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山水风情 查看内容

非洲记忆

2014-11-12 11: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74| 评论: 3|原作者: 牧梦

摘要: 也许发生过杀戮,但我见到的是一个宁静的非洲大草原的午后,所有的动物舒适地、自在地享受着美丽的时光。黄昏临了,云开始聚集,闪着电,风刮起来,雨也砸着地面,我们的车渐行渐远,所有的动物像等待着这场沐浴,它 ...

  淡墨先生在“深水”中发表了一篇震撼读者的《非洲大草原》,文字精美,寓意深刻,图文并茂。原以为这是一篇淡墨先生去非洲的游记,仔细一看,这是一篇以非洲大草原为蓝本的“散文诗”,它的绚丽之处,都市时报副刊编后语已经有了极高的评价。在欣赏这篇美文的时候,也勾起了我对非洲的一点回忆。

  飞机从埃及开罗机场起飞,不知飞了多长时间,昏睡中听见飞行员带着呼唤的语调说着一串英语,他说我们正在飞越乞力马扎罗山。我透过舷窗向外看,看见乞力马扎罗山山峰很平,黑色的岩石上覆盖着积雪,大朵大朵的雪花擦过舷窗飞舞着扑向那座非洲最大的山。过不久我们降落在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约堡是非洲最大的中转机场,我们从这里就中转了四个国家——埃及、肯尼亚、乌干达和博茨瓦纳。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非洲的乌干达,是因为它有一个暴君总统叫阿明,他吃生人肉,先后吃过一百多个孩子。后来对乌干达深入一点的了解是源于一次工作,90年代初受命对援乌医疗队进行采访。云南是外交部派遣援外医疗队的省份之一,1983年,云南就开始向乌干达派遣医疗队,医疗队通常由外科、内科医生组成,偶然派一个针灸推拿按摩中医,加上厨师不过十个人。30多年里,云南共派出医疗队十七批。

  我在各大医院走访老队员时,了解到乌干达是非洲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她风景如画,但不停的政变、内战和瘟疫流行,这个国家满是创伤。我们的队员为了国际人道主义,在艰苦的环境中默默奉献,为中国援非做出了卓绝的贡献。尤其是艾滋病猖獗的九十年代,不惧感染的风险,在没有消毒的条件下,为大量病人做了手术。后来我借用了丘吉尔“乌干达既是非洲的明珠,又是死亡的花园”的名言,命名我的纪实报告为《走进死亡花园》,这篇文章刊载于《青年与社会杂志》。

  也许是缘,十多年后我参与了若干批医疗队的组织、培训、考察和派遣。也有幸于2006年走进这个神秘的国度。

  印象中的非洲在赤道线上,异常热,行前查气温,才发现这里地处非洲高原,海拔平均在1100以上,气温跟昆明差不多。

  飞机抵达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后第十二批医疗队队长开着一辆奔驰中巴来接我们。沿着一条土路,颠簸着行进,路两边是连绵的热带森林,仿佛行进在20年前的版纳、思茅。走了80公里,抵达第二大城市金贾。

  乌干达已今非昔比,经济繁荣、政局稳定、物价低廉,百姓安居乐业,剑麻出口世界第一。

  次日,例行公事,与队员座谈、走访当地医院院长、参观英国人当年建盖的医院。

  美丽的尼罗河源头和维多利亚湖离这里都不远,队长抽空带我们去观光。尼罗河长6,853公里,是世界第一长河,比第三的中国长江要长出456公里。尼罗河有两条主要的支流,白尼罗河则是两条支流中最长的。它源于非洲中部的大湖地区,就是我们所在的附近,其最远的源头位于卢旺达,向北流坦桑尼亚并注入维多利亚湖。古代埃及的文明就依靠尼罗河形成和兴旺,尼罗河最后注入地中海

  徜徉在清洌的尼罗河源头瀑布和烟波浩淼的维多利亚湖旁,很少见到劳作的人们,一些黑人姑娘、小伙子,敲着鼓、唱着歌,舞着跳着。悠闲、和平。

  第二站我们去的是博茨瓦纳。博茨瓦纳共和国位于非洲南部内陆。该国地处南非高原中部的卡拉哈迪盆地,平均海拔约1000左右。东接津巴布韦,西连纳米比亚,北邻赞比亚,南接南非。年均气温21。年均降水量400毫米,是世界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也是艾滋病发病率最高的国家。我似乎对这个国家没留下什么印象,只是在看了若干艾滋病防治机构后,强烈地感觉到大量国际组织在这里投入人力物力,力图使这个国家从艾滋灾难中走出来。

  博茨瓦纳是非洲钻石的原产地,但它的加工业落后,钻石料送到南非加工,让南非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国。

  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博茨瓦纳那些漂亮的黑人小女孩,她们编着精美的头发,露出又大又亮眼睛。机场上我见到一辆白色的拖拉机在牵引我们的飞机。

  第三站,我们抵达最有看点的肯尼亚。这是一个旅游的国度,它的旅游业比较发达。抵达当晚,我们就到了一个歌舞伴餐的一个大餐厅,供应各种野生动物的肉。次日,我们分乘小中巴旅行车出发。行驶了2个多小时,甩掉一座座山,离开了柏油路,路面越来越差,但越来越平,大片大片的土地被用铁丝网围起来,显然,我们已经踏上真正的非洲大草原。渐渐地,一只、两只角马跃入眼中,然后是成群结队的在安闲地吃草,时不时有一两只瞪羚在奔跑。

  车子陷入横亘在车前的一条河沟里,黑人司机下来垫石头,我看见远处身着红衣服的黑人朝我们走来,黑人导游告诉我,他是马赛人,他们身材苗条,常裹一袭红衣,独自一人行走在森林间。终于我们到达马赛马拉的腹地野营村,一彪穿着艳丽的黑人载歌载舞在营地门前欢迎我们。营地背面是马赛河,河里成群的河马拢成一堆,河岸边躺着一动不动的鳄鱼。430导游来叫我们出发,上了车,司机打开改装过的中巴车的顶盖,这样站在车里就可以没有危险地尽兴观赏风景和动物。

  司机很有经验地沿着草原上已有的车辙开着,像是圆通动物园,各种动物分别按草食、肉食动物布在不同的地方。角马是草原最多的动物,它们大片大片地聚集在草原中部,边缘上站着成群的斑马和野牛,瞪羚机灵地在周围奔跑,时不时有几只鬣狗在窜动。不一会到了一棵树下,见到一只色彩斑烂的豹子躺在树桠中睡觉。车又行进到一片森林边,见到一群长颈鹿啃着树枝。导游说,非洲的树大多成伞盖状,都是动物把下面的枝叶吃光了,上面的吃不到,成了伞盖。再行进一段路,一群狮子躺在灌木丛中,几只小狮子在嬉闹。

  也许发生过杀戮,但我见到的是一个宁静的非洲大草原的午后,所有的动物舒适地、自在地享受着美丽的时光。

  黄昏临了,云开始聚集,闪着电,风刮起来,雨也砸着地面,我们的车渐行渐远,所有的动物像等待着这场沐浴,它们不为所动地在原地自由地啃噬、睡觉。

  在肯尼亚的纳库鲁国家公园,湖中伫立着成千上万只粉红色的火列鸟,几只犀牛在水边吃草,森林边上斑马、野牛、羚、狒狒都在各自的地盘上生活着,只有人类在打扰着这里和谐。

  时间过去已经久远,只剩下支离破碎的记忆和一堆唤起往事的照片和当地人的小油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5-3-8 21:53
那些姑娘
引用 2014-11-5 21:32
谢!硬盘突然损坏,幸好当年洗了照片,只能翻拍了。因为乌干达是云南医疗队所在地,是工作的主要任务。博茨瓦纳AIDS高,考察该国是次要任务。故如此安排。
引用 2014-11-5 14:29
再读,同样是好文,图是翻拍的,便同样也是原创美图。同时又去看了一遍非洲地图。
另,既然是在约翰内斯堡转机,那为何第一站不是博茨瓦纳呢?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