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鸟兽虫鱼 查看内容

捉蚂蚱

2012-11-5 13: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04| 评论: 4|原作者: 若初

摘要: 又到深秋时节,不禁怀念小时候捉蚂蚱的日子。 油炸的蚂蚱特别有营养,特别香。在这个物质丰盈的时代,它仍然可以是一道令人垂涎的下酒菜,更不用说我们小时候物质匮乏的年代,那时山上的菌子,河里的鱼虾,田野里的 ...
         又到深秋时节,不禁怀念小时候捉蚂蚱的日子。
        油炸的蚂蚱特别有营养,特别香。在这个物质丰盈的时代,它仍然可以是一道令人垂涎的下酒菜,更不用说我们小时候物质匮乏的年代,那时山上的菌子,河里的鱼虾,田野里的蚂蚱就是我们饭桌上最美味最营养的珍品。
        而这些珍品大多由我们几个孩子提供,鱼虾大多时候由我哥哥来捞捕,而捉蚂蚱的主要任务则落在我头上。捉蚂蚱有季节性,大多在深秋时候才会看到大批的蚂蚱,不过蚂蚱在经过煮熟晒干后可以长期保存,只要捉的多,那么一年四季均可吃到蚂蚱。所以每当秋季来临,为了家里打牙祭的日子多一些,我从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捉蚂蚱的秋晨。总是天不亮就起床,等捉好蚂蚱再去上学。
       在我的印象中,蚂蚱其实分为大小蚂蚱两种,大品种蚂蚱通常是翠绿或者褐花两色,个头比较大,这大品种的蚂蚱我纯粹是捉来玩的,压根就没想到要吃它们,捉到后,我们总把它放在一个盒子里玩,或者想用细线把它拴住,看它扑愣着翅膀,有些时候,它会展露出下面红色的翅膀,很美丽。可大多是不小心就让蚂蚱蹦走了,有时候哥哥会把它的大腿弄掉再给我,这样如果蹦走了也比较容易再捉住。可我还是比较心疼,看见他把蚂蚱的大腿弄掉就和他争吵。可是对小蚂蚱我就非常的残忍了,当拧着沉甸甸的装着捉来的小蚂蚱的袋子回家时,心里的那个美呀!唉唉,人是多么复杂的一种动物啊!
         我们平常捉吃的蚂蚱是褐色的,和树枝的颜色一样,大约只有两、三公分长,蚂蚱的颜色是根据它周围的环境不同而品种不同的,草丛中蚂蚱就是绿色的。而灌木和稻穗上的颜色大多是褐色的,这样它们停在路边的灌木树枝或稻穗上也就很不引人注目了,不过对我来说捉起这些蚂蚱来如探囊取物般容易,别人看着小树杈上隆起的一块,我一眼就能看出是只蚂蚱,捉蚂蚱的时间我选在早上太阳出来之前,那时蚂蚱的翅膀还正被秋露打湿,直接动不了,只要眼力好,捉蚂蚱不费什么劲,直接在树枝和稻穗上摘下来就是。
          不过这些捉蚂蚱的成功经验我也是不断的从失败中汲取的。以前我捉蚂蚱,不分时候,有时在蚂蚱活动力最强的时候去捉,总是没等我下手,那蚂蚱就不知道蹦哪去了。有时看见灌木上停着一只蚂蚱,准备试试用双手合握的办法来捉住它的时候,蚂蚱没捉到,倒是手指头常被灌木上尖锐的刺给扎出了血。笨拙的可以,那样的憨办法我再也不用了,选对时机,练就一双好眼力,比身手敏捷重要多了。当太阳出来,蚂蚱开始蹦跶的时候,我就开始收工回家了,你们就蹦吧!那时心里会突然冒出一句老电影的台词:“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
    于是在每一个秋晨,怀着好心情,在徐徐的清风中,在蚂蚱蹦跶的田野上,我常哼着“垄上行”凯旋归去。唉唉,那是多么快乐的日子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2-10-12 10:23
农民: 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引用 2012-10-12 09:16
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引用 2012-10-11 21:57
张稼文的业余: 农村的娃娃好像都爱捉蚂蚱。
江边记里也写过一点片断,没贴出来。在江边,蚂蚱也是分大小,同时,分饭蚂蚱--也就是若丝说那种褐色的--和油蚂蚱,即那种绿色的 ...
哦,原来那两种蚂蚱是那样叫的吗?说句实在话,在读大学以前我基本没说过汉语,蚂蚱我们白族都有别的叫法,在您江边记的文章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才知道了原来很多东西在汉语里是怎么称呼的。
引用 2012-10-11 21:43
农村的娃娃好像都爱捉蚂蚱。
江边记里也写过一点片断,没贴出来。在江边,蚂蚱也是分大小,同时,分饭蚂蚱--也就是若丝说那种褐色的--和油蚂蚱,即那种绿色的

查看全部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