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分享 索玛花成海,谷雨日无雨
盲刺客 2019-4-20 21:55
索玛花成海,谷雨日无雨
走着走着,跟同行的人暂时散了,天地间仿佛只有自己。这是海拔三千上下的岭上,青草、枯草与鲜花,葱茏绿意、耀眼金黄与灿烂粉色,交织成一匹漫无边际的斑斓的锦。 极目眺望,远远近近的逶迤连绵,成了型地记录下大地呼吸的起伏,让人相信自己脚下无限深的地方,有力量深沉、坚毅。在 ...
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一场巴黎的火 · 一张书里的纸
盲刺客 2019-4-16 23:25
一场巴黎的火 · 一张书里的纸
《巴黎圣母院》里,建筑、历史、文化滔滔不绝,成段、成章。书中有个不显眼处,提到国王的近臣偕一怪异长老到圣母院与克罗德神父切磋星相一类神秘话题,说着说着,那个我并不太憎恶反而有些同情的克罗德,将目光自手中书卷移至前方教堂,断言后者终将被前者取代。随后,维克多·雨果拿了趸趸一节篇幅铺张克罗德的 ...
1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你好哇,王小波
盲刺客 2019-4-11 23:30
“想想都激动!我们可以相聚在……方位肯定不合,不过唻,我还是想说,相聚在祖国呢……肾。”说这话时,我的女同学正与我商量同游敦煌,“祖国的肾”,不如此比喻,似乎不足以说明我们的目的地那么重要。 “嚯!一笔连通临安牛家村哪!”说这话时,我的男同学正眼望白塔路上真庆观内的简介碑文,顺 ...
2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漫游记:食&饮
盲刺客 2019-4-11 23:23
猜阿公在世的话会喜欢老挝的伙食,因为清淡的选择比较多。“浓油赤酱”这个词是从他那里学来的,小时候去他家度周末,会被领到食堂“改善生活”,色深味重型菜肴,老人家一般绕开,于是,酱油搁放有限的青椒肉和橘色微甜微酸的松鼠鱼之类,我的一部分口味习惯自彼继承得来。 老挝的传统食物简单清淡 ...
1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童话,童话
盲刺客 2019-4-6 18:00
童话,童话
如果以1943年4月6号圣埃克苏佩里那部图文并茂的“小”书首度出版的时间为“生日”,小王子76岁了。 念书时和修设计的朋友逛清华书屋,莫名其妙地,两个英语都还跟楞半倒的家伙各买下一册法文原著,他是《小王子》,我是《胡萝卜须》。据说掌握《大学法语》第一册便可阅读前者,他于是 ...
2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天清地明
盲刺客 2019-4-4 18:30
天清地明
雨在清明前夕降下,一根根竖琴的弦透明着连接了天与地,履行节气更迭的约定。克制对灰蒙蒙、冷飕飕的反感,我想象庄稼、植物们收取这件来自苍穹的信物的心情。 小时候写“初”字一贯倒下笔横,“初一”“初一”“初衷”“初恋”……不明白它们哪里跟“衣”有关。许多年里,用最后再划下那短短一撇变 ...
2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一位恰佩克,两个李太白
盲刺客 2019-3-31 16:00
一位恰佩克,两个李太白
所以,我给它取名“简爱”。 “他独自在天台上吸烟,要么,是想静静,要么,是想静静。”邪恶地“调戏”了一下这台不久之后的“简爱”,当它飞快将用川音念出的“你个龟儿子”译作“You're a son of bitch”。 果然凌乱了。 自杰瑞·卡普兰《人人都应该知道的人工智能》一书 ...
4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诗人,诗人
盲刺客 2019-3-26 22:30
诗人,诗人
读过袁凌《海子:死于一场春天的雷暴》和张定浩《海子:去建设祖国的语言》,再见到最近两天有人拿“海子是白羊座。这是一个最狂热、最极端、最追求完美的星座……”说事儿,忍不住有点儿藐。当“诗人之死”一类遭遇超过诗人的诗艺持续获得瞩目,当“幸福的闪电”所设置的矛盾一向被视而不见,我不觉得有所谓印 ...
5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相机即护照
盲刺客 2019-3-25 11:27
“嗨,当兵的!”整部电影里,我只记得这句台词,被配音演员李梓以磁性嗓音说出,它属于银幕上那位野性美人叶塞尼亚,她和她的族人,流浪四方,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受讲座名称和海报风格吸引,听了一场“自由之子——寇德卡”。虎良灿先生成竹在胸,在台上有序、激情地讲述约瑟夫·寇德卡,一位作 ...
5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方言,方言
盲刺客 2019-3-25 10:55
“喏!”随朋友嘴一努,我望见那妇人。回乡下吃宴席,热闹喧腾里,不期然瞅到这一幕。 没来得及听清她身旁中年男人说了句什么,想来是打趣乃至打情,或许用到乡间俚语,有不甚文明的地方。她顿时“怼”回去:“我体识你得很哪!”我还不知道“体识”的意思,但猜这话似贬实不贬,语肯定意否定实则又 ...
34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