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旧闻旧事 查看内容

绷沙发(山上系列)

2013-12-26 15: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28| 评论: 7|原作者: 捻花微笑

摘要: 许多年以后,我爹绷的沙发,还放在云南玉溪新平的一间房子里,我93岁的奶奶就经常坐在沙发上,跟来来往往的人说话。坐在沙发上,吃饭,咕噜咕噜地抽水烟筒。青烟,悠悠从沙发背上飘出门外。青烟,在我奶沟沟壑壑的脸 ...


       许多年以后,我爹绷的沙发,还放在云南玉溪新平的一间房子里,我93岁的奶奶就经常坐在沙发上,跟来来往往的人说话。坐在沙发上,吃饭,咕噜咕噜地抽水烟筒。青烟,悠悠从沙发背上飘出门外。青烟,在我奶沟沟壑壑的脸上蒙了层纱。沙发,是我奶生活的一部分。

       来来往往的人,在沙发上坐下去、站起来。沙发里的弹簧依然柔软、弹性十足。真正的,像一个沙发。

       沙发,是我爹在33年前绷的。

      1979年,山上开始流行沙发了。用彩彩的花布包着,2米长,有靠背,坐下去,软软的、有弹性。比起硬板凳,好坐多了。

     礼拜天。车间厂区空无一人。

     四排长长的厂房,分别盖在四边,即是厂房、又是围墙。四排厂房中间,围成了一个长方形,空地天然地成了车间里的一个小广场。礼拜天,空旷的地上,铺着层细小的公分石。阳光下,微微泛白。

        车间靠后山的一排厂房前,阳光晒着我爹的背,天很蓝,车间里安静得很。我爹在蓝蓝的天空下,用钢丝在做弹簧。

加工厂里购进了些钢丝,供工人们做沙发用。我爹从加工厂里买回一卷钢丝,借来一个绕弹簧的铁模子,要为家里做个沙发。

      车间的空地上,我爹支起个两米长的木架子,一边安上绕弹簧的铁模子,另一边安上小摇床。穿上钢丝。灰黑的小摇床拉到弹簧模子上,用力拉,钢丝就一圈一圈绕在了模子上,绕着绕着,变戏法一样,直直的钢丝变成弯弯曲曲的弹簧。

         一个沙发,要用72个弹簧呢。坐位上3排,一排12个。靠背上3排,一排12个。那一年,我爹每个礼拜天都在做弹簧。做了三个多月,做够了72个弹簧。

       做沙发,是一家人的大事。我妈也没闲着。去云冶的工地上上班,见到装水泥的麻布袋,就跟工人要了回家了,把长长麻布袋拆开,就是一块长方形的粗布。这个好材料是要做沙发的里子。

       麻布袋子也攒够了。

        我爹开始打沙发了。从加工厂买来木板,做成了沙发坐和沙发靠背,把弹簧一个一个钉在沙发上,一排12个。弹簧缝隙的中间,是从西站的一家商店买来、专门用来足沙发的干草。淡黄的草,很有韧性,足在弹簧中间,和弹簧一起贡献着韧性。大半年的时间,我爹我妈的沙发绷好了。

       沙发绷好了,棕色麻布的面子,靠墙放在卧室里。啊哟,家里边,一下洋气起来啦。

       “哦~~哦,我家有沙发了。”见着二楼的邓老三,我凑上去跟邓老三抖草。见着隔壁的老四,我跟她说:“我家有新沙发了。”

        我爹做的这个沙发,大了点。他们费心费力地做了大半年,绷出来的沙发也不好坐嘛。坐的垫子很宽很宽,我和小弟要半躺着,头才勉强靠上沙发的背;如果要坐在坐垫上,就靠不着沙发背了,只能直直地坐着,麻布织得粗粗的,有些戳屁股。坐沙发跟坐板凳也差不多嘛。

        “唔,这个沙发,怕是大人做给自已靠呢。”我想着。

        第一个沙发做成了。我爹兴趣来了,还要做一个给他妹妹。

        礼拜天,我爹又在空旷的车间里做沙发了。车间里安静着,一群麻雀,旁若无人,在厂房边的十几米高的洋草果树上,做巢、下蛋、褓小雀,喳喳喳地叫。

         树的一边,我爹在为他最疼爱的妹妹做沙发。我爹的小妹才结婚,家里要有个像样的傢具呢。

         这次,我爹做沙发有经验了。两个多月的时间,72个弹簧做够了,半年后,一个漂亮的沙发绷好了。我爹从车队找了张大货车,把沙发送到在海口300号工作的妹妹家。沙发成了他小妹家最实用的家俱。

       二十年后,我爹做的沙发从海口搬到了新平。新平,是我爹的老家。我爹也回老家了,他在县城磨盘山的山腰上,,跟我30多岁就走了的爷爷在一起。

      每年冬至,我和小弟花上半天时间,一步一步爬上山,穿过绿油油的树林,给我爹挂上一串纸钱,点支烟,放在他的坟前。

      上坟回来,靠在沙发上休息。沙发软软的,富有弹性。

       唉,我爹绷的沙发,用了快33年了。


      "足“,昆明方言,意为”将某种物品塞入袋子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4-1-21 15:11
桑田: 佛祖捻花,迦叶一笑。
  
引用 2014-1-8 14:09
捻花微笑:    谢桑老师点评网名
太客气了,小桑桑就可以。
引用 2013-12-31 11:55
桑田: 佛祖捻花,迦叶一笑。
   谢桑老师点评网名
引用 2013-12-27 11:39
桑田: 佛祖捻花,迦叶一笑。
  
引用 2013-12-27 11:39
张稼文的业余: "足“,昆明方言,意为”将某种物品塞入袋子中“。

其实,不需要用“足”,准确的字是“筑”。
谢稼文老师
引用 2013-12-23 14:13
"足“,昆明方言,意为”将某种物品塞入袋子中“。

其实,不需要用“足”,准确的字是“筑”。
引用 2013-12-23 13:07
佛祖捻花,迦叶一笑。

查看全部评论(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