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山水风情 查看内容

隔绝的岛 驿动的心

2014-2-17 14:1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6| 评论: 9|原作者: 浅绛

摘要: 帕默斯顿像是一颗撒落在世界尽头的珍珠,是世界上最与世隔绝的岛屿之一,每年最多能得到补给船只的两次补给。这个遥远而充满未知的小岛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然而漫长而危险的旅程却让大部分人望而却步,只有那些最勇 ...

    帕默斯顿像是一颗撒落在世界尽头的珍珠,是世界上最与世隔绝的岛屿之一,每年最多能得到补给船只的两次补给。这个遥远而充满未知的小岛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然而漫长而危险的旅程却让大部分人望而却步,只有那些最勇敢的游客,才能到达那里。更有趣的是,岛上的62名居民大多都属于一个人的后裔——一个150年前曾在这里定居的英国人。

 

    9天风雨飘摇的极端旅程 

    帕默斯顿是个陆地总面积只有大约2平方千米的太平洋珊瑚环礁。它是库克群岛最偏远的岛屿,距离新西兰东北将近4000千米被珊瑚礁连接起来,环绕出水面平静的环礁湖。因为珊瑚礁高出了水平面且表面粗糙,以至于水上飞机无法着陆。更何况,这里太过遥远,因此没有哪一架直升机能够正常飞到这里,因此走水路、坐船是到这里唯一的途径。

    想要来到这里实属不易。我们从伦敦出发,经过整整两天飞行来到了塔希提岛,从这里改水路前往帕默斯顿。整个航程共9天,这9天,是摇摇晃晃,无法站立的9天,是沉浸在被热带风暴袭击的恐惧中的9天……只有最坚定的游客才能经受住这极端旅程的考验,到达这片由数千英里海洋精心包裹的小小绿地。

                                    珊瑚环礁形成的中心湖,橙色标记处为帕默斯顿岛

 

    好天气里才能找到小岛

    环礁4个主要岛屿构成,帕默斯顿是其中唯一有人居住的岛屿。

    小岛太小,因此只有在两英里内,天气良好的状况下才能找到它,如果在恶劣的天气,或更远一些它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多年来,至少上百条在这撞上隐藏浪下的暗礁而失事船只的各种零部件,发动机,甲板和桅杆等都被岛民回收并重新利用起来,在这里所有物资都不会被浪费

    学习如何安全地在天然码头停泊是项技术活,需要多年的实践经验。为避免触礁,即使我们的船仅10米长,也必须停泊在海岸外500米。当我们最终停下来,一艘小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迂回的避开左右的礁石,发动机尖叫着,朝我们驶来。“你们好,你们好,我是你们的导游。我接你们,把船钩在这,然后一起去吃午餐。在这儿,我会照顾你们,”鲍勃·马斯特斯朝我们喊,他的蓝绿色夏威夷衬衫和这里清澈得透明的海水简直是绝配。

    鲍勃是岛上仅有的3个家庭中一个家庭的头,3个家庭争夺着每年来到这里的为数不多的游客,赢家可以负责向游客提供服务。

  

                                        我们换乘了鲍勃马力十足的小艇,朝岸上驶去

   

小岛始祖威廉姆·马斯特斯

岛民们都以他们的仁慈和慷慨而自豪。岛上慷慨大方的礼仪、法律体系和其他传统通过世代口口相传保留下来。这些传统都是一个来自于10000英里之外,英国莱斯特郡人威廉·马斯特斯的遗产。

150年前的1863年,威廉·马斯特斯来到帕默斯顿岛,并成为这里第一个永久性居民。当时,英国商人约翰·布兰德雇佣威廉来帕默斯顿种植棕榈树,生产椰子油。威廉与他的波利尼西亚妻子、以及妻子的两个堂姐妹一起搬到了这里。开始的几年间,布兰德的商船每六个月左右就会来运一次椰子油,但随后运货次间隔渐渐变长,从最初的六个月变成三年,最后再无商船问津,因为约翰·布兰德死了。 

后来,马斯特斯被维多利亚女王授予了帕默斯顿所有权,他妻子的两个堂姐妹也变成了他的妻子,他们一共生了23个子。在他去世之前,他将岛分成三部分,每一个妻子各得一部分现在,岛上绝大多数居民都是威廉的后裔。

 

                   始祖威廉姆·马斯特斯

 

    白色沙滩和椰子的天地

    我们换乘了鲍勃那艘马力十足的小艇,朝着静静的白色沙滩飞速驶去。小艇经过处碧波涟漪,船下是数以百计、各式各样的鱼,一条鲨鱼从黄貂鱼群里滑了过去。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白色沙滩和椰子的天地,” 当我们到达鲍勃的铁皮屋顶的家时,说。

    “小子,给这些伙计弄颗椰子解解渴,”鲍勃对儿子说,他的儿子很快从椰树顶砍下一个椰子坐在塑料花园椅上喝了起来

    “你知道,我爱这个地方,所有想要打斗的人都应该来帕默斯顿,来游游泳,打排球。人们不需要战争和杀戮,帕默斯顿从没人打架鲍勃说

    在无边海洋环抱中我听着吹过棕榈树叶,一个岛民唱起她最喜欢的歌。并非想象中的轻柔欢快的旋律,而是富有节奏而有些俗气的欧洲流行舞曲“轰隆、轰隆、轰隆,维加男孩了”

    帕默斯顿也配备了许多现代设施:一天仅供应几小时的电力和互联网,甚至还能收到一点点手机信号。然而,目前为止,帕默斯顿还没有商店,整个岛只有两个厕所,饮用水由雨水收集而来。钱只是用来从外面的世界购买物资,而不用于彼此。“我和家人一起住在帕默斯顿,这令我很骄傲——我们一起工作,相互分享,我们彼此相爱。当没有大米或面粉了,我可以去隔壁问他们要,只要他们有,都会给我。我很高兴这里没有买卖。供给船已经6个月还有来了,但我们并不会为大米或牛排哭泣,因为我们有椰子和鱼,”他笑着说。

    鲍勃住在帕默斯顿主街道的另一端。所谓主街道其实是一条沙子路,长度不超过100米,沿路仅有几个建筑。“这条路是主道,这里没有公交车,在帕默斯顿不需要为公交车等待,”鲍勃由衷一笑。教堂坐落在主街道的右边,它是当地社区生活的中心,也是岛上最新、最坚固的建筑之一。漆成白色的钟挂在玄关上,那是岛上最老的一个物件,其他东西都是从后来沉船上打捞而来的。帕默斯顿需要直接承受热带风暴的全部力量,因此岛民们尽量将房子建在树木环绕之中。1926年一场飓风袭击了这里,巨浪将老教堂连根拔了起来。“海浪曾猛烈的袭击了帕默斯顿,”鲍勃指着威廉·马斯特斯的房子说,那是一间超过20英尺高的老房子。

 

                                                                          帕默斯顿的主街道

            

          1、主街道 2、学校 3、委员会办公室 4、威廉姆·马斯特斯的老屋 5、厕所 6、校长的房子

 

    补给船到达当天就像圣诞节

    岛上的星期天有着固定的生活节奏。上午10点教堂的钟声会响起,将岛上所有教徒召集到一起进行礼拜。直到下午2点之前,岛上不允许进行任何工作。礼拜结束后,到了午餐时间。作为客人,我得到了一张单独的餐桌,桌上摆着4个罐子,里面依次是鱼,米饭,鸡肉和甜点。鲍勃的4个孩子渴望地盯着我的餐桌。岛上有个习俗,必须等到客人吃饱之后,家庭成员们才可以开始吃。

    但大约30秒后,鲍勃说:“通常我们要等到客人吃完,但你是我的朋友,因此不必等待了。”话音未落,他已经大口咀嚼起来。“吃呀,吃呀!我打算让你吃到胖得上不了船!只得等瘦下来才能离开,这样就能在帕默斯顿多呆一段时间。”他一边说,一边摆动手臂示意让我吃。“

    食物是帕默斯顿岛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钓鱼花费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鲍勃的弟弟比尔在珊瑚礁和高耸的波浪中搜寻其他鱼类的踪迹,他最喜欢的迷彩裤的口袋里装满了线和钩子。“鱼的数量正在下降。”他说,岛民最喜欢的鹦鹉鱼,从前数量丰富,但如今比其他鱼类消耗得更快。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只钓起了两条鱼——一条梭鱼和一条刺鲅。“在90年代,前委员会曾规定两年内禁止捕捞鹦鹉鱼,但仅仅六个月后有人说,我们需要钱过圣诞节,禁令被打破了。”比尔说。

    鱼是岛民们的主食,也是唯一的出口商品。鹦鹉鱼被大量捕捞并冰冻起来,再由一年来两次的补给船运走,每次可以运走一到两吨。货船到达那天就像圣诞节,因为“一年两次”仅仅是理论上的,因为有时补给船根本不出现,两年前它就曾18个月没来。

                               比尔·马斯特斯

 

    “我妻子的父亲和我父亲是兄弟。”

     虽然有人认为与世隔绝正是帕默斯顿最引人之处但从另一方面偏远确意味着其他一些麻烦。就比如看牙医这种简单的事情,在当地一个探险。岛最老的居民,92岁的老婆婆阿卡需要补牙,她花了4天时间赶到库克群岛的首都拉罗汤加。经过短暂的治疗护理后,她不得不等六个月,直到等到有船可以带她回来。

                                                                      婆婆阿卡在教堂里

 

    更大的威胁是,岛上除了两教师和一位护士之外,其他居民都有血缘关系。比尔他的妻子生了6个孩子妻子是他堂妹。“我听说,如果近亲结婚对宝宝产生影响。之前不相信,直到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出生前六个月他都和正常孩子一样……我们带着他去新西兰进行治疗,但医生们都无能为力。我完全不知道我妻子的父亲和我父亲是兄弟,但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们都已经有了孩子,”比尔说。岛上没有其他人,近亲结婚难以避免。

    在1950年和1970年之间,帕默斯顿的人口高达300人,但现在只是62人。现在,岛上的居民中三分之一是孩子,他们都岛上的学校上课,看起来都健康快乐。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希望到大陆的城市去,那里设施好,工资高,或许最重要的是潜在更多选择配偶的机会。阿卡婆婆说,她们那一辈长大后,大多都会和自己的同母异父的兄妹结婚,但是现在的孩子都向前看了。

    16岁的舍吉娜·马斯特斯想成为一名律师。她可能是第一个从岛上的学校毕业,考上大学,甚至有机会进哈佛大学的年轻人。“我本想去新西兰大学,但听说美国有更多机会。虽然帕默斯顿永远是我的家,但我认为职业生涯才是第一位。”舍吉娜说。目前,她研究英语、数学、美国历史和耶稣基督的生平,明年她将增加法律学科。“去过新西兰之后,我就一直渴望再去,在那有更多机会,更多的朋友,更多的事情可做。帕默斯顿不会令我无聊,但是常常让我感到气馁。因为除了游泳、鱼、弹吉他,这再没有其他的了,” 舍吉娜说。

    1950年,Lt.Cdr.维克多·克拉克的船在这里失事,他在岛上生活了9个月,直到船被修好。这次经历在他的书《风的梦想:一个传奇的慰藉》中被写得浓墨重彩。当他去世后,他的女儿罗斯不远万里来到帕默斯顿,将他的骨灰撒在了这里。“这儿的日子是他人生最美的时光,”罗斯说。她第一次来帕默斯顿后,就留了下来。她说:“这并非我的计划,我原以为我只是一个短期旅行,却留了下来。”她被安排照顾当地一个有多动症的孩子

    在没有课程的日子里,罗斯和其他当地女人一起用棕榈树叶编织传统帽子或篮子。常常能听到女人们的歌声和爽朗的笑声,却不见可以传递知识和家族故事,从这种社交聚会,你可以清晰地看出当地年轻人的缺乏。

 

    为享受上天的赐予而存在

    不过,帕默斯顿岛民们似乎过得都不错。白天很长,但工作时间很短。鲍勃说:“你有足够的时间去做你想做的事。”到了晚上,学生们游泳或打排球;男人们围坐在岛上唯一的电视前观看橄榄球赛事集锦;女人们躺在吊床上,彼此开着玩笑。所有这些活动,都是“无酒派对”。平日里人们几乎是没有酒喝的,要直到下一次补给船出现。有时当地人也会自己酿造啤酒,但只有在特殊的场合才会拿出来。

    爱德华·马斯特斯是岛上的警察,可能是世界上最闲的警官了。我问一个岛民:“如果有人窃取了一个椰子,将会受什么处罚。”这位岛民告诉我:“我会摘一手推车的椰子,然后送给偷椰子的人。因为他显然太想要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爱德华在弹奏自己制作的乌克丽丽

 

    闲暇时间,爱德华会做些手工。尤其擅长制作乌克丽丽,一种夏威夷四弦琴。他用一块当地称为桃花心木树的木头、一个椰子壳做琴身,用钓鱼线做琴弦。他也会弹奏弹得非常动听随后,爱德华和他的兄弟西蒙唱起了送别歌。曲子讲述的是,一个半世纪前,他们的祖先威廉·马斯特斯唱着歌告别快乐伦敦”来到帕默斯顿的故事。

    到了我们向这个美丽的岛屿和可爱的居民说再见的时候,鲍勃提着一篮子鱼来了看来,比兄弟比尔幸运得多,到更多鱼,还送了我们条。鲍勃回头看着环礁湖新鲜空气,阳光……我们为享受上帝赐予东西而存在。感谢上帝,没有把我们放在需要杀死其他人或其他人的地方

    沿着暗礁涌动的水路,我们走了在未来的岁月里岛上许多年轻人都会这样踏浪而出,他们当中,有多少人会回来?

                                                                                                                                                     浅绛 编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4-1-16 15:10
张稼文的业余: 老夫我也是这岛上的居民该多好!
图漂亮,文字译得也不错!
珊瑚从下面有一个美人鱼王国也说不一定
引用 2014-1-16 15:09
以婉: 必须先献花~
   谢谢以婉
引用 2014-1-16 15:08
牧梦: 奇妙之旅,难得。
   岛民们太幸福
引用 2014-1-16 15:05
藕吼: 很好很强大。。
   要是住在岛上 午饭晚饭早点都要吃海鲜
引用 2014-1-16 15:05
藕吼: 很好很强大。。
   要是住在岛上 午饭晚饭早点都要吃海鲜
引用 2014-1-10 08:27
老夫我也是这岛上的居民该多好!
图漂亮,文字译得也不错!
引用 2014-1-9 20:46
必须先献花~
引用 2014-1-8 23:20
奇妙之旅,难得。
引用 2014-1-8 16:41
很好很强大。。

查看全部评论(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