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邂逅《龙猫》中的草木 @ 昆明

已有 28 次阅读2018-12-30 13:42 |个人分类:采绿&采蓝| 不留心看不见, 《龙猫》, 琥珀, 天真


细节是这样一种东西,琐碎、微末但或缺不得,如果少了它们,基本上就意味着“粗糙”“笼统”“杀洋盘”了。从前听说宫崎骏一部动画的手稿数量以十几万计,在大银幕上看到的《龙猫》,直观化了这可观数目,仅片中那些不起眼的草木,便细致得叫人慨叹。


(《龙猫》中的香樟、黄菖蒲花和向日葵等)


(香樟 @ 月华街)

四季常青的香樟在这城里不鲜见,秋日里偶有叶片变得通红,像在树冠中发出惊叹。“香樟”得名于这乔木的气息,认不得从什么时候起我有了个不太好的“坯条”,不时会扯一片香樟叶子嗅它的馨。是名副其实的清馨,透着一股沁人的爽洁。三四月里,淡黄绿色碎花绽放枝头,素朴的颜色终于掩不住芳香,否则,人未必意识得到它们的存在。

小时候向往有个樟木梳妆台,后来发现这样的质地唯有古雅的样式、沉着的漆色才匹配,而我那几个瓶瓶罐罐摆上去,不伦不类。于是作罢。


(《龙猫》中的蜀葵)


(蜀葵 @ 宝珠山)

窃自把蜀葵和大丽花列在一处,因为它们哪怕在风雨中也高、直着一派欣欣向荣,有花灼灼。蜀葵花瓣的质感,唤起人对“手工劳动”课的遥远记忆,用粉红的皱纸、细细的棉线,扎出一朵重瓣的鲜妍。

城市里街边花坛或某户一楼人家栅栏那头茁茁的蜀葵,散发勃勃乡野生气,打破修剪出的刻板。


(《龙猫》中的蓝花鸭跖草)


(鸭跖草 @ 海源北路)

从前,左看右看都不觉得这花、叶跟鸭脚掌有何干系,不比银杏别称“鸭脚”来得理直气壮。坐影院里,突然想到恐怕并非因形得名,过后网上查了查,有人说因为这种植物常生于润湿的溪边、河畔,鸭、鹅喜欢食用其嫩绿茎叶,故称“鸭食草”,后来,误作声母音近的“鸭跖草”。

德富芦花把这碧色小花说成是在草叶上稍作停歇的蝴蝶,我想了想,找不到其他比拟。他又说:“它不是花,它是表现色彩的露水灵魂。那姿脆、命短、色美的面影,正是人世间所能见到的一刹那间上天的音信。”惭愧,收悉得到这类音信,在我,是有前提的——初夏,到海源北路工作,故地重游,合作愉快,归途中,留意到这低处蓝盈盈的玲珑。


(《龙猫》中的柿子、黄瓜、阿拉伯婆婆纳等)


(阿拉伯婆婆纳 @ 巡津街)

“杂草”的标签,属于这些尤其袖珍的蓝色精灵,它们的生长,确实恣肆。蹲下身来端详,形象思维着造物主憨厚的脸、锦绣的心,猜他的辞典里,不会有“沙麻”二字。四瓣纤巧的蓝,每片,在颜色的浓淡过渡上细描出深蓝纹路,又安排其中一瓣颜色整体浅过其他,一种不平衡之韵。

古书里,“婆婆纳”也写成“破破纳”,“pópó”大约只记音而已,但我忍不住望文生义,思念自己从未谋过面的、娟秀在黑白相片上的阿婆。


(《龙猫》中的一年蓬)


(一年蓬 @ 滇池边)

所认识的菊科植物,纷纷拷贝了太阳的外形。一年蓬外围的白色舌状花纤细的瓣,是n道“银梭”,中心那圈分币大小的黄绿,不是蕊,是管状花。

一年蓬是普通野花,在本地却只遇过一回,根据对书里图片的记忆辨识出来。那里大约叫湖滨路,滇池边上,近旁有座田鸡小庙,名字来自庙里供奉的对象?还是因为那种蛙类一度在周围出没频繁?偶然向李成彬先生提起,获知一种答案:今天的田鸡小庙,系新建的,原先那座因筑在田间得名,滇池北岸的昆明口音念“间”为“jiē”,一来二去,成了“jī”。有过这么一段好奇、解惑的经历,一年蓬,跟田鸡小庙连在了一起。

一年蓬疗效不少,最厉害的一项,是治蛇咬伤。


(《龙猫》中的折耳根花、蛇藨等)


(折耳根花 @ 新闻路)


(蛇藨 @ 荷叶山)

读过 @牧梦 先生文章,存了心想看看这“尊贵”的折耳根花什么模样。折耳根或鱼腥草或壁虱(sè)菜我自己在埂上挖过,平时喜欢拿来炒肉或兑进花生碎凉拌了吃,它的花却一直没见过。不多久,愿望得偿,取道一个居民区时,被一户人家窗下翘出几枝青叶白花绊住视线。

所谓“尊贵”,说的是“素以为绚兮”一路。傲然的蕊、瓷实的瓣,就这么净洁、恬静地入了我心。

黄花、红果、绿叶,蛇藨在视觉上制造着轻薄、甜美的梦。但我再馋也没尝试过蛇藨,据说它们是蛇的“特供”。


(《龙猫》中的紫堇、早开堇菜等)


(紫堇 @ 西山)


(早开堇菜 @ 雨花路)

紫堇花总给人这样的错觉,一尾尾颀长的粉紫系小鱼儿,正蓄势待窜向四面八方,你与之相遇的这一瞬,恰是它们聚会告终前的一瞬。

虽有“堇”字这个交集,堇菜科的早开堇菜却是相貌迥异于罂粟科的紫堇,它们几乎贴地生长,紫色的俏丽是傲慢的家伙看不到的,就像小王子的故事,很少有雪白乳牙脱落不见的大人真正相信。

曾经混淆过紫堇和紫花地丁,还好 @黄腹琉璃 老师给“指正”了。长了宽圆心形叶片的,才是紫堇。


(《龙猫》中的蓝绣球花)


(蓝花绣球 @ 云南省图书馆)

“永夏之花”,小马告诉的蓝花绣球别称。《龙猫》里的绣球正是永夏之花。顶生伞房花序,决定了它们一朵就能实现生机盛大。得知调整土壤的酸碱度,可以改变绣球的花色后,寻思:若自己栽种,得做好备忘,买来硫酸铝施用。因为,蓝色是海、天的颜色,蓝色,意味着深邃与阔达。


❀   ❀   ❀


弗吉尼亚·伍尔芙有段话,大意是:我们已渐渐忘记,生活很大且很重要的一部分,包含在我们对玫瑰、夜莺、晨曦、夕阳、生命、死亡和命运诸多事物的各种情绪中。嗯,并且,我会擅自在这名单里添进“书”“电影”和“音乐”。



【注】

[1]杀洋盘:云南方言。意即“做事马虎敷衍、欺骗他人”。

[2]坯条:云南方言。意即“不良品行或习惯”。

[3]沙麻:云南方言。意即“蒙骗”。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