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检测到您未登录,请  登陆  或  注册

懒得注册,  先随便逛逛

362 会员
83 在线
5774 日志
30246 图片

我所读见的云南乡村

“哪个教你仿这份儿喊别人?往上数三代,所有人原先都是‘老纵’!”“往上数三代”是

教四位斯国帅哥用汉语齐声喊“妞是美女”

在斯里兰卡,容易结识朋友。 沿途了解到,斯里兰卡民众的收入较低,比如公务员,月平

老昆明的临安会馆

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

每个人都能在《阳光灿烂》中推开一扇门 《阳

“青春现场渐渐复现,大学、文学、爱情重放光芒。”“20世纪80年代众多文学青年轮番登

  • 养了一盆开白花的珍稀酢浆草在三九天开花了

       酢浆草属(Oxalis)是酢浆草科下最大的属。 酢浆草科中已知有900个物种,当中有800个是属于酢浆草属。 常见酢浆草开

  • 细节

      左邻会说话,话却不多;右舍也会说话,话太多。只是他们均无法察觉讷讷无词的我居然口干舌燥,在无奈地独自左手搓右手。 此外

  • 不要久坐不动

     不要久坐不动,鸟雀会飞来,站你头上拉屎、唱歌,也不要突然起跑,邻家的狗或流浪狗、野狗之类的会来追你。 而它们并非因为爱

  • 我遇见了

    我遇见了我遇见了一阵黑色的春风刮过铺满白雪的原野桃花就一树一树,一朵一朵地开了无可避免啊!当一阵黑色的春风刮过我,咯噔,心里面的栅

  • 杂糖老昆明的味道

         昆明宜良县北古城镇古城村委会古城街20号,有一家手工生产杂糖的作坊。作坊里,郭小芳正在熟练地制作各种杂糖。

  • 一阵大风

      冬樱花碎细的万千花瓣突然疯狂地飘洒、旋转、坠落,甚至拐着弯洒落进我屋里来。好呀——我把门推得更开,随后把几扇窗子也完全

  • 村里的二贵家在2018年的元旦杀了头年猪(手

      王家小院在安宁禄裱的一个山沟里,冬日的颜色将山窝窝染得像一幅褪色的水彩画。 一早,公鸡的鸣叫在雾霭中穿行,王家小院迎

  • 家兄与乐器

    从小到大,我从未见过父母盘弄乐器。只是小时常听父亲唱京戏,诸如宇宙锋、霸王别姬、四郎探母等,我至今还留着一些父亲爱听的京剧唱片。母

  • 年终总结

    生活——嗯,这一年它对我依旧很好,是的这又一年它甚至非常不错,虽然它自己越来越寡言,脸上手上身上各种皱纹也越来越多。我也对它好,应

  • “人间事对我而言不足为奇”(12月读完的纸

      《抵押出去的心》,{美}卡森•麦卡勒斯/著,文泽尔/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这是本月读完的唯一一册纸质书。“刻记

  • 为《日子的诉说》写的后记

    先前出版过的一本书叫《青春玩笑》,现在出版的这本书叫《日子的诉说》,两本书间隔了九年,这两本书还未付梓时,我都曾把书名取做《五穷斋

  • 器物.蚊刷

    小时候,有人叫猜谜语:“一个柜子,四棵抻子,一把蚊刷,两把扇子。打一动物。”这个谜底好猜,无疑就是大象了。谜语中的蚊刷,指的是

  • 石头彝寨糯黑(手机图片)

      寒流袭来的冬日,有点冷。 糯黑村的树叶依然泛着暖暖的秋色。   火,不只是一种力量。   石林圭山糯黑村彝家

  • 一砖一瓦一钉一榫卯 记忆着木龙马村的古老(

      一砖一瓦一钉一榫卯 记忆着木龙马村的古老钢筋水泥的新房正在木龙马村兴建 记忆会模糊 榫卯的影像将永存木龙马村在

  • 家乡凤羽的记忆

          我的家乡凤羽是个四面环山的小坝子,那里山清水秀、田连阡陌、人杰地灵、被称为“文墨之乡”和“鱼米之乡”。但是正

  • 云雾中的昆明千岛湖

                        昆明千岛湖位于禄劝县云龙乡,是昆明城市供水的重要水源

  • 冬季到昆明来看云(手机图片)

    彩云南现,彩云南,醉美昆明的云在高原的滇池里;在荷塘里;在树梢上;在窗前;在视野所及的地方......    

  • 滇池落日(手机图片)

    滇池最美的落日在深秋。

  • DIY清迈美味——芒果糯米饭

    清迈归来,最喜爱当地的一道美食——芒果糯米饭。这道美食对当地人来说,也是他们的主

  • 教四位斯国帅哥用汉语齐声喊“妞是美女”

    在斯里兰卡,容易结识朋友。 沿途了解到,斯里兰卡民众的收入较低,比如公务员,月平均工资人民币1200元左右。丈夫工作,妻子在家带娃娃

  • 如何DIY自己的婚礼

    马上要到自己的婚礼纪念日了,想起当时自己一手操办的婚礼很顺利,就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从订酒席,到现场布置,再到一切婚礼细节都是自己

  • 我所读见的云南乡村

    “哪个教你仿这份儿喊别人?往上数三代,所有人原先都是‘老纵’!”“往上数三代”是夸张了的概数表达,但我 ...

  • 老昆明的临安会馆

    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的是学校请来杂技团表演的精彩节目。

  • 每个人都能在《阳光灿烂》中推开一扇门 《

    “青春现场渐渐复现,大学、文学、爱情重放光芒。”“20世纪80年代众多文学青年轮番登场,重新出演了一场青春盛事。”一部名为《阳光灿烂—

  • 有关武斗的暗黑记忆

    小辉家住在家属楼临街一面的三楼,斜对面隔着马路就是汽车总站,那里是当地炮派的大本营。一天晚上,小辉的妈妈点着蜡烛去关窗帘,小辉因为

  • 审美观拯救家庭教育

    儿子在成长期(逆反期这个定义不准确,弃之),不服“管”,让我困惑多多。鉴于大多数家长在这个时期的主要事业都是“青少年教育”,不妨研

  • 鸿雁和鱼是两个闲人

    在这样安静的日子里 我从不担心 自己会老去,也不去担心 那些 还没来得及验证的明天和 已经流逝的过往 ☆ 给你一整个的春天 ...

  • 写在手机上的话

    在內心糾結的時候,學會修枝剪葉:在恐懼的時候,學會更加珍惜所有;在心靈荒蕪的時候,學會種植宽闊與希望。快樂與不快,取決于內心的需求

  • 玫瑰花抱枕的前世今生

    据说抱枕中间的花是玫瑰(也有说像牡丹的),图谱原型是这样的注:图片来自网络。照此图准备各色花布,并在一块浅色底布上描图,按照自己喜

  • 台湾行记:最美的风景

    1 舒国治先生《台北小吃札记》说,发掘小吃,实也是为了发掘台北之美;你且观察,凡制得好小吃的店家,其人之模样、笑容也皆比较明亮灿烂

  • 哆啦A梦的最爱——铜锣烧

    漫画主角小叮当最喜爱的美食是铜锣烧,制作方法很简单,家里有小孩的朋友可以试试哟。没有量勺的可以用其他小勺代替测量泡打粉的量,不需要

  • 为赛典赤•赡思丁守墓30年的高荣老人

    松花坝水库一侧马家庵村旁的山坡上,有一座700多年前回回人的坟墓,主人的名字叫:赛典赤·赡思丁,担任过相当于云南省长的职务。

  • 高山榕礼赞

    在我办公桌的左手边,有一株常绿阔叶高山榕幼苗。 那是去年秋天,我住院月余复工后,一位可亲的先生送来的盆栽。他70多岁,骑着单 ...

  • 我不是一个机器伴侣

    我不是一个机器伴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生命被挤压成一个巴掌大的机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姆指一样大小的侏儒;不知从什么时候

  • 网络红包需要上税吗?

    2015年羊年春节也许大多数人都沉浸在抢红包的愉快氛围里。有数据统计,从除夕到初八,全国有超过800万的用户参与了网络抢红包的活动,超过4

  • 娃娃的零嘴(在山上系列——生活)

    一开学,学校球场边就热闹起来啰。10点钟,课间操开始,卖搅搅糖的、卖腌萝卜的老奶、卖鸡蛋片、卖冰棒的、卖炒瓜子、卖盐梅粉的大嫫,还有

  • 为《日子的诉说》写的后记

    先前出版过的一本书叫《青春玩笑》,现在出版的这本书叫《日子的诉说》,两本书间隔了九年,这两本书还未付梓时,我都曾把书名取做《五穷斋

  • 器物.蚊刷

    小时候,有人叫猜谜语:“一个柜子,四棵抻子,一把蚊刷,两把扇子。打一动物。”这个谜底好猜,无疑就是大象了。谜语中的蚊刷,指的是

  • 年终总结

    生活——嗯,这一年它对我依旧很好,是的这又一年它甚至非常不错,虽然它自己越来越寡言,脸上手上身上各种皱纹也越来越多。我也对它好,应

  • 一阵大风

      冬樱花碎细的万千花瓣突然疯狂地飘洒、旋转、坠落,甚至拐着弯洒落进我屋里来。好呀——我把门推得更开,随后把几扇窗子也完全

  • 家兄与乐器

    从小到大,我从未见过父母盘弄乐器。只是小时常听父亲唱京戏,诸如宇宙锋、霸王别姬、四郎探母等,我至今还留着一些父亲爱听的京剧唱片。母

  • 细节

      左邻会说话,话却不多;右舍也会说话,话太多。只是他们均无法察觉讷讷无词的我居然口干舌燥,在无奈地独自左手搓右手。 此外

  • 不要久坐不动

     不要久坐不动,鸟雀会飞来,站你头上拉屎、唱歌,也不要突然起跑,邻家的狗或流浪狗、野狗之类的会来追你。 而它们并非因为爱

  • 我遇见了

    我遇见了我遇见了一阵黑色的春风刮过铺满白雪的原野桃花就一树一树,一朵一朵地开了无可避免啊!当一阵黑色的春风刮过我,咯噔,心里面的栅

  • 杂糖老昆明的味道

         昆明宜良县北古城镇古城村委会古城街20号,有一家手工生产杂糖的作坊。作坊里,郭小芳正在熟练地制作各种杂糖。

  • 村里的二贵家在2018年的元旦杀了头年猪(手

      王家小院在安宁禄裱的一个山沟里,冬日的颜色将山窝窝染得像一幅褪色的水彩画。 一早,公鸡的鸣叫在雾霭中穿行,王家小院迎

  • “人间事对我而言不足为奇”(12月读完的纸

      《抵押出去的心》,{美}卡森•麦卡勒斯/著,文泽尔/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这是本月读完的唯一一册纸质书。“刻记

  • 蔡琴

      好久好久以前,某个晚间听蔡琴,听得心醉,情急中搜纸夺笔:“大海啊故乡,再宽广再浩瀚一些,让我此生泅渡不过去——让我淹死,

  • 养了一盆开白花的珍稀酢浆草在三九天开花了

       酢浆草属(Oxalis)是酢浆草科下最大的属。 酢浆草科中已知有900个物种,当中有800个是属于酢浆草属。 常见酢浆草开

  • 地铁读书人 @ 昆明
  • 不知其名的花 @ 长虫山
  • 倒提壶 @ 前卫西路
  • 蓝蓟 @ 前卫西路
  • 野姜花 @ 大观楼
  • 枇杷花 @ 大观楼
  • 油桐果果 @ 东川
  • 地铁读书人 @ 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