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检测到您未登录,请  登陆  或  注册

懒得注册,  先随便逛逛

1350 会员
50 在线
6027 日志
31519 图片

我所读见的云南乡村

“哪个教你仿这份儿喊别人?往上数三代,所有人原先都是‘老纵’!”“往上数三代”是

教四位斯国帅哥用汉语齐声喊“妞是美女”

在斯里兰卡,容易结识朋友。 沿途了解到,斯里兰卡民众的收入较低,比如公务员,月平

老昆明的临安会馆

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

每个人都能在《阳光灿烂》中推开一扇门 《阳

“青春现场渐渐复现,大学、文学、爱情重放光芒。”“20世纪80年代众多文学青年轮番登

  • 白云千载空悠悠?

    杀手也有小学同学。《大河唱》导演之一和渊是我妹妹的同学,又算我师兄。关系有点儿乱,确凿无疑的,是和师一直在创作纪录片,我们,一直在

  • 20190616

    “孩子最初爱他们的父母,等大一些的时候就会评判他们的父母,然后再大一些的时候,他们会原谅他们的父母”。王尔德说的这三阶段,我已经历

  • “莫奈”的花儿们

    百看不厌的“莫奈的花”,荡漾在滇源镇上一沟清渠里。有阵子迷恋那镇子的一条笔直大路,兜绕过许多山道才能抵达。路旁多是钻天的黑杨,除去

  • 蹦擦擦·布袋戏·甲马纸——媒介中的故乡

    推荐苏阳一曲《贤良》给我的小朋友告诉说“苏伯伯还出电影啦!”,查了查,说的是一部《大河唱》,呀,原来和渊参与了执导,“苏伯伯”则是

  • 名字

    同学归还《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时,评价这书“语言滔滔,读了人囫囵吞枣、不甚了了”,又说:“有几处,反应不过来是哪样意思,比如你勾画

  • 七月的叹息

    那时候常见的水磨石地面,哑光,记忆里却被镀上了恍若自流平的明亮,映出我斑驳的青春。当年昆明七月的7、8、9三天,雨来雨往,铁灰色的云

  • “昨天我养的青蛙去世了……”

    “昨天我养的青蛙去世了,这使我很是消沉。”早起,收拾、采买。商量过,今年不吃粽子,一切就简单得多。人于是很快又坐回窗下,继续读小朋

  • 风中之烛

    上个星期卢师傅发现Emoji里出现了白色蜡烛。“配合下周二《切尔诺贝利》最后一集的更新吧?”想了想,我说。1990年前后发生过许多事情,苏

  • 黑塞的黑童话

    去年底开始,黑塞童话扎堆出版。简单比较过,买下一册《鸢尾花》。不通德语,只能信手翻两页看看哪个译本文字自己读来更顺,另外,篇名“侏

  • 黑色毛衣通了洞?

    “依然饭特稀”,一块悬在蒙自南湖边某条小街上某家小吃店门楣的店招,看得人忍俊不禁——那张专辑的名字遭如此解构?!在TS大念书时,LB先

  • Wish on the Paper

  • 松桂

    持续的高温无雨,让人想起松桂。“松桂”这地名,后来我才意识到大约也是汉字记下的音节,彝语或白语,初听到时,只心里嘀咕“名不副实呀”

  • 暴雨冲洗谁灵魂的底片?

    听见远雷,奔到阳台闻有没有土腥。洗发水气息妨碍判断,遂依赖双眼。但人工促进降水并不负责制造天际哪怕一线白光。呆立了几分钟,听觉、视

  • 我还记得他写过的盐

    妹妹到上海工作,聚故旧,说也见到了老陆。“他咯还写呢唻?”我关心。“怕他难受,我冇问。”这答复,这答案。老陆是当年BNU名噪一时的校

  • 听谢有顺

    往花街买营养液,过文庙直街时,有人喊我名字。是H先生,笑着说:“迟到喽!”还来不及发现我的讶异,他手机响了,那当口,我瞅见前方“易

  • 虽然生命,短得像一句叹息

    “你听不得段子。”听友人这么说,修订道:“也冇,是听不得low段子。”见他面露疑惑,忙补充,“我有位老师,有人讲他学问艰深、说话晦涩

  • 为“大妈”一辩

    点开讨论量达1.2万的“村上春树开满了大妈”,不禁“哈哈”自己的语言“格式塔”心理反应——该双井号微博话题明明是“春天树上开满了大妈

  • 爱不容易,但,别怕

    于尔克·舒比格的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有隽永质地。《威廉·退尔的故事》囿于“传主”确有其人以及译文的缘故,例外。隽永,源自书中始终有一

  • DIY清迈美味——芒果糯米饭

    清迈归来,最喜爱当地的一道美食——芒果糯米饭。这道美食对当地人来说,也是他们的主

  • 教四位斯国帅哥用汉语齐声喊“妞是美女”

    在斯里兰卡,容易结识朋友。 沿途了解到,斯里兰卡民众的收入较低,比如公务员,月平均工资人民币1200元左右。丈夫工作,妻子在家带娃娃

  • 如何DIY自己的婚礼

    马上要到自己的婚礼纪念日了,想起当时自己一手操办的婚礼很顺利,就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从订酒席,到现场布置,再到一切婚礼细节都是自己

  • 我所读见的云南乡村

    “哪个教你仿这份儿喊别人?往上数三代,所有人原先都是‘老纵’!”“往上数三代”是夸张了的概数表达,但我 ...

  • 老昆明的临安会馆

    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的是学校请来杂技团表演的精彩节目。

  • 每个人都能在《阳光灿烂》中推开一扇门 《

    “青春现场渐渐复现,大学、文学、爱情重放光芒。”“20世纪80年代众多文学青年轮番登场,重新出演了一场青春盛事。”一部名为《阳光灿烂—

  • 有关武斗的暗黑记忆

    小辉家住在家属楼临街一面的三楼,斜对面隔着马路就是汽车总站,那里是当地炮派的大本营。一天晚上,小辉的妈妈点着蜡烛去关窗帘,小辉因为

  • 审美观拯救家庭教育

    儿子在成长期(逆反期这个定义不准确,弃之),不服“管”,让我困惑多多。鉴于大多数家长在这个时期的主要事业都是“青少年教育”,不妨研

  • 鸿雁和鱼是两个闲人

    在这样安静的日子里 我从不担心 自己会老去,也不去担心 那些 还没来得及验证的明天和 已经流逝的过往 ☆ 给你一整个的春天 ...

  • 写在手机上的话

    在內心糾結的時候,學會修枝剪葉:在恐懼的時候,學會更加珍惜所有;在心靈荒蕪的時候,學會種植宽闊與希望。快樂與不快,取決于內心的需求

  • 玫瑰花抱枕的前世今生

    据说抱枕中间的花是玫瑰(也有说像牡丹的),图谱原型是这样的注:图片来自网络。照此图准备各色花布,并在一块浅色底布上描图,按照自己喜

  • 台湾行记:最美的风景

    1 舒国治先生《台北小吃札记》说,发掘小吃,实也是为了发掘台北之美;你且观察,凡制得好小吃的店家,其人之模样、笑容也皆比较明亮灿烂

  • 哆啦A梦的最爱——铜锣烧

    漫画主角小叮当最喜爱的美食是铜锣烧,制作方法很简单,家里有小孩的朋友可以试试哟。没有量勺的可以用其他小勺代替测量泡打粉的量,不需要

  • 为赛典赤•赡思丁守墓30年的高荣老人

    松花坝水库一侧马家庵村旁的山坡上,有一座700多年前回回人的坟墓,主人的名字叫:赛典赤·赡思丁,担任过相当于云南省长的职务。

  • 高山榕礼赞

    在我办公桌的左手边,有一株常绿阔叶高山榕幼苗。 那是去年秋天,我住院月余复工后,一位可亲的先生送来的盆栽。他70多岁,骑着单 ...

  • 我不是一个机器伴侣

    我不是一个机器伴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生命被挤压成一个巴掌大的机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姆指一样大小的侏儒;不知从什么时候

  • 网络红包需要上税吗?

    2015年羊年春节也许大多数人都沉浸在抢红包的愉快氛围里。有数据统计,从除夕到初八,全国有超过800万的用户参与了网络抢红包的活动,超过4

  • 娃娃的零嘴(在山上系列——生活)

    一开学,学校球场边就热闹起来啰。10点钟,课间操开始,卖搅搅糖的、卖腌萝卜的老奶、卖鸡蛋片、卖冰棒的、卖炒瓜子、卖盐梅粉的大嫫,还有

  • 暴雨冲洗谁灵魂的底片?

    听见远雷,奔到阳台闻有没有土腥。洗发水气息妨碍判断,遂依赖双眼。但人工促进降水并不负责制造天际哪怕一线白光。呆立了几分钟,听觉、视

  • 闲敲棋子落灯花

    一“叠”封面清秀的“山里来信”,那天我在“铁路”主题奥特莱斯街区的“設”书店遇到,等的人还有一阵子才到,忆起这书得过@黄腹琉璃老师

  • 白云千载空悠悠?

    杀手也有小学同学。《大河唱》导演之一和渊是我妹妹的同学,又算我师兄。关系有点儿乱,确凿无疑的,是和师一直在创作纪录片,我们,一直在

  • 20190616

    “孩子最初爱他们的父母,等大一些的时候就会评判他们的父母,然后再大一些的时候,他们会原谅他们的父母”。王尔德说的这三阶段,我已经历

  • “莫奈”的花儿们

    百看不厌的“莫奈的花”,荡漾在滇源镇上一沟清渠里。有阵子迷恋那镇子的一条笔直大路,兜绕过许多山道才能抵达。路旁多是钻天的黑杨,除去

  • 蹦擦擦·布袋戏·甲马纸——媒介中的故乡

    推荐苏阳一曲《贤良》给我的小朋友告诉说“苏伯伯还出电影啦!”,查了查,说的是一部《大河唱》,呀,原来和渊参与了执导,“苏伯伯”则是

  • 名字

    同学归还《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时,评价这书“语言滔滔,读了人囫囵吞枣、不甚了了”,又说:“有几处,反应不过来是哪样意思,比如你勾画

  • 七月的叹息

    那时候常见的水磨石地面,哑光,记忆里却被镀上了恍若自流平的明亮,映出我斑驳的青春。当年昆明七月的7、8、9三天,雨来雨往,铁灰色的云

  • “昨天我养的青蛙去世了……”

    “昨天我养的青蛙去世了,这使我很是消沉。”早起,收拾、采买。商量过,今年不吃粽子,一切就简单得多。人于是很快又坐回窗下,继续读小朋

  • 风中之烛

    上个星期卢师傅发现Emoji里出现了白色蜡烛。“配合下周二《切尔诺贝利》最后一集的更新吧?”想了想,我说。1990年前后发生过许多事情,苏

  • 黑塞的黑童话

    去年底开始,黑塞童话扎堆出版。简单比较过,买下一册《鸢尾花》。不通德语,只能信手翻两页看看哪个译本文字自己读来更顺,另外,篇名“侏

  • 黑色毛衣通了洞?

    “依然饭特稀”,一块悬在蒙自南湖边某条小街上某家小吃店门楣的店招,看得人忍俊不禁——那张专辑的名字遭如此解构?!在TS大念书时,LB先

  • Wish on the Paper

  • 松桂

    持续的高温无雨,让人想起松桂。“松桂”这地名,后来我才意识到大约也是汉字记下的音节,彝语或白语,初听到时,只心里嘀咕“名不副实呀”

  • 谢五言如~

  • 地铁上读Kindle @ 昆明
  • 地铁读书人 @ 昆明
  • @ 山间
  • 紫叶黄花酢浆草
  • 又见白雪塔
  • 冬樱 @ 月华街附近
  • “侣”@ 朗溪街
  • 红嘴鸥 @ 篆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