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文化艺术 查看内容

书生和鱼刺

2014-9-19 11: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93| 评论: 18|原作者: 以婉

摘要: 听说村里唯一的书生死了,村民统统跑来看热闹。王二的婆娘一口咬定书生是喉咙梗鱼刺卡死的,张家的媳妇对天发誓书生 ...

  听说村里唯一的书生死了,村民统统跑来看热闹。王二的婆娘一口咬定书生是喉咙梗鱼刺卡死的,张家的媳妇对天发誓书生是食物咽鱼刺饱死的。她们都是书生的邻居,最有发言权。她们都说,是一只鱼惹的祸。

 “让开,让开。”哦,从县里面来了一个提刑官。

 村里好多人在叽叽喳喳说书生爱吃鱼,酸辣、糊辣,红烧、清蒸,来者不拒。倘若是某一晚,书生在自家后院吹了一支未完的哀曲,那必定是没能吃到鱼或没有尝到令他中意的口味。

 县令叫来平日里与书生有往来的人,发出告示通知事发前后见过书生的人必须来。

 隔壁的王二说事发前一天看见了书生,在东门街那家新开的铺子,正在吃酸辣鱼,他听见书生不停地清嗓子,有可能被鱼刺卡着了。王二的婆娘不同意,她说村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书生好鱼,无论是鲶鱼还是草鱼,从来没有遭鱼刺卡着过。提刑官也说检查尸体中并未发现死者喉咙有异物。这时,镇上的刘医生来了。他作证说书生绝对不是卡死的。因为事发前晚,书生来医馆找他看咽喉,取的就是这根鱼刺。

 事态陷入僵局,真相关上了门。

 “对,把东门街掌柜的叫来!”县令猛然想起王二说的鱼铺子,赶忙唤人去找来店铺掌柜。掌柜说自己不知情,也没有察觉任何异样,当晚是店小二招呼的书生。

 “跟我无关啊,大人,真的不关小人的事。”店小二害怕极了的样子,语速慌张得快。县令反倒更加怀疑,呵斥道:“若不从实招来,必有严惩。”比起无辜受牵连,店小二愿意说一说当晚实情。信不信,杀不杀,只好听天由命了。

 店小二说由于店铺新开张,没有多少信誉和声誉,光顾的人零零星星,生意冷冷清清。书生是镇里唯一的知识分子,众人内心仰慕表面又对之嗤之以鼻。店小二自诩是个文学爱好者,瞅着书生在店里用餐,心想逮着机会近身讨教一番。谁知他一靠近,书生就转了身,两人差点头对头撞在了一起。幸好,店小二反应及时,朝后退了几步,双腿颤颤巍巍,有惊无险。这时的空气却安静的出奇,他瞟见书生的脸,惨白得摸不出一丝温度。在他温暖的问候间,书生气息蔫蔫的,呼出几个字“鱼刺卡着了!”抱着一个崇拜者的心,店小二立即出了各种主意,并斩钉截铁保证书生试了就没事了。

  仨小时过去了,书生啃苞谷、咽白菜、吞葡萄、拉韭菜——见鬼了,店小二屡试不爽的土方子一样都不管用。那鱼刺就是哽在那里,喉结的位置,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欲拜之为师的书生眼泪水长流,黔驴技穷的店小二只好建议书生去医馆拔刺。哪知这书生一会儿说那些郎中都是庸才,一会儿又说那些诊费杂乱,就是不肯去医馆。嚷了半晌,也没有咳出来;抠了半晌,也没有碰着鱼刺的尾儿。闹到最后,店小二应书生的要求,送他回了去。

 之后的事,发生了什么,店小二自然是不得而知。

 “肯定是卡死的!”

 “不,我对天发誓,是饱死的。”

 王二的婆娘,张家的媳妇,又吵了起来,争论不休。

 一个月后,王二的婆娘和张家的媳妇不约而同怀孕了,村上好多村民都来道喜,恭贺王二、张家婆婆以及张三遗孀。

 “王二哥,恭喜恭喜啊,您中年得子,恐怕要大摆筵席啊!”

 “张婆婆,你家张三终于有后了啊!真是老天有眼。”

 这天晚上,整个镇上灯火通明、鼓乐喧天。村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喜事了,大家开心得差不多忘了自己姓啥,男的醉醺醺、女的笑眯眯。他们还记得,张三是因为救李家落水的女娃溺死的。那天下着暴雨,水流湍急,可惜了张三,水性虽好也抵不过天意。他们还记得,王二一直是镇上的热心肠,帮这家打谷子,帮那家修房子。

 明月在男人们的酒杯中升起来。众人散去,踉踉跄跄。镇山的人们都睡了,天天的、沉沉的。唯有书生的邻居,张王两家人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王二自个搬去了堂屋睡,他心里自然是亮堂堂的。这么些年,对于他婆娘生不出娃这事儿,他有愧于心。他们老早就看过郎中,检查过了。郎中说是王二性无能。他深深觉得自责,对不起他婆娘,可惜了这么一个美人儿。平日里,王二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活活看着自己的婆娘在跟前儿对那书生献殷勤、抛媚眼儿。但此刻,王二真的想不通自己那晚的默许,纵容,不作为,眼睁睁看着婆娘扶着醉醺醺的书生,进了屋。想到这儿,王二眼角的泪水顺着黝黑的皱纹淌了下来,说不清是愧疚还是悔恨。

 张家的儿子死去大半年了,张家只剩这个老婆婆和媳妇儿相依为命。起初,张婆婆一听见“滑脉”二字,高兴地只差没有把家里的屋顶蹦翻了。兴头三秒钟过去,急问郎中“先生可否告知其妊娠周数?”一听见“一月”二字,老太太差点昏厥。这当口,老太太忽忆起那晚撞见王二的婆娘搀扶着书生回来,那书生一身酒气,听这婆娘说是遭鱼刺卡着了不肯去医院。“当晚我分明听见书生内屋里吱嘎吱嘎的,床梁呻吟个没完。我傻傻地以为是鱼刺在喉,辗转难眠。”想罢,老太太接连摇头,拄着木杖一瘸一拐进屋休息了,张家媳妇根本扶不上。

 “王二家嫂子,我给你煮了两个鸡蛋儿。”

 “哎呦,张家大妹子何消这么见外!”

 “嗬,人逢喜事精神爽,就是不一样啊。你们俩娘们这死对头,平时不是吵吵嚷嚷的吗?为了一点儿栅栏大打出手,不是扯坏了衣服就是抓烂了脸蛋?今个儿咋搬起姐姐长妹妹短了?”这丁二娃是出了名的地痞无赖,吊儿郎当惯了。

 “关你鸟事!”俩人罕见的默契,让路人看的目瞪口呆。大概从那个清晨打鸣起,这俩婆娘就如胶似漆,天天窃窃私语。

 书生不久下葬了。堆坟的时候,有人说,这俩婆娘厉害,一语中的,说是鱼刺惹的祸就是鱼刺惹的祸。

201482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4-9-19 10:49
杨状元: 支持一下!
哈哈,谢谢状元,欢迎来深水。
引用 2014-9-18 18:20
支持一下!
引用 2014-9-10 11:05
林坚: 滑脉 有喜,男人有滑脉吗
肯定木有嘛
引用 2014-9-9 13:26
滑脉 有喜,男人有滑脉吗
引用 2014-9-9 08:52
箫寒: 多了一把刷子
  
引用 2014-9-7 23:53
多了一把刷子
引用 2014-9-2 10:27
河边看柳:    你被鱼刺卡着了,两个女人怀孕了    
  
引用 2014-9-1 23:27
以婉: 若初姐姐过奖了,谢谢!多多提意见。此故事来源于那天我被鱼刺卡了。
   你被鱼刺卡着了,两个女人怀孕了   
引用 2014-9-1 18:31
以婉: 深水这个对齐方式我又整不好了,始终错了半个字符,对不整齐。
过后又细看了内容,卡了鱼刺的书生还能有本事让两个女人怀孕吗?
引用 2014-9-1 08:29
张稼文的业余: 换这种写法了
  
引用 2014-8-31 18:52
换这种写法了
引用 2014-8-31 17:24
牧梦: 对齐方式与其它网站不一样,宜改进。
以前宋体是可以对整齐的。
引用 2014-8-31 17:24
若初: 以婉一直那么努力写值得佩服,另写得很好。
若初姐姐过奖了,谢谢!多多提意见。此故事来源于那天我被鱼刺卡了。
引用 2014-8-31 17:23
牧梦: 悬念故事,在公安局工作不一样。
与工作无关,做梦了
引用 2014-8-30 09:19
以婉一直那么努力写值得佩服,另写得很好。
引用 2014-8-30 07:26
对齐方式与其它网站不一样,宜改进。
引用 2014-8-30 07:24
悬念故事,在公安局工作不一样。
引用 2014-8-29 14:19
深水这个对齐方式我又整不好了,始终错了半个字符,对不整齐。

查看全部评论(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