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分享 丰碑
盲刺客 2019-11-19 00:14
小朋友成器,收到“诚邀您莅临开幕酒会”的邀请函,问我可愿同往,“星期六,冇得问题嘛?”星期六,星期六也有不少事要做哟。酒会开的幕关于“丨文人丨从手稿到作品”,需要做大量预习才能不虚此行免于“打卡”,我吝于付出时间精力,只能拂他美意。 所谓“文人”,画家马云、诗人暨作家于坚。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张唱”&“李白”
盲刺客 2019-11-7 00:55
“张唱”&“李白”
《张岪与木心》,新近出版的一部书。对作者陈丹青,尤其欣赏他敬、爱一个人便竭力推崇那个人的言行。我也会推广自己的心仪,却囿于性格与才具,憨笨不堪,痴魔,只发生在心里。 固然我寡言、羞涩,我更担心的是,缺乏足够的识见、底蕴,你究竟懂得你所推崇之人、之物多少?你给出的“了得”“出色”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于老师你喈上个礼拜天是搀哪个签了个名?!”
盲刺客 2019-10-28 09:59
“于老师你喈上个礼拜天是搀哪个签了个名?!”
20日向作者讨的签名,21日即将书上网以原价双倍出售。“介个”,恐怕算不得“地道”吧? 因为缺钱,还是因为“年轻”? 偶然自今年第3期《大家》上读见售书人一篇小说,还专门对朋友说起在写作这事儿上进步的可能。新作较之作者三年前投稿一次网文比赛的几份文章,提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3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老科恩的歌 · 蒋律师的字 · 董玉方的“散文诗”
盲刺客 2019-10-22 00:06
老科恩的歌 · 蒋律师的字 · 董玉方的“散文诗”
莱昂纳德·科恩十五六岁时邂逅洛尔迦作品,遂爱上诗歌并随一位西班牙老师学吉他。快二十年前,张老师引我结识金穆,不久对方一句“你们听听科恩吧!”,让人过圆西路时拐进星旗音像店,买下《Ten New Songs》这张CD。 当音箱传出歌者那磁性嗓音的浅吟低唱,我惊讶有人居然宛如启动了藏在喉咙深处的一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5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两位“精致的读者”
盲刺客 2019-10-16 01:55
“精致的读者”,黄灿然在一篇译者序里这么称呼美国学者哈罗德·布鲁姆。我不写日记,能记得这本《如何读,为什么读》在2015年3月31日的下午令人翻开就释不了卷,因为那是愚人节头一天,朋友提议在丹霞路“辐射大楼”下的优北町碰,自己去得早了。几乎是手把手地,哈罗德·布鲁姆教人如何读短篇小说、长篇小说和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2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羞于“赞”“美”,或恪守阅读契约
盲刺客 2019-10-8 13:00
羞于“赞”“美”,或恪守阅读契约
“免于有点击,而鲜有真正意义上的读者;获‘赞’多,而缺乏相互砥砺的同道的窘况。”怀着这样的羡慕,完成了一份“作业”。几个月前怂恿、参与的一次众筹出版,作品印制在即,作者先生请我交篇他序,我要求改布置成跋,这样,个人理解不会率先干预到这本书的逐页顺序阅读者。 在网上读人家文章十年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3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有人从未出走——访小李
盲刺客 2019-9-10 23:50
有人从未出走——访小李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王锋一篇后记的标题,近年流传蛮广。 辗转认识小李几年,打了两三回交道,读过他八九篇文章。最近陪小朋友去拜访东方书店1926,请他作为负责人给大家上一“课”。被雨耽搁一阵,到得迟了,快抵达时,远远见一个赶回书店的身影,我禁不住招呼:“小李!”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24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邂逅“威伦道夫的维纳斯”
盲刺客 2019-9-1 20:10
邂逅“威伦道夫的维纳斯”
许多年里,我自惭形秽。呆笨、沉闷、丑陋,以及被自幼常年服用麦乳精缓解膝盖酸痛所参与促成的一身赘肉……直至前两年,才从这泥泞中慢慢走出,亏得一段不快经历。她对你的相貌评头论足,她对你的生活指手画脚,当你沮丧、自卑、委屈、心烦意乱,“验证”了她的负向预言,她付出的,是自以为是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5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更好的恭维
盲刺客 2019-8-29 07:07
“我认为,若是仰慕一个人,就应该理智地评价他,比起像醉汉沉迷于酒一样盲目崇拜他,这是一种更好的恭维。”有长辈做得到认同毛姆这说法,电话来讲听了她意见后试着写了两篇风格有别过去的文章,请给看一看。又说:“有个老家施甸呢小伙子,他呢小说认不得你咯读着?他是王安忆呢学生……”长辈说出那位作家名字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57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污名
盲刺客 2019-6-24 23:35
污名
同学问:“你讲起来海菜花,还因为不爽那组泸沽湖呢漂亮图片着拿‘水性杨花’这种名字疯狂传播吧?” 唔。到底是老相识了。 哪怕当地确有“水心扬花”之说,也谐音得实在不甚高明,何必群体性暧昧地津津乐道? (好端端的无瑕,被猪些给拱了……而这说法,是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66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