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需要排版的工人师傅擦亮每一个铅字再放进钢盘”

已有 71 次阅读2018-12-26 11:11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聚会, 师兄, 谈天, 星辰, 岁末


日常忙于应对的潦草生涯,规定着人一遍遍描红,从里头溜出半天,乐滋滋地为着这个不添加糖分色素防腐剂的下午,有机会触到一座丰富矿床的些微。S师兄是出版家、评论家和作家,从他那里获得的教益,在个人兴趣之外,更有跟职业相关的产业经验。


(乌桕果果!)


(铭黄的落叶,成了齑粉。季节的脚步,从不为谁停留。)


(老早的水塔,后来的钟楼。)

岁末晴空下的风,一丝寒意不带,经过师兄念书时的一处教室,他问这座竖着多立克柱的法式建筑门前的石阶有……一百级。脱口答了具体数字,被表扬记性好,忙解释:“Q老师课上提过一次,大意是:你们XX级,是踏着那XX磴青石台陔来念大学呢!”

当年,在“草灰蛇线”“花开两朵”等等的讲授间,北学楼三楼朝南的某间教室里,老师揭示出巧合的这句话,顿时为讲台下毕竟高考失意过的一个家伙清理了心底一部分淤积。





(近三十年来改作办公楼的原教学楼。在遥远的1980年代初,从它南向教室的窗户,还望得见静卧滇池边那睡美人山的轮廓。)

S师兄记忆力远胜我,提起头一次见面,帮人回想起那三个短句一个叹词。

是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有位男士见我签到,问:“你是XX?”我抬起头答:“是呀。”顿一顿,感慨:“您个子真高!”又愣半天,有了第三句:“请教您贵姓。”待对方告诉后,便“哦”着点点头离开了。

当日情景,印象模糊了,能记得的,是典礼结束后跑到交道口东大街逛“等待戈多”,接着去吃水煮鱼……不过,如此木讷的表现,确实是自己擅长的。那位男士,就是S师兄,过一些年,他联系我约稿。


聊了地域特色题材的策划、畅销书的叠加效应、介质转换的操作、数字技术时代的因应……提到妹妹曾译过怀特两篇文章,可惜后来工作繁忙只能搁下,不久,书店里就见到上海译文出的几本怀特随笔集。师兄说JC问他《夏洛的网》当真那么好吗。我自己以为极好,结尾那句“她自成一格。真朋友和好作家都很难得,只有夏洛二者都是”,俨然“知人论世”最生动的表达。

讲起文学评价的标准,师兄引博尔赫斯的话,讲有的人进入了诗歌史,却从未进入过诗歌艺术。看来,盲人的视力最佳!

再说到语言,推荐给我一本法国作家的《6点27分的朗读者》,行文精确并富想象力,很讲究表达的新意。

……

一一记下。不好意思暴露阅读和练笔是我在表格会议柴米油盐里的见缝插针,平素真正发呆的时间,永远比自己所以为的要短,还不用说,许多个情境中,读、写是要么被夸饰要么遭鄙薄的话题,至于具有耐心和领悟力的读者,真的没那么多,有些褒义词,不过交际场上面值微小的镍币。只能,羞惭,个人志向和毅力的缺乏。

涣散地读,懒散地写,或许,我迷恋的是读写本身予人的那份温柔的驯服力和修复感?另外,也受到仰望这个习惯性动作的“怂恿”。再上一个周末,听来Q老师作品得过的一个评价,纵不能至,心向往之。因此,面对S师兄一番勉励,我背出它作为自己承诺的局部:“Q老师的文章,需要排版的工人师傅擦亮每一个铅字再放进钢盘。”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