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鸟兽虫鱼 查看内容

昆虫的世界人类不懂

2013-10-27 10: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77| 评论: 0|原作者: 朱莉娅

摘要: 张晋豫拍虫子已经有7年了。他的祖上是北方人,作为南下的第三代,张晋豫在普洱出生长大,从小在邻居的暗室里打下手洗照片,耳濡目染也迷上了“照相”。拍虫子跟去散个步没什么两样

        张晋豫拍虫子已经有7年了。他的祖上是北方人,作为南下的第三代,张晋豫在普洱出生长大,从小在邻居的暗室里打下手洗照片,耳濡目染也迷上了“照相”。

 

拍虫子跟去散个步没什么两样

2007年,偶然间和一群摄友拍到了虫子,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因为喜欢拍虫时那种心里的安静,以及镜头下活色生香的昆虫世界。

昆虫很小,必须用微距近距离拍摄,经常要趴到草丛里去找这些小家伙,因为手必须保持稳定,拍摄时不能呼吸,他甚至有憋晕的经历。用微距拍摄,不完美会被加倍放大,废片率很高,有时一天辛辛苦苦拍100多张,能找出五六张不错的就挺好了。

得益于普洱优良的生态,这个喜欢骑着摩托长途旅行、玩飞机模型的大男孩,常常下班后邀约喜欢拍虫的朋友出城,在草丛里拍到12点尽兴而归。出城就是昆虫的天堂,也是这帮拍虫者另类的游乐园。

梅子湖、太阳河(原菜阳河)边等,离城很近,跟晚饭后出去散个步没什么区别。

在普洱城里,张晋豫也常常能逮着蝴蝶之类的来拍摄。城市越发展,作为生态良好与否重要指标的昆虫就离人类越远。普洱这样的城市,让张晋豫等生活在其间的人们,既能享受城市的便利,又能与生态融为一体,着实让人羡慕嫉妒恨。

 

活色生香的昆虫世界

7年来,张晋豫拍下的昆虫世界,跟我们常人看到的昆虫固有形象,完全不同。

他拍到过俗名“打屁虫”的蝽,它的肉虫漂亮得像一个粉色的小姑娘在行走。他甚至还拍到过蝽尿尿的一刻。他的镜头记录了螳螂交配时,母螳螂吃掉公螳螂的残酷一幕;也记录下叮你一口就会起个大包的“洋辣子”,在叶子上晒日光浴,展开的姿态像一朵盛放的花。

藉由微距,昆虫的世界在张晋豫的镜头下得以呈现,你甚至能看到它们的表情。搬运幼虫的蚂蚁;毛茸茸、红色的蜘蛛;刚孵化出来、晶莹剔透的裹着淡黄色外壳的“小强”;“手”的上半部肌肉异常发达、下半部却异常瘦小的象甲,像个未来世界里来的机器人;一只不知名的昆虫,伏地凝神,背部小而黑亮的眼睛注视着四周,随时准备着猎杀……

拍得多,张晋豫也成了半个昆虫专家,豆娘、蜉蝣、蚁后、蚰蜓……每一个,他都能给你讲上半天。

 

“水乞丐”的爱情表达

蟌是张晋豫拍过的最漂亮的虫子之一,它俗称“豆娘”,颜色鲜艳,身体细长,体态优美,且翅膀颜色多变,很多昆虫爱好者都喜爱观赏及拍摄它。由于下唇面罩似的捕获器像沿街托钵的乞食者,乡间常戏称之为“水乞丐”。

色蟌俗称“艳娘”,尾巴的粗细有如圆珠笔的芯,翅膀闪亮。雄性色蟌身体流露着一种强烈的金属质感,阳刚味十足,让人赞叹造物的神奇。

它们美丽也残忍,饿起来,大豆娘甚至会捕食小豆娘。但示爱的方式却比人类更浪漫,交尾时彼此的身体会摆出一个“心”形图。

 

蜉蝣之羽,麻衣如雪

如果不是拍虫子,张晋豫可能不会注意到,夏天水面上到处飞的那种小飞虫,叫做蜉蝣。如果不是有微距, 他也不会知道,这种小小的生物,竟是麻衣如雪这般美。

蜉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所记载的朝生暮死的生物,凄凉优美。

蜉蝣个体短命,种族寿命却很长,早在3亿年前的古生代石炭纪,蜉蝣便已振翅穿行于蕨类植物形成的森林中。蜉蝣幼期(稚虫)水生,生活在淡水湖或溪流中,由于它们喜欢在含氧量高的水域中生活,因此是测定水质污染程度的指示生物。

《诗经》里说: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

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蜉蝣稚虫期从数月至1年或1年以上,蜕皮2024次,多者可达40次。稚虫羽化为亚成虫,出水后停留在水域附近的植物上。一般经24小时左右蜕皮为成虫。成虫不食,寿命短,一般只活几小时至数天,多数只活一天。《淮南子》记载:“蚕食而不饮,二十二日而化;蝉饮而不食,三十日而蜕;蜉蝣不食不饮,三日而死。”

经历那么多次痛苦,却只能活一日,甚至几个小时。在这短短几小时的“人生”里,蜉蝣还要经过两次蜕壳,练习飞行,恋爱,交尾,产卵……直到死亡。

蜉蝣翅膀薄又轻,衣裳华丽真鲜明。我的心里多忧愁,可怜何处是归程?

蜉蝣展翅翩翩舞,华丽鲜明好衣服。我的心里多忧愁,可怜何处是归宿?

蜉蝣穿洞向外飞,双翅洁白似麻衣。我的心里多忧戚,我的归宿在哪里?

它的一生,真是艰辛。

 

蚁后的王国

张晋豫拍过很多蚂蚁,看起来一样的蚂蚁,在微距之下,其实每只都不同,它们各有自己的长相和气质。其中有一只,健硕的腿,躯干像个超级大摩托,霸气侧漏。

有一次,张晋豫无意中拍到一只不一样的蚂蚁:红得近乎透亮的身躯,大大的腹部,头型、眼神都透着优雅淡定,让他久久不能忘怀。后来请教专家,得知这是蚁后。

你看,昆虫也跟人一样,美的、有气质的,总是让人更记得住。

蚂蚁是典型的母系氏族社会,蚁后是群体的缔造者,一个蚁巢里,只有一只母蚁,就是蚁后。它负责繁衍族群,其他的工蚁则负责觅食、迁徙、保卫等所有劳作。蚁后就像中国古代的皇上,多数时间呆在城堡,轻易不出门。所以平常我们看到的,几乎全部都是工蚁。张晋豫拍到蚁后会那么激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蚂蚁是典型的一妻多夫制,每只雌蚁成年后,身边都会簇拥着许多耐心等待交配的雄蚁。

雄蚁交配后很快死去,雌蚁则建立自己独立的蚂蚁王国,成为蚁后,王国中所有成员都是它的子孙。一只蚁后,可以繁衍出成千上万甚至几十万只蚂蚁。

蚂蚁是典型的群居动物,很怕孤单。如果把它们单独隔离开来,很快就会不吃而死亡,即使同伴少了,也会影响它们的活力,同伴越多它们越活跃。超强的繁殖力和活跃的集体生活,让蚂蚁从一亿年前存活到现在,而且生活得很好。

兴旺的族群,各有各的“淫荡”;已灭绝或濒临灭绝的族群,各有各的“不行”。

 

好色蚰蜒,翩翩郎君

张晋豫拍蚰蜒,纯粹是被那个蚰蜒好色的传说引发了好奇心。

俗称“草鞋虫”的蚰蜒,中药叫玉精,炮制后名“玉精炭”。

蚰蜒样子丑丑,在远古的传说里,一只蚰蜒却化做目如朗星、面似满月的美男子,溜进了一个妙龄姑娘兰子的闺楼。美男说:“小生姓游名延晶,家住墙角阴湿村,父母已故去,可怜孤独身。”含情脉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少女,哪里抵挡得住这般深情。后来的故事,足以拍成一部超长神话连续剧。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