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苇,一苇

已有 41 次阅读2018-11-20 23:30 |个人分类:采绿&采蓝| 芦苇, 滇池, 初冬


“云大首看看树?”

“么是滇池边看芦苇?银杏道这久人可能崒呢多,免得赛挤赛夹。”

“走!”














有过《诗经》,有过帕斯卡尔的格言,有过孙犁小说的片段,有过《大话西游》下集的开场,有过一位早逝作家的笔名……开花季的芦苇,就再难仅止于取悦人的眼睛。

《荷花淀》里那位被丈夫叮嘱“你要不断进步,识字,生产”的水生嫂嫂,勤于编织苇席的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那是中学语文课本中为数不多的几个诗意情景之一,灵巧劳作的精爽,纯然有如月色。而随电影《大圣娶亲》片首配乐响起,紫霞姑娘撑一支长篙,立竹筏上行过广袤苇荡,水中有涟漪散开,碰到一枝枝芦苇又再度散开,泛起新的纹路,似久不平息。镜头拉近,特写的紫青宝剑和紫金铃铛,将在未来的故事中攸关一个人的命运、两个人的感情。这段旋律的演奏以洞箫为主,溢着凄清、沧桑。

“芦苇的苇,河岸的岸”,《大地上的事情》一书作者,已故的苇岸的笔名,来历大约如此?

蓝天和烈日取消了初冬昆明芦苇萧瑟的可能,近处端详,它们的花穗闪耀丝绸般微光。在水之湄,想象这种高大禾草据说异常发达的根系怎样深入大地,同泥土难舍难分。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