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私人收藏 查看内容

付晓海:组团

2012-12-13 12: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27| 评论: 25|原作者: 付晓海

摘要: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汪峰《存在》中的这句歌词一枪击中了我。 那天翻出收藏的造像在供桌上合了个影,才发现供桌已经很挤了。财神系列、佛像系列、香道系列、文房花钱系列、佛教花钱系列…… 一不小心,才 ...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汪峰《存在》中的这句歌词一枪击中了我。

那天翻出收藏的造像在供桌上合了个影,才发现供桌已经很挤了。财神系列、佛像系列、香道系列、文房花钱系列、佛教花钱系列……

一不小心,才发现自己今年一直在忙于组团。

女人可能随手买了一条裙子,然后就开始为配衣服、鞋子、围巾、袜子乃至发夹而烦恼,我的组团过程其实也差不多。常是头一热买了件东西,然后就开始被牵引着组了一个系列。鬼使神差一般。看似过程热火朝天、有条不紊,往往却等事干到一个段落回头一看,才知道开局的无端。

我在忙着组团,组完却不知道去哪里。

中午跟个卖古玩的朋友聊天,把手机上的藏品照片给他看,他说:“有货是好事!好东西现在是越来越少了,等你什么时候出来开店,你的东西应该有点档次的。”我说:“我哪天开始开店了,最多好卖三个月,等好点的东西出得差不多了,我还不是像你一样。”我们相顾默然。

前几天朋友惠让了一个清代“阿弥陀佛”的花钱给我,比起我之前天价购进的那个便宜了不少,朋友笑称给我“低位平仓”。拿回家一对比,两个花钱尺寸、大小、字口完全一致,根本就是一个母钱所出。几百年的时间里,它们可能在铸造完毕后就彻底流转在不同的人手中,最终在我这里两兄弟相遇了。但我也心知,它们终将还是会分开。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缘?缘起缘灭又有什么意义?当我都觉得与它们的偶遇毫无意义的时候,又是谁组了我们的团?

“我在找‘阿弥陀佛’花钱”,近三个月来,这是我跟朋友说得最多的一句话。经过大海捞针组成系列了,我又要去组什么团?

 
 
1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2-12-20 00:45
过程才是重要的
引用 2012-12-14 22:44
先献花
引用 2012-12-14 10:05
呵呵,古玩要是也有批发市场就好了
引用 2012-12-13 23:11
还没玩完嘛,每样应该凑够99个。
引用 2012-12-12 23:15
呵呵,也是啊
我反正在玩古玩的圈子里是玩文字的,在玩文子的圈子里是玩古玩的
引用 2012-12-12 23:10
拈花微笑是悟,棒喝也是悟嘛。
老子说大音希声,但若无他的五千言留下,也就彻底无声了。
引用 2012-12-12 22:59
美人非非: 是哦,你离文物最近,我们在网络上被你牵引着接近文物,一不留神,就成了文物的团员。你要是不在网上玩文物,我们的团员身份就被取消了噻。
我也就是班门弄斧而已
真正懂的人,玩得好的人,不说
引用 2012-12-12 22:56
付晓海: 我在核心?
组得晕头转向
还是一起当团员的好
是哦,你离文物最近,我们在网络上被你牵引着接近文物,一不留神,就成了文物的团员。你要是不在网上玩文物,我们的团员身份就被取消了噻。
引用 2012-12-12 22:53
美人非非: 嗯,当好团长带好兵吧。
收藏无止境,在古玩面前,人才是烟云转瞬散。我们才是文物组的团,你在核心,观者如我,在外围。我们都是团员呐
我在核心?
组得晕头转向
还是一起当团员的好
引用 2012-12-12 22:47
嗯,当好团长带好兵吧。
收藏无止境,在古玩面前,人才是烟云转瞬散。我们才是文物组的团,你在核心,观者如我,在外围。我们都是团员呐
引用 2012-12-12 22:17
美人非非: 好奇之后又感无趣,也是一种随缘。进退无不在缘中,为何又在此处执着呢?还是没有随缘。
也许只是时候不到,你尚未得到一个能看清更大组团的高度。组团的意义在于 ...
哈哈,好像也是啊!
今天,还有个朋友颠了我一句“好团长”
还是不要执着的好
只是我觉得这些年一直困在原地,总在组各种各样的团,收藏也只是一种吧
还是要——随缘而喜
引用 2012-12-12 22:12
好奇之后又感无趣,也是一种随缘。进退无不在缘中,为何又在此处执着呢?还是没有随缘。
也许只是时候不到,你尚未得到一个能看清更大组团的高度。组团的意义在于,它有无限的可能性和偶然性,人无法预置,这也正是玩物的意旨和诱人之处。
你此时的纠结,正因可能性尚未显现。也许,机缘就快来了呢。
引用 2012-12-12 22:05
美人非非: 上帝造物之时在想什么呢?
没有目的和方向,也许正是组团的意义所在。也许,类似于随心而来的文字,发于心,行诸笔意,终成精妙。把意义交给偶然性。
又或许,随 ...
随缘而喜当是正道!
但对我来说,难的是一开始就“随缘”,要是我一开始就以随缘的心去组团,也就不会郁闷了。但在组团之初,简直恨不得上天入地,掘地三尺地去组,所以组完后以“随缘”的眼光来看,觉得自己简直不可理喻。
有朋友说我玩古玩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好奇”,我却知道“好奇”恰恰是我玩的乐趣所在,但最终玩过了以后又深感无趣
引用 2012-12-12 21:55
上帝造物之时在想什么呢?
没有目的和方向,也许正是组团的意义所在。也许,类似于随心而来的文字,发于心,行诸笔意,终成精妙。把意义交给偶然性。
又或许,随缘而喜才是正道。
引用 2012-12-12 21:48
美人非非: 生命本身不过是一群粒子的偶然聚合,一种暂时的空间关系:我们的身体是一种聚合;你的财神、花钱、香炉们也是一种聚合;在我这里,花朵、虫子们与我也是一种聚合 ...
组团的过程看似很好玩,但费尽心机组了以后也常会迷惑的,自己究竟想干嘛?这样回头看最初的动因,才觉得非常无厘头,毫无方向和目的可言。所以我组了团之后总是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还下一步还要去忙着组什么团
引用 2012-12-12 21:39
生命本身不过是一群粒子的偶然聚合,一种暂时的空间关系:我们的身体是一种聚合;你的财神、花钱、香炉们也是一种聚合;在我这里,花朵、虫子们与我也是一种聚合;在网路上,我们或者意趣相投,互为呼应,又是一种聚合。哦,在你的话语里,这叫组团。       关键在于,组团有了新的意趣,入心而忘我,有了生的小小的欣喜愉悦。这便是那种叫做意义的东西了罢?
引用 2012-12-12 20:38
松吉多吉: 定是空明,不是昏沉
我还分不太清楚,感觉似昏非昏的那下子,自己好像风筝一样,联系自己与世界的纽带就是鼻息,而且鼻息有时候都会似有似无
引用 2012-12-12 20:19
付晓海: 同分妄见、别业妄见
就是这个意思!
忙了半天,竹蓝打水一场空
明明知道“道”是非空非有,最近打坐时却常迷惑是不是“定了”?也不知昏沉是否就是定?
定是空明,不是昏沉
引用 2012-12-12 13:48
若初: 真还是好点东西了嘛,喔,你还想卖啊?还想让它们分开?
现在当然是没想卖啦,但我终究也就是过手之人而已
引用 2012-12-12 13:46
真还是好点东西了嘛,喔,你还想卖啊?还想让它们分开?

查看全部评论(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