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分享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盲刺客 2019-12-3 22:16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想起这两句,为着给一位从前的朋友经营的餐馆吆喝一嗓子:气温骤降,何不往春城路116号的他们家一飨风味炊锅?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属另一首诗,却跟“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蛮配。 我的“酒肉朋友”,似乎个个重情重义。 “炊锅”,云南人都了,喊的是铜火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12月里的20年
盲刺客 2019-12-1 14:21
12月里的20年
“树”,一切木本植物的总称,不过,总有一些树,比另一些树容易让人心意的天平倾斜。 那时它们的叶片丰润远胜过今天,“飘落如蝶”四个字在其他秋叶仅绘其神而在它们是对其神、形的囊括——那些弧度优美的扇形的翼,无一例外地轻盈、鲜明,当它们尾随季节的钟摆先后作别枝头,绝大多数,根本还来不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2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记者节前,读(前)记者诗
盲刺客 2019-11-8 01:31
记者节前,读(前)记者诗
中国记者节,设立第二十年了。 在管制与市场的夹缝间谋生固然值得同情,将职业尊严少有保留地让位给利益、浮嚣和错乱便只能让人“呵呵”。信息取代了新闻,“段子”成为这个时代信息传播的一种常态。你们为部门的AI以秒为单位“写成”一份稿件击节,我却好奇那些字符集合的著作权该属于谁;你们摁键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3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披荆斩棘 & 秋日裙裾
盲刺客 2019-10-25 00:38
《世界首款阿尔茨海默病药将出? 医药人士:难度较大》,最近两天相关新闻制造的一片“喜大普奔”间,她独敬佩《经济观察报》的这份乐观审慎。 她读过 @牧梦 先生一篇《荆棘林》 (https://www.toutiao.com/a1597463491179533),写作缘起是偶遇照料家中患病长者不易的故人,命名灵感,则源自阿兹海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2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古”味儿
盲刺客 2019-10-23 00:50
“古”味儿
“不敢专美!不敢专美!”听共进晚餐的人这么说,短暂恍惚,“专美”这个词,差不多20年没听过了。 聊了“乌镇互联网大会”,聊了“AI如何背叛互联网对人类做出的民主化承诺”,又说到某些文字,最初发布在互联网,遣词、行文及标题都染了“网文风”,一旦印到纸上,难免显出扞格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3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对饮成N人
盲刺客 2019-9-13 23:55
早起趁出门采买前再读一部分张老师新书稿。在对雷德侯的那个中国艺术世界的探析中,老朋友带着问题意识,由文献细读而凸显出历史方法论,种种,表述得清透简达。以至于,偶尔令我手痒写下一两点调整建议——作者曾负笈海外接受学术训练,精通英语、德语,外文思维使然的某些清透简达,在以汉语行文时,需要进行一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52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煮早点•研讨会•火把节
盲刺客 2019-7-30 23:24
煮早点•研讨会•火把节
清早烫碗米线,似乎成了一种周末的仪式,需出门工作也没打断这习惯。并且自己喜欢现时去称米线及绿叶配菜,新鲜、清爽。 DIY免了店家那样的成本计较,用韭菜薹作点缀会增加美味。依托着交通的发达,菜街子上可买到蒙自米线,这无异于一向嫌酸浆米线酸、干浆米线硬的人的福音。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9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这些具有质感的意味
盲刺客 2019-7-25 21:30
这些具有质感的意味
同事邀观一个影像展。读到展讯,心里“哈哈”——春天的时候,我撺掇她一道早退了部门活动去听这位作者的讲座,关于摄影家寇德卡。 展品包括两部分,静态图像和动态音像,它们,被囊括进“在光的幽暗处”这个名字。现场欣赏了32幅照片,之后又在线看了三部视频。 关于摄影。虎良灿先生的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1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买菜·八仙·酝藉·登月·泽国
盲刺客 2019-7-20 22:55
买菜·八仙·酝藉·登月·泽国
前几天到篆新农贸市场买菜,见有人一路咔嚓,多瞥了一眼,呀,《云与大气现象》的作者之一王辰先生,来云南观云看花?“读其书诵其诗,而不必识其人”,见他拍了些可食用花,又去拍菌儿,我继续往前寻卖山药的摊摊。 市场里售脆山药的多,卖糯山药的,不过两家,且非天天都在。脆的炒芦笋,悦目又可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0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盲刺客 2019-7-14 23:10
雨
雨是一言难尽的东西。豪雨制造痛快也制造忡忧;微雨是可入诗的浪漫,也把乌云的喋喋不休具象给人看;太阳雨,灿烂之下有水声泼辣,“道是无晴却有晴”更像一种神经质的表现。 整夜滂沱淅沥,会鞭笞我接管的那棵柠檬树,会让人身体里染了锈的关节酸痛发作,会导致次日此城路况糟糕……我——不——喜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62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