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置顶 ·分享 “四有”& 代课
盲刺客 2020-3-13 15:36
“四有”& 代课
有还是无?厚此或彼?总归,在乎信念。 最好有点钱。至于“有点”是多点?一能保障起码“一箪食、一瓢饮”的基本生存需求,二能支付必要的医疗和值得的教育,三能维持日常的休闲、社交,此外部分,乐善好施或理性投资都系个人自由选择。鲜有人会天生抗拒广厦、华服与美食,只不过当生命的底牌翻开,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94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从鬼云声
盲刺客 2020-9-2 21:52
从鬼云声
打算记一记他们,总是半途而废。多希望某日能寻得一种恰宜语气! 刘燕姐姐。她奠定我对眉形英气的女性的偏爱。我升初二那年,秋冬学期伊始,高中部的她吞食大量安眠药,以这样一种激烈方式,抗议了军训时老师那句“不自爱”的评语。她的现代舞,跳得真飒。 景阳。当年纵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24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重读《一个乡巴佬在云大》
盲刺客 2020-8-13 22:58
重读《一个乡巴佬在云大》
二十年后,蒋律师还没忘这作品,“但是只记得那哈你讲它呢结尾,关于‘饮食男女’‘新陈代谢’呢人人平等等等等等。”这首《一个乡巴佬在云大》是怎么来到我手里的,印象全无,两页当年打印费并不便宜的喷墨稿,字迹已被剥蚀。它和几份复印件装订在一起——蓁同学的消息稿作业、小弟的入党思想汇报、蒋律师《云南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45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想拥有那本《平安经》的Mobi版
盲刺客 2020-7-29 13:51
想拥有那本《平安经》的Mobi版
浏览了网上现有的《平安经》图片,觉其由极致的空虚、不迫的粗劣所汇成的自若、纯粹之壮大。说它无聊,但那文本本身不是远远真实过许多擅长自导自演、指鹿为马、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的信息么? 好奇署名作者的那个人,缘何将所谓“平安艺术”坚持至成为近日新闻焦点的。那些环绕他的谄媚喧哗、那股势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5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玉珍”的缅怀曲 & 乔阳的“雪山间”
盲刺客 2020-7-27 18:26
“玉珍”的缅怀曲 & 乔阳的“雪山间”
一直以为“孝”不过“教”的声旁,直到听老吴讲解。侄女不解为什么有人在朋友圈发完爹或妈或老爹或奶的讣告,次日照旧晒吃晒玩,答:世界提了速,悲伤变得很短,遗忘来得太快。 老吴提到古早有辞官回乡侍奉年岁已高的父母的规矩(不同于“守孝”),一般三年。三年,正是婴孩出生后需要父母全方面照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70 次阅读|2 个评论
分享 微信时代,倒计时中国版《诗的锻造》
盲刺客 2020-7-24 21:43
微信时代,倒计时中国版《诗的锻造》
(作者应当是银杏文学社某任领袖之一。不知不觉被我存了那么久) 会议间隙,邻座打听经历,又介绍她自己是81级的。“喊(昆明方言,叹词。有惊异、奚落等多重含义)!那么多毕业生,那么多文学社社员,只有于坚、邓贤两个人写出来啦。”她说。 我用毕业后便只狭隘在自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6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招呼搊了淌鼻血
盲刺客 2020-7-21 22:37
招呼搊了淌鼻血
绝早发现作为“所有人”之一被某网络写手@了一篇文章,转了格式通勤路上读。这个嘛,有关部门需要管控、规制、结盟资本,尔等乐意接受招抚,各怀心思各取所需就好,煞有介事就整好玩儿掉了,比如对待这篇 《我们向网络小说“借鉴”什么?》 (http://www.chinawriter.com.cn/GB/n1/2020/0715/c433140-31785076.h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7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梦:局外人
盲刺客 2020-7-2 17:33
梦:局外人
好像是在富源袁家伯母家的小院,也像是在沙溪张家大姐家的后园,正蹲着刨一棵白菜时,身后,有人唤我。 也非名字,而是,我认得那符号喊的就是自己。停了手,起身,围裙上揩揩巴掌,我扭过头。看不清Ta的模样,甚至一时间连是男是女也未知,而那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60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商禽的“散文诗”· 小马的“不老歌”· L兄的《将进酒》
盲刺客 2020-6-21 21:12
商禽的“散文诗”· 小马的“不老歌”· L兄的《将进酒》
具体而微的母语表达,得以被超越了常见的取巧、谄媚或浅薄、惰性地领略,遇到读者陈芳明的商禽是幸运的诗人,读见《推荐序》写“至少有两种标签习惯加在他作品之上:‘散文诗’与‘超现实主义’;前者是指形式,后者是指内容。许多读者宁可倾向于相信标签,却懒于阅读他的诗。由于散文诗一词的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64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把这不能说的轻轻唱”
盲刺客 2020-6-11 23:33
“把这不能说的轻轻唱”
“你列的书我都有好好读。” “我认得。文稿里识得出萧红、沈从文、沈书枝、邓安庆……还有一丝丝早年朱天文的影子。你读了《呼兰河传》,将来有时间的话,再翻翻《生死场》,田沁鑫把它改编排演成话剧,加了句原著小说没有的台词,我很喜欢,背出来跟小Z共勉?很短,说‘是树你就高高的’。”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52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同学”生快
盲刺客 2020-6-10 23:41
“同学”生快
前辈发来新作《昆明的银桦树》 (https://www.clzg.cn/article/180836.html) ,是切磋,更是索引,复活了我的、我们的故乡。 除去短暂外出求学、漫游,我一生滞守昆明,却在过去二十年间,被变成一名“异乡人”。消逝频繁得令人感伤到麻木,通过缅怀来安放自珍的那些敝帚宜默默进行,否则,很可能又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65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