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旧闻旧事 查看内容

老昆明的临安会馆

2016-11-14 08: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58| 评论: 2|原作者: 箫寒

摘要: 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的是学校请来杂技团表演的精彩节目。


半个世纪多以前,位于金马碧鸡坊附近的临安(建水)会馆曾经是我的母校——建新小学。

那一年我6岁,因在幼儿园里传染了头癣,被剃了亮蛋呆在家里,家里人怕我闹包惹祸,就提前送进学校。当时我们家住在石桥铺,旁边就有一所金碧小学,阴错阳差地却报名进了建新小学。

当时不知道学校原是临安会馆,只知道学校没有大门,碧鸡坊旁有一道侧门,进门一条小巷直通进去。这是一座非常庞大的庙宇式建筑群,前门位于南面的鱼课司街,黑底金字的“临安会馆”牌匾尚在,进大门的第一个院落还住着一些讲阿根建水话的居民。

走上第一级石栏杆环绕的建筑,两旁高大的石柱上雕刻着巨幅对联,只记得字体写得端庄秀丽,具体内容早已忘记。正中间一个高大雄伟的大殿,雕梁画栋,琉璃瓦顶,飞檐翘角。大殿里是老师的办公室,几排办公桌纵向排列,颇有如今白领大办室的气势。大殿前面是一个方形的月台,三面青石围栏,十二生肖石雕栩栩如生。我们入学后的开学典礼就在这里举行,老师站在大殿门口,学生则按班级排列在月台上下周围。

教室分布在大殿东西两侧和前后左右的各个院子里,正对面中轴线两侧,整齐排列着两间大教室,东侧后面的四合院是三层转角楼房,往里走还有一个相对独立的后院,仅有的一间房屋就是音乐教室。西侧套着的院子也是教室,打开西门还有一个篮球场。在我的记忆里,我们上下的年级都有五个班,如果按六个年级平均四个班计算有20多近30个班,由此可见,当年的临安会馆是多么大。

西侧后院开门处,有一个烧开水的锅炉,负责烧开水的校工同时兼任着打上下课的铃声。由此绕到大殿后面,还有一个小礼堂,我第一次登台参加表演的节目《我是一个黑孩子》就在这里,当然,在这个舞台上印象最深的是学校请来杂技团表演的精彩节目。只是这个小礼堂后来被拆除盖成了一座两层楼的红砖房教室。

我们上一年级时的教室在西侧院落里,由于光线不太好,云南省首批女子师范毕业的班主任杨老师写得一手好字,为了照顾后排的学生,杨老师用粉笔在在黑板上写下一个个铜盆大的汉字和拼音字母。

每天上课前,全校师生都要做广播体操,同学们按年级排列在大殿前后左右的空地和篮球场上。最有意思的要数体育课,高年级在篮球场上打球,低年级就在大殿前的月台上,每人手持一个小皮球站好,老师一声令下跑过去撞击一个生肖头像。教体育的白老师当时还是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小伙子,大殿对面月台旁有两棵高大的滇朴树,身手矫健的白老师轻松地爬上去拴了一根绳子让同学练习攀爬。当时的我显得很笨,无论怎么用力都爬不上去。“破四旧”那年,白老师奉命爬到大殿顶上将飞檐翘角上的两个龙头敲掉,围栏上的十二生肖也不能幸免。

临安会馆最后的印象也是在月台上,身着草绿色军装的军代表在大殿门口,扭动着夸张的动作,教同学们跳忠字舞,院子里的空墙上贴满了大字报,教师们战战兢兢地站在旁边没有笑容。

当我们离开学校后,临安会馆被拆,听说负责拆除大殿月台的发了一笔财,因为这月台全是用巨大的青石砌成,不知拉走了多少车石料。

上世纪末,金马碧鸡坊重建,我和几位同学相约来到这里。大量新建的仿古建筑增加了不少,临安会馆的招牌也挂着一块,然而却丝毫也找不到当年的一丝感觉。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8-7-5 18:41
只见过司马巷里首呢司马旅社。
引用 2018-7-5 18:41
今天只一块“燕集临安”的牌匾,悬在酒吧什么的上面,也褪色噜!

“为了照顾后排的学生,杨老师用粉笔在在黑板上写下一个个铜盆大的汉字和拼音字母。”PPT、多媒体时代,如此体恤学生的老师,也很见不着喽。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