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检测到您未登录,请  登陆  或  注册

懒得注册,  先随便逛逛

2930 会员
458 在线
6167 日志
32732 图片

我所读见的云南乡村

“哪个教你仿这份儿喊别人?往上数三代,所有人原先都是‘老纵’!”“往上数三代”是

教四位斯国帅哥用汉语齐声喊“妞是美女”

在斯里兰卡,容易结识朋友。 沿途了解到,斯里兰卡民众的收入较低,比如公务员,月平

老昆明的临安会馆

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

每个人都能在《阳光灿烂》中推开一扇门 《阳

“青春现场渐渐复现,大学、文学、爱情重放光芒。”“20世纪80年代众多文学青年轮番登

  • 业务学习,及之余

    冒雨听一场“仰望苍穹——澎湃数据新闻实践”演说,它集合了“宇宙奇趣”“数据新闻”这两个个人兴趣点。也青睐演说者张泽红女士喜气洋洋的

  • 梦:局外人

    好像是在富源袁家伯母家的小院,也像是在沙溪张家大姐家的后园,正蹲着刨一棵白菜时,身后,有人唤我。也非名字,而是,我认得那符号喊的就

  • 那么

    被提醒“忙”即“心死”后,有意识地在口头、心理上替换以“勤快”。又一阵勤快后,趁假期往植物园。自然时刻都在创造更新,园中许多与两周

  •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十八)

    60.《世界散文诗宝典》,楼肇明、天波 编,浙江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在东方书店一眼望见暌违已久的此书,忙握进手里。最近读完的商禽、林燿

  • 商禽的“散文诗”· 小马的“不老歌”· L

    具体而微的母语表达,得以被超越了常见的取巧、谄媚或浅薄、惰性地领略,遇到读者陈芳明的商禽是幸运的诗人,读见《推荐序》写“至少有两种

  • 一首诗的两种结局

    赠过我作者题词版《云南记》的师长发来《雷平阳新作五首》,附了一句“圈里都在转,我只能说我真的不懂诗”。“不懂”,估计是因为乍一看雷

  • 落落不等人

    琼者,美玉。“你不兴尾Qín瑶剧里面呢人一样讲‘好感动’‘好喜欢’‘好伤心’……”说这话的人被我注了星标,一是真听我说话,二呢,他还

  • “把这不能说的轻轻唱”

    “你列的书我都有好好读。”“我认得。文稿里识得出萧红、沈从文、沈书枝、邓安庆……还有一丝丝早年朱天文的影子。你读了《呼兰河传》,将

  • “同学”生快

    前辈发来新作《昆明的银桦树》(https://www.clzg.cn/article/180836.html),是切磋,更是索引,复活了我的、我们的故乡。除去短暂外出求

  • 刻舟求剑 • NASA新讯 • 诗人燿

    老家施甸的甫跃辉有部长篇少作《刻舟记》,写滇西旧事、手足童年,末尾点题刻意,我依然好评。读毕他《后记》,想到王安忆曾把我倾慕的朱天

  • 刻舟求剑的人

    (图片源自网络)我生平遇过马叔三次,两次见到其人,一次闻其声音。马叔是位刻舟求剑的人,自火星来。最早邂逅他那年,我比儿子现在大不了

  • Gě上吹吹Fē

    “Gě(埂)上吹吹fē(风)”是从前同辈人间玩笑话,仿效滇池东岸口音表达,我猜意在赋予“散心”“约会”轻松、诙谐。初抵埂上,认出正在

  • 梦,或“张陶庵”的书房与“夏加尔”的少女

    体贴还是可怖?提到《夜航船》,系统便推荐一首《陶庵梦》来听。歌本身不错。留意张岱,因当年在校园里伟岸的梧桐下,化学系同学提起《西湖

  •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十七)

    44.《刺槐树》, [法]克洛德·西蒙 著,金桔芳 译,湖南文艺出版社2016年版。要到全书最后一页,第358页,“刺槐树”这个词才第一次出现。

  • 多些预见引导,少点简单鼓掌——关于复制“

    (图片源自网络)工具书对“引车卖浆”所卖的“浆”究竟是什么不做释义,只笼统说从业者地位卑贱。“引车卖浆(之流)”和“贩夫走卒”近义

  • 洋芋土豆马铃薯

    单位支援某乡镇,每人十二公斤了当地特产鲜洋芋,再一包干洋芋片。未来一段时日,饭桌上“洋芋开会”是常态。❀     

  • 是名词,也是动词

    —1—“你觉得该用蓝黑墨水还是纯蓝墨水?蓝黑的稳重,纯蓝嘛,好像更温柔?”“哧!”这与其说出自我口,不如说出自我鼻孔的声响,让对面

  • 艹之馔

    “让我们红尘作伴,吃得白白胖胖”是戏言,人立在灶台前有时想起来,一笑。某回到丹霞路“辐射大楼”下的“优北町”等老朋友喝牛油果奶昔,

  • DIY清迈美味——芒果糯米饭

    清迈归来,最喜爱当地的一道美食——芒果糯米饭。这道美食对当地人来说,也是他们的主

  • 教四位斯国帅哥用汉语齐声喊“妞是美女”

    在斯里兰卡,容易结识朋友。 沿途了解到,斯里兰卡民众的收入较低,比如公务员,月平均工资人民币1200元左右。丈夫工作,妻子在家带娃娃

  • 如何DIY自己的婚礼

    马上要到自己的婚礼纪念日了,想起当时自己一手操办的婚礼很顺利,就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从订酒席,到现场布置,再到一切婚礼细节都是自己

  • 我所读见的云南乡村

    “哪个教你仿这份儿喊别人?往上数三代,所有人原先都是‘老纵’!”“往上数三代”是夸张了的概数表达,但我 ...

  • 老昆明的临安会馆

    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的是学校请来杂技团表演的精彩节目。

  • 每个人都能在《阳光灿烂》中推开一扇门 《

    “青春现场渐渐复现,大学、文学、爱情重放光芒。”“20世纪80年代众多文学青年轮番登场,重新出演了一场青春盛事。”一部名为《阳光灿烂—

  • 有关武斗的暗黑记忆

    小辉家住在家属楼临街一面的三楼,斜对面隔着马路就是汽车总站,那里是当地炮派的大本营。一天晚上,小辉的妈妈点着蜡烛去关窗帘,小辉因为

  • 审美观拯救家庭教育

    儿子在成长期(逆反期这个定义不准确,弃之),不服“管”,让我困惑多多。鉴于大多数家长在这个时期的主要事业都是“青少年教育”,不妨研

  • 鸿雁和鱼是两个闲人

    在这样安静的日子里 我从不担心 自己会老去,也不去担心 那些 还没来得及验证的明天和 已经流逝的过往 ☆ 给你一整个的春天 ...

  • 写在手机上的话

    在內心糾結的時候,學會修枝剪葉:在恐懼的時候,學會更加珍惜所有;在心靈荒蕪的時候,學會種植宽闊與希望。快樂與不快,取決于內心的需求

  • 玫瑰花抱枕的前世今生

    据说抱枕中间的花是玫瑰(也有说像牡丹的),图谱原型是这样的注:图片来自网络。照此图准备各色花布,并在一块浅色底布上描图,按照自己喜

  • 台湾行记:最美的风景

    1 舒国治先生《台北小吃札记》说,发掘小吃,实也是为了发掘台北之美;你且观察,凡制得好小吃的店家,其人之模样、笑容也皆比较明亮灿烂

  • 哆啦A梦的最爱——铜锣烧

    漫画主角小叮当最喜爱的美食是铜锣烧,制作方法很简单,家里有小孩的朋友可以试试哟。没有量勺的可以用其他小勺代替测量泡打粉的量,不需要

  • 为赛典赤•赡思丁守墓30年的高荣老人

    松花坝水库一侧马家庵村旁的山坡上,有一座700多年前回回人的坟墓,主人的名字叫:赛典赤·赡思丁,担任过相当于云南省长的职务。

  • 高山榕礼赞

    在我办公桌的左手边,有一株常绿阔叶高山榕幼苗。 那是去年秋天,我住院月余复工后,一位可亲的先生送来的盆栽。他70多岁,骑着单 ...

  • 我不是一个机器伴侣

    我不是一个机器伴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生命被挤压成一个巴掌大的机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姆指一样大小的侏儒;不知从什么时候

  • 网络红包需要上税吗?

    2015年羊年春节也许大多数人都沉浸在抢红包的愉快氛围里。有数据统计,从除夕到初八,全国有超过800万的用户参与了网络抢红包的活动,超过4

  • 娃娃的零嘴(在山上系列——生活)

    一开学,学校球场边就热闹起来啰。10点钟,课间操开始,卖搅搅糖的、卖腌萝卜的老奶、卖鸡蛋片、卖冰棒的、卖炒瓜子、卖盐梅粉的大嫫,还有

  • 一首诗的两种结局

    赠过我作者题词版《云南记》的师长发来《雷平阳新作五首》,附了一句“圈里都在转,我只能说我真的不懂诗”。“不懂”,估计是因为乍一看雷

  • “同学”生快

    前辈发来新作《昆明的银桦树》(https://www.clzg.cn/article/180836.html),是切磋,更是索引,复活了我的、我们的故乡。除去短暂外出求

  • 商禽的“散文诗”· 小马的“不老歌”· L

    具体而微的母语表达,得以被超越了常见的取巧、谄媚或浅薄、惰性地领略,遇到读者陈芳明的商禽是幸运的诗人,读见《推荐序》写“至少有两种

  • 业务学习,及之余

    冒雨听一场“仰望苍穹——澎湃数据新闻实践”演说,它集合了“宇宙奇趣”“数据新闻”这两个个人兴趣点。也青睐演说者张泽红女士喜气洋洋的

  • 梦:局外人

    好像是在富源袁家伯母家的小院,也像是在沙溪张家大姐家的后园,正蹲着刨一棵白菜时,身后,有人唤我。也非名字,而是,我认得那符号喊的就

  • 那么

    被提醒“忙”即“心死”后,有意识地在口头、心理上替换以“勤快”。又一阵勤快后,趁假期往植物园。自然时刻都在创造更新,园中许多与两周

  •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十八)

    60.《世界散文诗宝典》,楼肇明、天波 编,浙江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在东方书店一眼望见暌违已久的此书,忙握进手里。最近读完的商禽、林燿

  • 落落不等人

    琼者,美玉。“你不兴尾Qín瑶剧里面呢人一样讲‘好感动’‘好喜欢’‘好伤心’……”说这话的人被我注了星标,一是真听我说话,二呢,他还

  • “把这不能说的轻轻唱”

    “你列的书我都有好好读。”“我认得。文稿里识得出萧红、沈从文、沈书枝、邓安庆……还有一丝丝早年朱天文的影子。你读了《呼兰河传》,将

  • “梅花一开以纪年,野靛花十二年一开以纪旬

    因COVID-19故,今年高考日期同20年前的相叠。古人或以不同种类的花开轮回纪年,今人如我,高考季偶尔也能成为年轮标志。我的大学时代乏善可

  • 蓝花楹,蓝花楹
  • 蓝花楹,蓝花楹
  • 蓝花楹,蓝花楹
  • 蓝花楹,蓝花楹
  • 蓝花楹,蓝花楹
  • 月季,月季
  • 苦绳花
  • 素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