都有跑去看热闹。

        我跑到派出所时,就看见春春和英子低着头站在派出所的院子里,有很多人围观,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妇女在向围观的人群诉说她的捉奸经过。有个穿着绿色军大衣的民警正抬个大碗边吃饭边听边笑。那个黑瘦的妇人说必须要让英子和春春家人去她们牛圈旁放鞭炮杀公鸡挂红布,说她真倒霉,万一她家的猪牛养不好就全怪她们,并说是春春勾引她儿子,说到愤怒处,她还想冲上去打春春,但看看春春壮实的身材,又不敢打下去,只是狠狠地朝地上吐了泡口水。

       我看见有个和那妇人长是极像的一个小伙子胆怯地听着那妇人发火,说实话,那个小伙子长得真难看,额头前崩,眼眶深陷,人长得又黑,看起来像个非洲人,这就是春春要勾引的人?

         再看春春,她还是穿着她长年穿的那件深蓝色衣服,头发还是中分开编两个辫子,脚上还是穿一双自己纳的布鞋。她恋爱了?可是一点都不打扮自己,不过在阳光下我看见她细密的睫毛、粉白的脸,以及难掩她丰满的身材。哦!想想她也快17岁了,如果她换换衣服,换换发型,那么她一定是个迷人的姑娘。

         她一句话都不说,脸红通通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脚底的地,乖乖地站在那里。

我知道她肯定看见我了,那时我感觉脑袋一片空白。我想,她的天已经塌下来了,她的日子以后怎么过?

        她家的人很快把她领走了。我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勇气跟她打招呼,即使去打招呼,我又能说什么呢?

        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但我没想到那是我这一生中最后一次见到她。不久,我就听说她家人把她卖到了山东。白天出了那样的事,晚上就有人贩子上门,她嫁给了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4-1-26 00:23
若初: 为她祈祷是不是更确切些?
我的观念有点另类,我是这样想的:
比如我打了人,人家耿耿于怀地想打还我。
我的好朋友知道以后祈祷我别被打,没多少用。
但如果我的好朋友跑去跟被我打的人说:我已经明白了,我错了,我后悔了,请人家原谅,至少人家对我的愤怒会降低些。从这个意义上讲忏悔比祈祷效果好些。
引用 2014-1-25 12:57
松吉多吉: 那么好的一个她,为什么命运作弄她?替好朋友忏悔一下,让她能幸福些。就这意思。
为她祈祷是不是更确切些?
引用 2014-1-24 00:17
若初: 为什么呀?有点看不懂。
那么好的一个她,为什么命运作弄她?替好朋友忏悔一下,让她能幸福些。就这意思。
引用 2014-1-23 22:05
松吉多吉: 有没有,在心里忏悔?忏悔吧。
为什么呀?有点看不懂。
引用 2014-1-23 09:17
有没有,在心里忏悔?忏悔吧。
引用 2014-1-23 08:52
若初:   
或是:不吭声
引用 2014-1-23 06:53
张稼文的业余: 不啃声--
  
引用 2014-1-23 06:52
张稼文的业余: 拜、访、学、跟牧梦老师,会受益良多,这是我的体会
同感!
引用 2014-1-22 23:48
不啃声--
引用 2014-1-22 23:46
拜、访、学、跟牧梦老师,会受益良多,这是我的体会
引用 2014-1-22 22:20
重发的春春似是按稼文兄的指点改过,春春让人叹惋。改过的稿从容了,不落言荃。

查看全部评论(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