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健康是福 查看内容

品香,是一件很私人的事

2012-6-29 11: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96| 评论: 11|原作者: 付晓海

摘要: 既然我的慧根不够、资粮太少,那就借助点外力吧。香,我想应该是很好的药引

——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峰(引图)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感觉到从来没有的慌张........

——许巍《那一年》

那天在潘家湾跟老李买了一个民国的铜笔架,老李的朋友问他:“这个东西现在买来整哪样啊?”老李得意地问我:“玩香用吧?”我点头,老李对朋友笑:“我就知道他肯定是玩香啦……”

小范前些日子突然问我,哪里有好炭卖?我张口就推荐了松荣堂,后来给小范发了自己的几个贴子,小范表扬我:嗯,是玩家!

上周跟老袁一起吃饭,随口吹到了玩香,老袁说:“我小时候就记得,我妈每天都打香篆……”

……

先是各种古董炉子近年来价格一路飞涨,然后是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玩香,我突然意识到——香道要火。

查看一些香道知识,才知道,早在春秋战国,香木香草就已有熏烧(如蕙草、艾蒿),佩带(香囊、香花香草)、煮汤(泽兰),熬膏(兰膏)、入酒等方法。秦汉时期,随着国力的强盛,沉香等名贵香料就开始大量进入中国,成为当时王公贵族的奢侈品。这以后2000年左右的时间里,香,一直是中国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儿时的记忆里,最初知道的“香香”其实是一种叫做“百雀灵”的“雪花膏”。小时候脸皮一到冬天就皴,我奶经常给我擦“香香”。左右脸一边摁上一陀,然后被没头没脸地乱抹一气;后来印象最深的香是蚊烟香,包装是一种红黄色的盒子,上面画了只被打了个叉的大蚊子,那种盘香的味道让我很舒服,但对付蚊子好像作用有限。再后来有了电蚊香,烧一种锡纸包装的蓝色小药片,味道甜腻暧昧,我不喜欢,但早上醒来经常看见有蚊子惨死在灭蚊器上;再后来有点印象的香就是卫生香了,那是当时只有高级厕所里面才会点的一种香。所谓的高级厕所都不叫厕所,叫卫生间。所以我一直以为卫生香跟卫生没啥关系,只跟卫生间有关系。

再后来……“力士”香皂、“蜂花”洗发水开始成了时髦。香,似乎被归入了化妆品的专属。偶尔偷偷喷点花露水,立刻被大人骂成“奶罐”。直到成年后,才开始理直气壮地用点阿迪、范思哲、大卫杜夫之类的男用香水。当然,除了泡妞前喷点之外,难得想起。

在那些成长的日子里,香,其实一直与我无缘。

十多年前,茶道开始在昆明兴起。在普洱茶被疯炒的同时,周围很多人开始装备起茶具。然后是邀朋友一起品茶、斗茶,展示自己现学现卖的茶艺。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娃跟我有鼻子有眼地展示,她拿到初级茶艺师的手艺,什么关公巡城、韩信点兵之类的;再后来,办公室里一人一个飘逸杯,开会的时候会议室里一屋子的人都在飘逸;再以后,很多人在办公室开始回归大杯茶,然后回家静静喝功夫茶。我也是直到那时候,才在家里安静地看完早被千万人引经据典过的那本陆羽的《茶经》。在眼花缭乱、博大精深的茶文化后面,我突然悟到——茶道,其实是一件很私人的事。

香道如果要火,是不是也要走一遍茶道的路?

跟斗茶一样,中国古代就有香席。几个好友在一起,一般不超过四人,静室焚香。燃起一炉好香,炉主左手捧炉,右手捋香,轻吸三口,然后顺时针转递旁人。每个人品香之后,都要先把香炉递还炉主,再由炉主递出然后依次品味。其间,吐气必须侧头,不可把秽气吐向香炉或他人。这些,只是香道的基本礼仪。

人,不过就活在呼吸之间。我们与千万人一起呼吸这个星球上的空气,偶尔与几个好友一起品味转瞬即逝的妙香,自然是一种乐趣和缘分。然而我总觉得香席即便会火,也终究会和当年的茶道一样,从时髦的抖草归于平静的自享。

跟我一样,很多朋友以前都不知道啥是香道。都说中国人是玩香的老祖宗,但事实上现在很多香道的玩法还是从日本、台湾回流过来的。中国文化好东西太多了,很多都顾不上珍惜,反倒是小日本常拿着当宝,并越玩越花哨。以熏香的银叶片为例,现在一片中式银叶片大约只要四五十元,而日式的在八十元左右。台湾地区保留了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香道也玩得非常好,目前国内很多香道店都是台湾人开的。昆明一家店里,一个台湾妹妹点了三支不同的沉香让我们挑,老婆说闻起来好像都差不多。台湾妹妹不禁“啊?”了一声,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其实我倒不觉得老婆暴殄天物,因为我始终觉得香道其实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同样一种香,有时候心情不同、环境不同,自己也会有不同的感受,其间的细微变化很难说得清楚。

品香,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之所以这么觉得,是因为我常在喝茶、打坐的时候焚香,打个香篆的过程其实就是让自己迅速安静下来的过程。当一炉青烟袅袅升起的时候,内心常觉得很祥和。今天跟个朋友聊起“放下”的时候,我还向朋友坦白,其实我是一个很脆弱的人。佛说人要断了攀援心,无论是古玩还是香道,我的喜欢和寄托其实就是一种攀援。一个人要真能断掉攀援心的话,那该是多么的强大?

既然我的慧根不够、资粮太少,那就借助点外力吧。香,我想应该是很好的药引。素馨萦怀,从案头到远方……哪怕短短的一瞬,也是一种享受、一种解脱。(待续)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2-7-21 23:07
000: 拜读 我等不入流之辈 惭愧
您说笑了,瞎玩而已
引用 2012-7-21 22:58
拜读 我等不入流之辈 惭愧
引用 2012-7-2 16:47
牧梦: 小时候父母常在家里点茉莉花香、檀香或者卫生香,付兄的两篇关于香的文章读后,勾起自己童年的回忆,他们为什么要点香不可知,但父亲很经心,专门用车床车了几个 ...
那种车床车的香座子以前我家也有,后来不见了,好在最近我又买到一个,年份也就三四十年,但确实是那个时候的
引用 2012-7-2 16:10
小时候父母常在家里点茉莉花香、檀香或者卫生香,付兄的两篇关于香的文章读后,勾起自己童年的回忆,他们为什么要点香不可知,但父亲很经心,专门用车床车了几个很小的铜和钢的香座子,中间有一个插香的小眼。今天读此文始知香道一说,甄环传传的作者好像也是懂香的。分享付兄香文,长见识,期待读续文。
引用 2012-7-1 11:36
香烟也是香啊,我也天天烧,前两天一个朋友说起好坏香时用了一个词“迷幻”,香烟不好,就在于迷幻吧
引用 2012-7-1 11:32
再读一遍。
我也天天、时时点香。这香是香烟,恼火得很
引用 2012-7-1 11:29
农民: 世事大概都是一个理,茶道我不懂,只是喜欢喝茶;香我更不懂……我喜欢种花种树,像付老师说的“打个香篆的过程其实就是让自己迅速安静下来的过程。”种花种树, ...
是啊,所谓道,是一不是二,万流归宗,玩什么都可以,找到让自己喜欢、获益的玩法就很好
引用 2012-7-1 11:27
美人非非: 这素馨萦怀也是需要有知啊。
玩香是个精细活儿,我等懂太少,难得真谛,跟着晓海学习,在边上沾染点香气吧。
我也不懂啊,香道博大精深,我连入门都还谈不上,只是喜欢,瞎扯几句而已
引用 2012-6-30 08:13
世事大概都是一个理,茶道我不懂,只是喜欢喝茶;香我更不懂……我喜欢种花种树,像付老师说的“打个香篆的过程其实就是让自己迅速安静下来的过程。”种花种树,为花草修枝剪叶的过程也能让我安静下来。其实有个爱好来调节自己是很好很微妙的事情。
引用 2012-6-29 12:58
这素馨萦怀也是需要有知啊。
玩香是个精细活儿,我等懂太少,难得真谛,跟着晓海学习,在边上沾染点香气吧。
引用 2012-6-29 12:13
深水上,玩家真不少

查看全部评论(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