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检测到您未登录,请  登陆  或  注册

懒得注册,  先随便逛逛

2930 会员
231 在线
6222 日志
33130 图片

我所读见的云南乡村

“哪个教你仿这份儿喊别人?往上数三代,所有人原先都是‘老纵’!”“往上数三代”是

教四位斯国帅哥用汉语齐声喊“妞是美女”

在斯里兰卡,容易结识朋友。 沿途了解到,斯里兰卡民众的收入较低,比如公务员,月平

老昆明的临安会馆

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

每个人都能在《阳光灿烂》中推开一扇门 《阳

“青春现场渐渐复现,大学、文学、爱情重放光芒。”“20世纪80年代众多文学青年轮番登

  • 我们与善的距离

    快七年前的南窑的汽笛声犹在耳畔,昨天下午建设路坡坡上又被围得水泄不通。作为近些年在中国及世界陆续发生的随机杀人事件中的两起,伤亡者

  • 番茄炒蛋 • 低领改造 • “火星

    他们说这道菜可用来考验一个人的厨艺。可能吧,寻常食材、简便烹制,化合得出一千种味道,有可口,也有凑合。勾芡、搁糖、起锅之际洒生葱花

  • 读@秋颖的新作 • 煮 “朱自清的豆腐

    @秋颖 姐姐发来新作一篇,嘱批评。趁周末,认真读了。在一次家庭读书会上邂逅这位姐姐后,听她不时提起文学艺术的话题,带着一点惊讶,联系

  • 60后诗人的寒夜聚啸(局部印象)

    我是新诗的笨读者。2020岁末一个周六,该笨读者趁晴日土法洗窗帘,想到傍晚要去听一台诗会,双脚踏、搓厚重布料更卖力。不太懂拒绝,头天友

  • 南方的雪 & 北方的树

    行至人生的秋,隐约理解了鲁迅先生散文诗作里那句“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忘了话题源头为何,某次,胡性能先生校

  • “人与花心各自香”&“闻香识女人”

    “味”这个汉字稀奇,原只充当声旁的“未”,却确立了“美味”的标准:超越即时,绵长悠远,无论嗅见的、尝到的,还是悟得的。@牧梦 先生有

  • 红泥小火炉 · 蓝花长裙子 · 挚爱新书序

    节气不爽约,冬至前骤冷,翻出取暖设备,连带着烘饵块。也吃不下几口,调制佐料和观察饵块被炉火挣得发泡的过程好玩罢了。而抿一盅酒之前,

  • 读一首老于师的“爹”诗,炒一盘扎过霜的冲

    搁下《沉石与火舌——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先读了友人转来的于坚近作《小诗人》,呵,《感谢父亲》的2.0版。朋友问:“怎么要叫‘小诗人

  • 拱桥,拱桥

    大观河上九座桥,过人、过车、过火车,自成一景的,唯这虹拱桥。拱桥就喊“拱桥”。儿时邀约,一句“拱桥见嘎!”不过几个伙伴间随形赋名的

  • 同石川啄木“组CP”的太宰治,及抱团自嗨的

    逢辞旧迎新,@牧梦 前辈总不忘招呼几位朋友活动一下。大约他识出我是接受阳春白雪的下里巴人,不偏执,肯学习,我则很在意那份宛若从前院坝

  • 嘉美

    刻进名字的草木,枕肱可望的白云,追光逐影的镜头,雨夜对床的知己。 ❤

  • Ta们争抢丁真的饿痨痨很油腻腻

    高一还是高二,薪同学借给的刊物里有篇《沙之书》。日后才认得它出自博尔赫斯之手。大学里,师专请来的王先生讲授西方艺术史,精彩绝伦。因

  • 窃蓝 & 铭黄

    Y来单位,趁新鲜带了山药糖葫芦。说起行程匆匆,钓鱼台的“大金叶子”都来不赢看,遂宽慰:“不赶时间呢话,甩完食堂,我尽快整归一手头工

  • 读李小松《读瑟得格兰》

    就人家的“读后感”再啰嗦个人读后感,有跳进连环套的意思,所幸“日志”容许人暴露浅薄与偏见。索德格朗的诗,别人提起,记住了,回头寻来

  • 刻舟求剑,或传彩笔

    (小小外星人  )还算正式的场合,去之前捯饬了一下。认识的人过来寒暄:“美美哒得很!”为了化解该花甲男士自己浑然不觉的网语

  • 导演陈冲,亦思亦诗

    1992年暑假,有个小孩捧着《都市周末》创刊号告诉男同学,如果将来能做导演,要为潘虹、龚雪和报上那位女演员各拍一部电影。那份版式稀松但

  • 喂,还是不喂?

    “据说中老年男人撸猫是因为冇得、或者冇过好夫妻生活。”“这个……太泛弗洛伊德主义啦!”转述“据说”的L同学,其时,我正关心他庭院中

  • “我偏爱格林童话胜过报纸的头版”

    11月8日绝早,收到小孩短信“节日快乐!”。啊。我偏爱50岁时未能如愿再不需要拍案而起的程益中,胜过40岁时借微博小号记述种花植树饮酒及

  • DIY清迈美味——芒果糯米饭

    清迈归来,最喜爱当地的一道美食——芒果糯米饭。这道美食对当地人来说,也是他们的主

  • 教四位斯国帅哥用汉语齐声喊“妞是美女”

    在斯里兰卡,容易结识朋友。 沿途了解到,斯里兰卡民众的收入较低,比如公务员,月平均工资人民币1200元左右。丈夫工作,妻子在家带娃娃

  • 如何DIY自己的婚礼

    马上要到自己的婚礼纪念日了,想起当时自己一手操办的婚礼很顺利,就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从订酒席,到现场布置,再到一切婚礼细节都是自己

  • 我所读见的云南乡村

    “哪个教你仿这份儿喊别人?往上数三代,所有人原先都是‘老纵’!”“往上数三代”是夸张了的概数表达,但我 ...

  • 老昆明的临安会馆

    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的是学校请来杂技团表演的精彩节目。

  • 每个人都能在《阳光灿烂》中推开一扇门 《

    “青春现场渐渐复现,大学、文学、爱情重放光芒。”“20世纪80年代众多文学青年轮番登场,重新出演了一场青春盛事。”一部名为《阳光灿烂—

  • 有关武斗的暗黑记忆

    小辉家住在家属楼临街一面的三楼,斜对面隔着马路就是汽车总站,那里是当地炮派的大本营。一天晚上,小辉的妈妈点着蜡烛去关窗帘,小辉因为

  • 审美观拯救家庭教育

    儿子在成长期(逆反期这个定义不准确,弃之),不服“管”,让我困惑多多。鉴于大多数家长在这个时期的主要事业都是“青少年教育”,不妨研

  • 鸿雁和鱼是两个闲人

    在这样安静的日子里 我从不担心 自己会老去,也不去担心 那些 还没来得及验证的明天和 已经流逝的过往 ☆ 给你一整个的春天 ...

  • 写在手机上的话

    在內心糾結的時候,學會修枝剪葉:在恐懼的時候,學會更加珍惜所有;在心靈荒蕪的時候,學會種植宽闊與希望。快樂與不快,取決于內心的需求

  • 玫瑰花抱枕的前世今生

    据说抱枕中间的花是玫瑰(也有说像牡丹的),图谱原型是这样的注:图片来自网络。照此图准备各色花布,并在一块浅色底布上描图,按照自己喜

  • 台湾行记:最美的风景

    1 舒国治先生《台北小吃札记》说,发掘小吃,实也是为了发掘台北之美;你且观察,凡制得好小吃的店家,其人之模样、笑容也皆比较明亮灿烂

  • 哆啦A梦的最爱——铜锣烧

    漫画主角小叮当最喜爱的美食是铜锣烧,制作方法很简单,家里有小孩的朋友可以试试哟。没有量勺的可以用其他小勺代替测量泡打粉的量,不需要

  • 为赛典赤•赡思丁守墓30年的高荣老人

    松花坝水库一侧马家庵村旁的山坡上,有一座700多年前回回人的坟墓,主人的名字叫:赛典赤·赡思丁,担任过相当于云南省长的职务。

  • 高山榕礼赞

    在我办公桌的左手边,有一株常绿阔叶高山榕幼苗。 那是去年秋天,我住院月余复工后,一位可亲的先生送来的盆栽。他70多岁,骑着单 ...

  • 我不是一个机器伴侣

    我不是一个机器伴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生命被挤压成一个巴掌大的机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姆指一样大小的侏儒;不知从什么时候

  • 网络红包需要上税吗?

    2015年羊年春节也许大多数人都沉浸在抢红包的愉快氛围里。有数据统计,从除夕到初八,全国有超过800万的用户参与了网络抢红包的活动,超过4

  • 娃娃的零嘴(在山上系列——生活)

    一开学,学校球场边就热闹起来啰。10点钟,课间操开始,卖搅搅糖的、卖腌萝卜的老奶、卖鸡蛋片、卖冰棒的、卖炒瓜子、卖盐梅粉的大嫫,还有

  • “人与花心各自香”&“闻香识女人”

    “味”这个汉字稀奇,原只充当声旁的“未”,却确立了“美味”的标准:超越即时,绵长悠远,无论嗅见的、尝到的,还是悟得的。@牧梦 先生有

  • 南方的雪 & 北方的树

    行至人生的秋,隐约理解了鲁迅先生散文诗作里那句“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忘了话题源头为何,某次,胡性能先生校

  • 60后诗人的寒夜聚啸(局部印象)

    我是新诗的笨读者。2020岁末一个周六,该笨读者趁晴日土法洗窗帘,想到傍晚要去听一台诗会,双脚踏、搓厚重布料更卖力。不太懂拒绝,头天友

  • 读@秋颖的新作 • 煮 “朱自清的豆腐

    @秋颖 姐姐发来新作一篇,嘱批评。趁周末,认真读了。在一次家庭读书会上邂逅这位姐姐后,听她不时提起文学艺术的话题,带着一点惊讶,联系

  • 番茄炒蛋 • 低领改造 • “火星

    他们说这道菜可用来考验一个人的厨艺。可能吧,寻常食材、简便烹制,化合得出一千种味道,有可口,也有凑合。勾芡、搁糖、起锅之际洒生葱花

  • 我们与善的距离

    快七年前的南窑的汽笛声犹在耳畔,昨天下午建设路坡坡上又被围得水泄不通。作为近些年在中国及世界陆续发生的随机杀人事件中的两起,伤亡者

  • [俄罗斯] 谢尔盖·马什尼科夫 画作
  • [俄罗斯] 谢尔盖·马什尼科夫 画作
  • [俄罗斯] 谢尔盖·马什尼科夫 画作
  • [俄罗斯] 谢尔盖·马什尼科夫 画作
  • 拱桥,拱桥
  • 蓝花,蓝花
  • 蓝花,蓝花
  • @ 昆明2号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