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旧闻旧事 查看内容

那些危险的年少时光

2014-2-17 13: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1| 评论: 3|原作者: 若初

摘要: 现在很多父母都头疼自己的儿女是问题少年,总认为他们叛逆,不听话,做些匪夷所思的事,其实年少时我们并不太清楚做什么事情是坏事,如果父母疏于管理,而我们又意志力薄弱,那我们就很容易和自己的一些朋友做些诱惑 ...
       现在很多父母都头疼自己的儿女是问题少年,总认为他们叛逆,不听话,做些匪夷所思的事,其实年少时我们并不太清楚做什么事情是坏事,如果父母疏于管理,而我们又意志力薄弱,那我们就很容易和自己的一些朋友做些诱惑力比较强的事。
      我记得读初中时有一段时间我也很叛逆,经常逃课看电影,几个同学总在一起约着不读书,然后讨论着一起去哪里打工。因为有放弃读书的打算,很多时候我们就逃课到田野里逛荡,或者晚上去看电影,我们的班主任也曾经找过我妈妈谈话,说我逃课太多,但那时我逃课在家做活的时间也多,我妈以为班主任说的就是那些时候,所以就支支吾吾地帮我解脱。
       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在一起玩的五个人中已经有三个开始谈恋爱,她们也经常动员我去谈恋爱,但毕竟我太小,对谈恋爱还不感兴趣,何况潜意识里觉得谈恋爱的人可以划入坏孩子之列,我还不想给自己的父母丢脸,所以就没同意。她们就经常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已经开始谈恋爱,你为什么还要当乖乖女?让大人们觉得我们是坏女孩,而你不是,你这样做,太不够朋友了!我就对她们说,等我到你们年龄时我自然会谈。
     记得某年的54青年节的一天,我刚刚加入共青团,那时离我14周岁还差一个多月,加入共青团和现在入党一样难,我是多么 开心啊,我们班就只有我一个,晚上她们又约我一起逃晚自习看电影,我有些疑难,我觉得老师给了我那么大的信任和鼓励,我是不是该好好读书了。但经不住她们的再三邀约,我还是决定和她们一起去看电影,但我没想到那天她们是有预谋的,孩子之间也会有算计,这是真的。去看电影时,出乎意料,竟然我们班最跳的那个男生帮我们买票,那个男生在我们学校是出了名的跳,他爹是我们镇上某个所的所长,和我妈妈的工作还是有所接触,所以我小时候就认识他,他有个弟弟因为小时呛了颗花生米不在,所以他就成了独生子,父母太惯他,在学校经常打架生事,还和别的两个男生结拜成兄弟,他是老大,他经常捉蛇放到女生的文具盒里,有时也会突然走到我面前举起手作势要狠狠打我的样子,我瞪着他,他又把手放到头上说是抓抓头,考试的时候直接拿出本子抄写,我们英语老师把书没收放到讲台上,他又上去拿,和我们老师抢成一团,拉他出去,不给他考试都不行。打扮也奇装异束,他们每人量了两三米长的红布系在运动裤上当着裤腰带,我们语文老师在课堂上只说了句系红裤腰带的是古时候的轿夫,结果下课后,他们三个就追着我们语文老师打,因为语文老师剃了个光头,他们就骂他是少年犯。他们三个活脱脱就是神经病,我们周六放学回家,总躲在桥头拿石头没头没脑地擂我们。总让我们在那一路段以百米赛跑的速度飞奔。这几个人我们避之唯恐不及,但今天他们竟然会和我们一起看电影。后来她们说是我们班的这个男生约的,也没什么,以后在一起玩,他们就不会拿石头擂我们了,我也没多想,觉得她们说得有理,看完电影,他们说去白石江边走走,我也同意了,还跑回宿舍拧了个小桶,想在回来的路上顺便打桶能喝的水回来。
        去江边的路上,他就一直走在旁边和我说话,并且过来抢我的桶要帮我拧,我感觉有点不对,并且我的女同学好像故意想甩开我们,那让我非常的紧张,走到水井边,我说我不去江边了,我要打桶水先回去了,我打着水时,他就站在我旁边,而别的同学已经走远,我很害怕,但故作镇定地说那你去找他们玩,我先回去了。可是他突然过来抢我的桶,拉着我的手说,玩一会再走,或者是闲一会再走,总之白族话的玩和闲是同一个发音,他之前和我说话时我就想到了春春,我之前就非常的害怕和紧张,但他居然真的来拉我的手,我心里的恐怖已经达到了顶点,我就尖利地哭出声来,并蹲下去抓起石头就砸他,说来我之前之后都没大声哭过,我觉得大哭是很丢人的事。可那是在夜里,在井边,旁边没人,我大声哭是想引起别的同学们的同情赶紧来救我,当然她们也飞快地跑过来,问发生了什么?太多的恐惧还是让我哭得停不下来。老大说,没什么啊,她要回去,我只是说让她再闲一会,我的最大的那个同学就不耐烦地对我说,别哭了,再哭别人还以为他把你怎么了,她的一句话把我吓得不敢哭,但是我觉得她这句话里有对我名声诬赖的成分,明显的不是吗?她们才离开两三分钟。何况她们不等我,我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她们是故意的,我当时心里就有和她们绝交的打算。当时我二爹是我们镇上的镇党委书记,我大爹是教办室主任。我回去洗心革面地对我妈妈说,求校长让我调离那个班,不想和这几个人在一个班了,我还是要好好读书,再也不和她们玩了。从那次后我就乖了下来。再也不逃课了,或者是春春的事情给了我警戒吧!没让我陷入危险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4-2-8 22:05
松吉多吉: 差点啊,好险。
哈哈!过了那么多年月,现在只是笑笑了!
引用 2014-2-8 12:20
我顶多喝醉了倒在马路上
引用 2014-2-8 08:34
差点啊,好险。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