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文化艺术 查看内容

鸿雁和鱼是两个闲人

2016-1-22 14: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44| 评论: 2|原作者: 记忆暗礁

摘要: 在这样安静的日子里 我从不担心 自己会老去,也不去担心 那些 还没来得及验证的明天和 已经流逝的过往 ☆ 给你一整个的春天 ...
☆ 给你一整个的春天


一朵花用尽全力盛开,就会
变得更美。
一个女人,把身体里所有的血液
都化成脸上的红晕,
就能
打动铁石心肠。


在春天里盛开的花实在太多了啊!
可我多么喜欢你。


桃花盛开,我喜欢你,
蔷薇怒放,我喜欢你,
姹紫嫣红开遍,我喜欢你。


要用百花齐放的全部热情
来爱你,
要把春暖花开的所有美好,
都给你。


我给你清晨的白玉兰,也给你夜半的优昙花。
我给你梨花带雨,也给你荼蘼花事。
要把所有能给的
都给你。


倘若把一整个的春天缩小,
缩小到
一颗心的范围,我就
给你一整个的春天。


☆ 鸿雁和鱼是两个闲人


鸿雁和鱼是两个闲人,
是喜欢
把相思携在身上
四处流浪的人,
他们都不是我的
旧相识。


看庭前的月亮、春天的落花多美啊!
再想想杨柳岸和苏堤的风,
想想一个叫柳咏的
文人,和他那些美丽的艳遇,
佐一杯
任凭谁用心事酿的酒,
就醉了 算了 吧!


额,还是要小心呐~
要小心,谁家轻薄的
少年,会突然
捡起你的手帕儿,突然
向你 递出一枝
开疯了的
桃花,
会 突然伤了你!




☆ 玉兰


终于可以,说出你的美。
类似于头痛和发烧,一种不知所措的
眩晕,因为你带来的幸福,
我病了。  


在这个春天里,我不需要
另一朵花,另一棵树,或者
另一群鸽子,
我只要你。


就这样就很好,就这样
相对站立。
不需要更多的阳光,
也不需要更多的月光
你有足够的光明,而我有
足够的黑暗。




☆ 倘若有一朵白的


好姑娘那么多,
在春天里想当一个坏人
一点儿也
不难。


用细长手指
去挑开
一段绿春风,
这是你的风格。


花儿争先恐后
探出头,
万紫千红都归你倘若
有一朵白的
留给我。




☆ 紫藤


不必燃烧了吧,
最热烈的
也不一定是火焰啊!


用十万亩的春风
来考验一个人的沉静,
百花寂寥,整个
春天也只得
臣服
于你。


繁花倒坠苍穹,在
你的国度里,
紫色比蓝色更加的
接近一个梦境
而爱情生长的高度
要比星星
低得多


不相信神话的人们
笃信
——万物触手可及。




☆ 每一朵梅花


每一朵梅花
都应该
保持住 自己的姿态。
拒绝春天,是体现风范的
首要标准。


在风里开还是在雪里开,
是有说法的。
选择风情还是傲骨,
玲珑心里自有
分别。


心须放在树的最高处
挑最冷的日子盛开,
才能遇见
心里藏着火种的人。




☆ 与尘和光共舞


所谓繁花似锦,所谓春天,
都不值一提
倘若我爱你。


夕阳已至,黄昏徐徐降落。


你,只须……只须
再低下一根枝条
就能
抵达尘的世界,
和光共舞。




☆ 你并非一无所获


春天时身着的
旧衣服,可以脱下来
洗晒、晾干。


潮气如果也
打湿了你的头发和眉毛,
就去太阳底下站一站。


百花已
随春天走远,可夏天也
并非一无所获。


你也并非一无所获。
有光,有热,有凉风和雨水,
正穿越重重云朵而来。



☆ 现在是晚上10


要控制住你的孤独,
以便它的长宽,刚好
能把你
以及你的木房子,
包裹住。


也可以
稍稍再大一点,
以便 让它卷起的花边,
能吸引来
你的心上人。




☆ 在春天,我只听美好的故事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揽秀园里也有蛇妖么?
“打住罢,你。”
在春天,我只听美好的故事。


唉,骑虎戏鹤是无聊的,
踏春阳过石桥是无聊的,
化作双髻小丫头的样子,
蹦蹦跳跳去买糖葫芦,
还是无聊的


将一树一树的桃花搬到
梅湾街是无聊的,看红着脸的姑娘
绣出成对的彩鸳鸯,
也是无聊的。


或者,将所有的杨柳叶子都
变成乌篷船,把春风气得
掉眼泪,这念头
仍是无聊的。


不如 就折一枝开疯了的桃花吧!
恰这时 ,游湖刚刚好,
借伞也刚刚好。
嘿,书生!
你已入了妖怪的法眼。


“敢问郎君家在何处住?
改日登门叩谢伊!”






☆ 可愿一同过冬?


所以说,在风里喝酒和在月下喝酒
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所以说,
孤独和寂寞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一根芦苇的终极追求,
是在冬天里顶一头白雪。


浑身酒气的人思维单纯。
摇摇晃晃,走在通往几处灯火的夜里。


月黑,风高,人已静。打更的人拉腔喊: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哟,过路的,你来!
我有一树寒梅,几壶薄酒
可愿一同过冬?




☆ 以她之名


她的理想是一颗树。
旷野之上,唯一的树。


狂风是她的爱人,也是她的马匹,
一马平川,一望无际。
她的马带着大自然的神性,
有着一副最纯粹、憨直和善良的傻脾气。


在神话和传说生长得
茅草还低的
国度里,
老虎和狐狸没有玩伴,
青草和露水成为
人们的主食。


有一天,她穿着火红的
裙裾打马过草原,
沿途的猎人、渔夫和农户,
都收起了
他们的狗、鱼竿和蛇。




☆ 放牧心事


早晨,雨后
太阳又冒了出来
阳光
洒在青色的山坡上
空气很清新
土地很
湿润


我把自己
平铺在
一片芳香的草地上
开始放牧
绵羊般的心事
看着它们,一哄而散
开始四处游荡


傍晚下山
发现
我的绵羊,不见了几只
长胖了几只
还有几只
依旧安静的在心房里
沉睡,不曾醒来




☆ 日子是这么的安静



有好多的日子
都和今天
一样的安静


在这样的傍晚时分
天色已渐渐
暗沉,微亮的灯光
把灰色的建筑一点点凝固
晚风一吹,窗前的盆景微微的
招摇着叶子


我多想,轻声的和你
说几句闲话儿呀
我们可以
猜测一下今晚是否会有月光
或者明天的天气
会怎么样


在这样安静的日子里
我从不担心
自己会老去,也不去担心
那些
还没来得及验证的明天
已经流逝的过往


你瞧
时光是如此的缓慢和安静
那么,就让我们也
顺着它流淌的方向
静静的朝前


总有一天,时间
安排我们
相遇在 该相遇的地方




☆ 我遇见过它们中的“某些人”


当我走在
路上的时候


在某个
不经意的时刻


我遇见过它们
中的某些“人”


那些奋力漂浮的微尘
那些窃窃私语的落叶
那些四处流窜的风
和那些
蜷缩在墙根里的阴影


它们同样也
各有表情
各自都有着
不一样的故事
和人生



☆ 在白云上奔跑的自己


在这个令人麻木
的下午


我的目光
穿过
办公室的玻璃窗


看见了
另一个
截然相反的自己


她在
白云上奔跑
身手矫健、快如闪电


追逐着
一架轰鸣的飞机
如孩童嬉戏般的
划过天际


我想用目光
追随她留下的轨迹
一路前行


却终于
在太阳背后
失去了她的踪迹




☆ 下雨了


天气好像要
下雨了


人们都急匆匆的
往家赶


我飞快的跑回家
把长裙子
穿了出来


路上的人们
都在看我


看我的裙子
像尾巴一样
拖在肮脏泥泞的地上


我说,
哎呀
你们怎么
还不快回家?


我只是想
趁这下雨的时候
一个人霸占着
这片天地


假装痴狂的
疯狂一下而已!




☆ 把天空撕开


天空
就像
一顶蓝帐篷


我想
像拉开拉链
一样
把它撕开


看看
外面是不是
还有一双眼睛
也在期待




☆ 把心事挂在树上


晚上
我悄悄
把心事
挂在了树上
想要晾一晾


不成想
招来了一群小鸟
叽叽喳喳
闹个不停!




☆ 就当我无聊吧


就当我无聊吧
每天都在这个世界上
庸庸碌碌


花不理我
树不理我
风也不理我
鸟儿也不理我


就当我无聊吧
还在这里写日志
因为
连你也不理我




☆ 孤独


你不要
把孤独放得那么大,
大得,好像整个天空都
装不下它


你要把它变得小一点,
就像
一个苹果,
一颗桃子,
一块蛋糕,
……
或者,一颗糖


没人理你,
就一口吃了它




☆ 原来我不是熬药的人


我原以为
是时间教会我
成为了一个熬药的人
为此,在每一个白天和黑夜
我早起晚睡
将痛苦和欢乐,记忆与憧憬
还有各种材料
比如年少时的爱情和
那些过于轻易的离别
全都放进
身体里的熔炉内
冷热交替、反复煎熬

直至有一天
药香浓郁,将我自己
淹没,突然发现
这天地间刮出的每一阵风
都能
吹出旺盛的炉火
时间的熔炉热浪滚滚
又将我,反复煎熬
才醒悟
原来我不是那熬药人
却也只是
其中一味苦凉的中药啊

那么
老中医,请您告诉我
是谁熬了我这锅汤药
又是谁,用我的药治愈了
他的伤?


☆ 仰望

我要
尽量的
低一些、再低一些
一直低到
比尘埃更低的泥土里
再从那儿
开始仰望

用我
最卑微的目光
仰望每一颗星球般的尘埃
每一株大树般的小草
每一个巨人般的孩童
和每一个高山般的男人与女人

我要
仰望
那直入云霄的大树
和更加雄伟的高楼
仰望天上的朵朵白云
和白云之上的太阳、月亮
与每一个星球

我还要
用一个平凡女人
所能具有的
最卑微和最虔诚的目光
凝聚所有心神
去仰望
——在那日光之上的
看不见的最高端,
传说中众神居住的地方。




☆ 时光

青草、流水、云朵,和轻拂的风
最美的事物都有着
最轻盈的身体
体内蕴含着一千万种柔情。
还淬炼着一把刀,
刀尖是春天新长的草叶
柔嫩,带着羞涩。轻轻的探向你
  
婴孩的手是无害的
除了你毫无防备,岩石和山峰
都铭记着教训,还是逃不脱日渐消瘦
大地也日渐苍老了
他的胡须由青到黄,再到枯萎、寂灭
长了一茬又一茬

我该怎么说呢
当我看见那把锋利的镰刀
一丝不苟又疾如闪电,一次次的
收割过山峰、河流、大漠和残破的城堡
我只能深深的,把头低下来,
埋在一片秋天成熟的麦子中间
收割或者放过,悉听尊便。




☆ 年轮



我需要
天空、阳光、大地、微风和雨露
我不需要
住房、金钱、肉类、蔬菜和粮食
我甚至也不需要
吉他、画笔、碟片和书籍
好吧,你把爱情也带走吧

我将什么也不拿
把行李留下来
把心事留下来
把理想留下来
把爱情留下来
把过去留下来
把未来留下来
把生活留下来
把你也留下来
……
这个世间关于我的一切
都可以留下来


就让我走出家门
走出家门的那个人,将不再是我
我在路边停下来,停在路边的那个人将不再是我
我停下来,练习一棵树的生长
头顶天空、与大地相连,只有它们
是我最亲密的家人,哦,不,它们就是我的一部分
大地是我的根基、天空是我的华盖
我吸收我自己的养分,静静的生长、静静的生长
静静的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
静静的看着孤鹰在天空中不知疲倦的飞
静静的看着人们离开家又回到家
静静的看着疲惫的流浪汉,他们把铺盖放在我的脚下
我将一语不发
静静的生长、静静的生长
静静的等待一个人,来把我伐下


只有到那时
我才能说出我最后的请求:
伐木的人呐,烦请你仔细的
数一数我的年轮
看它增加了几圈,又是否形成了有规律的圆形,
看它是否已经一层层的
包裹住了我最初
混乱而又漫无目的人生?




☆ 爬上一朵喇叭花的脖颈

我决意
去抓一只蚂蚁来当坐骑。
颜色不限。
黄色的温顺、黑色的迅疾、白色的品质优良,
红色的堪比汗血宝马。

我即将远行。
我要探险的地方,是一朵喇叭花的全境。
我将经过一条绿色的道路,爬上一朵喇叭花粉红而荒凉的脖颈,
然后深入那巨大的花朵里,去窥探
幽深的秘密。

露珠将形成一个个流动的湖泊阻挡前路,
蜜蜂和蜗牛将幻化成巨大的怪兽
拦住旅者通行。
前路艰险,没有向导和同路人。

我决意
开启一段新的冒险征程,
用一只蚂蚁当坐骑,
用一个梦想做支撑。


☆ 瓷器女人

夜里
她听见
自己体内
传出一声声
瓷器脆裂般的轻响

随后
斑驳的裂痕
如水纹般漫过
身体和容颜

822日的最后一刻
她发现自己终于
彻底崩溃
化成了一堆细碎的
残片

仅存
一颗血肉心脏
在锋利的碎片中
跳动,被扎得
鲜血淋漓

当红色的血液
漫过她
瓦砾般的身体,
各种碎片便开始
重组、粘连

黎明到来时
她重新出现
在众人的视线

没人发现
今日的她
已不再是过去的
那些她




☆ 少女的墓志铭

如果有一天
你从这座
荒芜的坟墓前经过
请不要停留

更不要
去驱赶那坟头上
淘气的雀鸟和
无名的虫儿

也不要
去碰触那空白的墓碑
并尝试猜测
它的主人是谁

因为
传说中的爱情,是致命的毒药
哪怕是死亡
也不能让为情所伤的人
得到真正的解脱

躺在坟墓中的少女
她把执念,刻在了墓碑上
只有爱过的人
才能看到

她说:
请您记住,这个死去的姑娘
曾经为爱痴狂的摸样!




☆ 泥土的启示



我想把自己
的某一部分

灵魂
或者是看不见的
精、气、神

像播种一样
深埋在
散发着湿润气息的
泥土里


然后,有一天
再像施肥一样
把这躯壳也
掩埋在
它的旁边



等过完冬天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5-6-18 22:45
写得太像诗啦 真有味道
引用 2015-6-18 21:55
不错。值得细读、再读。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