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文化艺术 查看内容

非洲大草原

2014-9-29 13: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16| 评论: 20|原作者: 淡墨

摘要: 没有隐私,无所谓藏匿,性、分娩、罪恶,杀戮……一切的一切都明明白白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神、没有鬼,不设地狱,没有天堂,没有秩序就是这里的秩序,大草原上的狂草和黑体暗含真谛,大自然自己起草一部法律 ...

  非洲大草原,离老家乌蒙山很远,梦里听不到马拉河Mara River的涛声。老家乌蒙山,沟沟坎坎的,逼仄得很,逼仄得养不活那么多的狮子,逼仄得不能给角马迁徙一个偌大的舞台,只有马拉塞伦盖蒂才能搁置得下那么伟大的野性和狂放。

  非洲大草原,没有栅栏,没有围墙,野蛮、粗暴、放肆,横冲直闯,生命野草一样生生灭灭,风一样自由。亘古、洪荒,读黄了每一片草叶,采集了所有的鸟叫虫鸣,你无法寻觅那首古歌或者民谣,昨天和今天一个样,即使更新版面,那也是一年又一年的抄袭,一年又一年的模仿。没有陶片、没有遗址,反复审视野象的牙齿,河马的骨头,找不到朝代更迭的印记。草字头的绿,草字头的黄,这里永远的时尚。生生灭灭,悲风阵阵,众生比野草还要荒凉。一篇谋篇布局十分合乎章法的散文,大自然一本天书,朝朝暮暮、年年岁岁,删除和添加总是相等。

  一张不断旋转的碟片,旋转季节时序,旋转生死轮回。

  时间,在这里弯曲,喘息……

  没有隐私,无所谓藏匿,性、分娩、罪恶,杀戮……一切的一切都明明白白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神、没有鬼,不设地狱,没有天堂,没有秩序就是这里的秩序,大草原上的狂草和黑体暗含真谛,大自然自己起草一部法律。

  斑马和猎豹的花纹十分好看,直接打在在草木灰里捂熟的鸵鸟蛋液很香。火烈鸟,火焰一样烧红了大草原的天空。狮群像坦克一样从大草原上疯狂的碾过,逃亡的羚羊刮来一阵丢了魂魄的风。迁徙的角马群比马拉河的浪涛还要汹涌澎湃,生命的狂潮一次又一次的在大草原上翻滚涌动。也许你从中感悟到了大草原动人的心跳,于是你会觉得人和个体的卑微和渺小,舍此,你还能到那里去寻找伟大?

  一曲雷霆滚动一样高亢的歌谣,一幅生命狂潮般的写意画,一个躁动不安的世界。马拉河脉管一样时时刻刻都很兴奋,大草原血压很高。温良恭俭让被一阵风吹散了,所有的词语都被奔腾的角马和狂野的狮群踩踏得十分疯狂,鲜血染红的小草,叮满苍蝇的骨头,打着饱嗝的狮子,即使那不断地逃逸的风,也都显得十分凶猛。在河水里淹死的星星,纷纷辞别故枝的花瓣,还有那些失恋的昆虫和蝴蝶,花间集里的那些意象,一点也不会让大草原伤心。那些细小的尘埃,被风暴劫持以后,也就助纣为虐了。

  最美好的时光都被咬疼过、撕碎过。

  偌大的一个非洲大草原,就写着一个“野”字。狮群和野牛一场力和力、生命与死亡的角斗,一场场没有观众的表演。草原蝇无休无止的骚扰狮王的梦。有失足的角马遗恨马拉河,野牛疯狂的奔跑着恐惧和愤怒,一群遛狗哄抢狮子嘴边的残渣余孽,为了清洁大草原,会飞来收拾尸骸和腐烂的秃鹫。

  马拉河里,有鳄鱼最阴险、最恐怖的埋伏。

  大草原,神圣而广袤,乌云紧紧地搂抱着的雷霆,一失手从布满了乌云的天空上落了下来,闷声闷气的,丧失了它惯有的愤怒和威严,像大象放了一个屁,好久才听到它从远方滚过来的,那若有若无的回声。

  雨水,血液一样宝贵。

  鲜血染红了大草原的黄昏。大草原的天空霞光万丈,很久很久,地平线上那轮红日才逐渐熄灭了它血色的光芒。草原上的落日很美,血液一样鲜红。

  夜里,月亮是大草原上唯一的一盏灯。

  非洲大草原,风情万种,一棵顶着伞盖一样的树,在远处站得十分孤独。草丛中那朵红艳艳的开放的花,可那是是一朵什么样的花呢?这些细节,都被这个大大咧咧的世界忽略了。其实,大草原也并非就是一味地杀戮和拼搏,也并非就是一味地坚挺和抵抗,大草原也有它柔软的部分。母狮抚爱幼崽,如胶似漆,耳鬓厮磨。大角羚在这里寻偶,这里也有阳光一样温暖的爱情。野牛妈妈在狼群的攻击中仍然厮守它的小牛犊。这里也有忠诚的等待,干渴的大地等待雨水,小长颈鹿等待外出觅食的妈妈,饱含雨水的乌云等待那阵风。这里也有追求和寻找,落伍的小象寻找妈妈,鸵鸟寻找它被盗窃了的蛋,闪电寻找未爆的惊雷,落单的狮子寻找它不能打散的团队……

  大草原,无边无际,长颈鹿无论如何伸长它的脖颈,也够不着那片希望的天空。

  大象生产,野牛死亡,没有感动从容不迫的时光。

  厮杀、拼搏、挣扎,追赶、逃亡……非洲大草原随时随地都在流血,随时都在上演恐怖大片。面对死如同面对生,大草原不懂得忧伤。大草原,是子宫也是坟茔,自由如烟云的灵魂,不需要顶戴那块沉重的墓碑。

  “善”是“恶”肠胃里的食物。

  “弱”是“强”肌肉里的蛋白。

  其实,大千世界就是这样一张纸,翻过去自然,翻过来人生。非洲大草原,起起落落,涨涨跌跌,股市一样折腾和喧哗。

  尊敬草,尊敬大草原吧,让我们立正,向它行一个军礼!认真想来,是“草”养活了万千生灵!我们这些卑微的草民,其实就是那些吃草的角马,那些吃草的斑羚。

  非洲大草原,吵闹得很,喧嚣得很,挣扎和血,拼搏如战场,生存竞争十分激烈,所有的生灵都赌红了眼睛。乌蒙山孤鸿深潭一样宁静,老祖母的大襟一样温暖,神一样守护文明,襁褓一样藏着山里人生,茅草屋里的火塘是乌蒙山不睡瞌睡的太阳。“烟收山谷静,风送杏花香。永日萧然坐,澄心万虑忘这里倒是一个安放灵魂的好地方。

  山里那头花豹子,夜里美美的做个好梦吧,千万不要辜负了这里美好的月光。


  2014918日于昆明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4-10-31 14:02
张稼文的业余: 你不要上当当了,我寄给你
? 再次感谢张总!
引用 2014-10-30 09:28
朱仁严: 当当有售,入一本。
你不要上当当了,我寄给你
引用 2014-10-29 21:15
张稼文的业余: 时报关于淡墨先生的介绍:
作者小传
  淡墨
  原名陈朝慧,男,1938年4月生,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人。毕业于云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从事教育工作。此 ...
当当有售,入一本。
引用 2014-10-13 08:49
朱仁严: 真舒服的文字。
时报关于淡墨先生的介绍:
作者小传
  淡墨
  原名陈朝慧,男,1938年4月生,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人。毕业于云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从事教育工作。此间曾任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云南省高校文科学报研究会理事长等职,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长期从事散文、诗散文创作,已出版散文集多种,单篇作品曾被选入十几个选本,《淡墨散文精品选》曾获西部散文奖。淡墨率先在全国提出“诗散文”概念,以“诗散文”命名的散文集《淡墨诗散文选》,列入了当代中国散文名家典藏。
引用 2014-10-13 08:49
都市时报今文艺副刊A208版全版刊发此文并配编者语:
http://times.clzg.cn/html/2014-10/13/node_388.htm

编者语:编后
  截至今天,淡墨先生的《非洲大草原》,是“风花雪月”副刊在2014年度最好的收获,没有之一。
  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已经习惯只读故事,而且还要好懂。读者这样,创作者也只好迎合,编好玩的故事,熬成好喝的鸡汤,然后赚取粉丝和银子。唯如此,有人偶然读到白落梅的文字,居然就惊为天人,其实是审美的水位变得太低。
  《非洲大草原》没有故事,有的是语言,也不优雅,但美得很,像乌蒙山正待收获的花椒,挂在阳光下明晃晃的,她有香有味,也会刺得人流泪。淡墨先生76岁高龄依然学会了用电脑写作,有位叫叶子的插画师,为此文配了图,她说:“看淡墨的文字,像看武打片,文字被他舞弄得叮当作响。他是那个武功高强的老拳师。”
  “老拳师”的情怀,有人可懂?对于散文创作的追求,淡墨曾说:“文学作品中诗意的层次,我始终都认为是艺术审美的最高层次。从‘散文’到‘诗散文’,那是一种文体生命的生长和提升。”你认为呢?读过此文,欢迎来信探讨。
  风花雪月“大手笔”每周一刊发,每篇字数2000-5000字,内容为散文随笔、文学批评、热点文化事件观察等,欢迎赐稿。投稿邮箱:dssbfukan@126.com (来稿注明“大手笔”字样,务必附上真实姓名、通联地址、邮编)
引用 2014-10-1 14:03
河边看柳: 前辈,这厢有礼了!
谢谢朋友!你好!
引用 2014-9-30 22:14
前辈,这厢有礼了!
引用 2014-9-30 10:36
李国豪: 淡墨老的名字,好像是见过,文章读者深舒服,国豪发“风花雪月”副刊可好?请老师私信我个地址
谢谢评论和鼓励。
引用 2014-9-29 20:57
淡墨老的名字,好像是见过,文章读者深舒服,国豪发“风花雪月”副刊可好?请老师私信我个地址
引用 2014-9-29 08:08
牧梦: “善”是“恶”肠胃里的食物。“弱”是“强”肌肉里的蛋白——类似高善是高善者的墓志铭.....精语也
谢谢!说穿了一种自然规律而已。
引用 2014-9-29 08:07
若初: 好喜欢,因为这文章感觉这一生不去非洲大草原一遭就像白活一场一样。
共鸣是一种心灵的碰撞和沟通,你喜欢,那不完全是因为我的文字,而是你对那个地方早有感悟。谢谢朋友。
引用 2014-9-29 08:01
朱仁严: 真舒服的文字。
谢谢鼓励。
引用 2014-9-29 08:00
盲刺客: 有个暗自的想法:来生,或许可以长成一棵非洲草原上的猴面包树。
本文能够引发你的感想,让我十分高兴。谢谢。
引用 2014-9-29 07:59
张稼文的业余: 美的散文,诗散文:大气磅礴,野味淋漓,荡气回肠。
谢谢鼓励。刚到这里发帖,好些地方还不会操作,还望各位博友给予帮助。
引用 2014-9-28 11:05
“善”是“恶”肠胃里的食物。“弱”是“强”肌肉里的蛋白——类似高善是高善者的墓志铭.....精语也
引用 2014-9-27 22:18
好喜欢,因为这文章感觉这一生不去非洲大草原一遭就像白活一场一样。
引用 2014-9-27 19:28
真舒服的文字。
引用 2014-9-27 16:16
有个暗自的想法:来生,或许可以长成一棵非洲草原上的猴面包树。
引用 2014-9-27 13:04
美的散文,诗散文:大气磅礴,野味淋漓,荡气回肠。
引用 2014-9-27 12:47
哇,前辈陈老师来了!

查看全部评论(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