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分享 三十年的仰望,不及一堆秒赞
盲刺客 2020-1-16 23:00
三十年的仰望,不及一堆秒赞
—1— 与小L同车,他问:“师姐去过嵩明丰泽园没?” “去过。” “我们前阵子去,还遇到XXX一家。” “丰泽园的……哦,冬天海菜花不开,古戏台、‘山寨’白水台都好看。园子正门街对面的饭馆——不是它门口那家哟——有道看家菜卤猪蹄,不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花花草草 · 人肉“树洞”· 指马为鹿
盲刺客 2020-1-10 23:41
花花草草 · 人肉“树洞”· 指马为鹿
地铁飞驰在地面的这段路程,窗外的变化,让人觉得自己暂时脱离了“传送带上的货品”状态。自地下钻出,黑暗与光明的切换骤然完成,金色晨辉映亮车厢里每一张面孔,几秒钟的无措过后,我决定咔他一张以为留念。 一旦时间允许,从地铁站步行到单位宛如一份馈赠。沿途草木的荣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23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小燕子 · 大白菜
盲刺客 2019-12-12 23:52
小燕子  ·  大白菜
中午,发现单位多出一群燕子,盘旋在一片梨树的上空,因那“啾啾”的婉转,不显聒噪。 从未有过的景象。季节的步伐出现了bug?还是,寒冬里艳阳的召唤力委实强大? 庄子是青睐擅飞行者的,鲲鹏、蝴蝶、燕子……他借孔子的嘴讲了一段“燕子”的精神,所谓“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3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负暄听鸟临帖度大雪
盲刺客 2019-12-7 23:41
负暄听鸟临帖度大雪
昆明今天照例无雪。日光倾城,冷也是真的,想到有几个属“昆明”的高海拔处会因朗照而雪融,需吸收可观热量,便觉更冷。人是主观动物,见天空晴成一块琉璃,脸上寒意竟又减了两丝。头顶的无垠碧蓝,通透得大概轻轻一叩,就传得出清脆动静。 沿河行,不时遇见鹭鸶和红嘴鸥。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3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盲刺客 2019-12-3 22:16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想起这两句,为着给一位从前的朋友经营的餐馆吆喝一嗓子:气温骤降,何不往春城路116号的他们家一飨风味炊锅?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属另一首诗,却跟“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蛮配。 我的“酒肉朋友”,似乎个个重情重义。 “炊锅”,云南人都了,喊的是铜火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3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12月里的20年
盲刺客 2019-12-1 14:21
12月里的20年
“树”,一切木本植物的总称,不过,总有一些树,比另一些树容易让人心意的天平倾斜。 那时它们的叶片丰润远胜过今天,“飘落如蝶”四个字在其他秋叶仅绘其神而在它们是对其神、形的囊括——那些弧度优美的扇形的翼,无一例外地轻盈、鲜明,当它们尾随季节的钟摆先后作别枝头,绝大多数,根本还来不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5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记者节前,读(前)记者诗
盲刺客 2019-11-8 01:31
记者节前,读(前)记者诗
中国记者节,设立第二十年了。 在管制与市场的夹缝间谋生固然值得同情,将职业尊严少有保留地让位给利益、浮嚣和错乱便只能让人“呵呵”。信息取代了新闻,“段子”成为这个时代信息传播的一种常态。你们为部门的AI以秒为单位“写成”一份稿件击节,我却好奇那些字符集合的著作权该属于谁;你们摁键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5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披荆斩棘 & 秋日裙裾
盲刺客 2019-10-25 00:38
《世界首款阿尔茨海默病药将出? 医药人士:难度较大》,最近两天相关新闻制造的一片“喜大普奔”间,她独敬佩《经济观察报》的这份乐观审慎。 她读过 @牧梦 先生一篇《荆棘林》 (https://www.toutiao.com/a1597463491179533),写作缘起是偶遇照料家中患病长者不易的故人,命名灵感,则源自阿兹海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4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古”味儿
盲刺客 2019-10-23 00:50
“古”味儿
“不敢专美!不敢专美!”听共进晚餐的人这么说,短暂恍惚,“专美”这个词,差不多20年没听过了。 聊了“乌镇互联网大会”,聊了“AI如何背叛互联网对人类做出的民主化承诺”,又说到某些文字,最初发布在互联网,遣词、行文及标题都染了“网文风”,一旦印到纸上,难免显出扞格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5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对饮成N人
盲刺客 2019-9-13 23:55
早起趁出门采买前再读一部分张老师新书稿。在对雷德侯的那个中国艺术世界的探析中,老朋友带着问题意识,由文献细读而凸显出历史方法论,种种,表述得清透简达。以至于,偶尔令我手痒写下一两点调整建议——作者曾负笈海外接受学术训练,精通英语、德语,外文思维使然的某些清透简达,在以汉语行文时,需要进行一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69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