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八)

热度 2已有 54 次阅读2018-12-31 23:50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纸质书, 学海无涯, 宁静无价


76.《花开未觉岁月深——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花信风》,[日]巨势小石 绘,丁鹏勃、任彤 撰文,中国画报出版社2018年版。

草木的荣枯,汇成四季的沙漏,细细翻这册文图并茂,收获常识,更新认识。比如从前对“打春”之鞭打春牛有些疑惑、不甚了了,现在,明白了。又比如因为一首《斯卡布罗集市》,想当然以为迷迭香必是近现代舶来物,现在,知道早有曹丕、曹植两兄弟分别为之作过诗。

计划日后退了休,把书里头的花卉全部临摹一遍。趁那时的心境。

为便于捧读、图文跨页相映、图像完整,该书装帧有个可以理解的不足——字号、图像偏小。



77.《草木情缘——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植物世界》,潘富俊 著,商务印书馆2015年版。

作者自植物学视角观照中国古典文学,呈现了古早的自然风貌、风俗习惯,以及进入诗、文、绘画的植物作为意象所具的涵义,有意思。

78.《木匠手记——如何更真实地生活》,[美]尼娜·麦克劳林 著,杰西赵 译,九州出版社2018年版。

初中时勤工俭学的内容之一,是用钢丝锯在有机玻璃上割字;大学时代,装修南菁中学门前的“50米深蓝”,打磨木头鲤鱼和刻字到门匾上,统统撸起袖子DIY。有过这样两段,“木匠手记”这书名便充满蛊惑,作者的经历,更助长了这蛊惑:2008年,她自原已熟悉的、稳定的编辑岗位辞职,当起了一名木匠助理。

然而,部分因为翻译,部分因为写法,内容读来有些索然。看来,记录身体力行,叙述方式与行文风格需斟酌。

79.《媒介学引论》,[法]雷吉斯•德布雷 著,刘文玲 译,陈卫星 审译,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这是一部被列入“新闻传播专业‘十二五’规划教材”的书,采用它做教科书的相关院、系,估计不多。“情怀”一词近些年来泛滥,我愿回归到它的原初所指来使用:作者雷吉斯•德布先生是一位有情怀的学者,《媒介学引论》关注技术与文化间的辩证关系,为技术中的人性含量张目。

全书最后一段:“美国的一位研究人员,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研究所主任米西尔•德图佐斯(Michael Dertouzos)教授把自己定义为‘科技员和人道主义者’。也许大家感觉这句话似乎有些重复多余,科技人员与人道主义者本身就是一体的。可是我们认为这句话不仅不是没用的,而且是重要的,值得永远效仿。”如果你也对自己每天甚至可长达24小时地跟“移动终端”“社交媒体”“云计算”“大数据分析”“定位系统”等“有染”感到便利又焦虑,对此,不会费解。

80.《深度工作——如何有效使用每一点脑力》,[美] 卡尔·纽波特 著,宋伟 译,江西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

一本基本上“道理都知道”的书,我用作者给出的Tips自律、改善自我,并备着转述以帮助他人。比如:

“明确在你的职业和个人生活中决定成功与幸福的核心因素。只有一种工具对这些因素的实际益处大于实际害处时才选择这种工具”;

“对于深度工作,需要长时间不转移注意力,完成单一困难任务,使注意力残留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从而在当前结果上的表现最优”;

“如果你生活中潜在的每一刻无聊时光——比如说,需要排队等5分钟或者是在餐厅坐等朋友——都是用浏览智能手机来打发,那么你的大脑就可能已经被重新编排,从某种程度上说,就像是纳斯研究所说的‘心智残疾’。这时你的大脑已经不能够胜任深度工作,即使你也会经常安排时间来训练专注的能力”;

“知识工作者越来越多地表现为可视的忙碌,是因为他们没有更好的方法证明自身价值。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忙就是好的。忙说明你在努力,可真的是这样吗?到底是因为事情太多还是效率太低呢?这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在日常生活中培养全神贯注的能力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隐藏益处:这种全神贯注的状态占据了你的感官器官,使你避免了很多充斥在我们生活中难以回避的、细小不快的事情。全神贯注的时候,只关注当下正在做的事情,沉浸在当下的世界里,远离了烦恼,得到片刻的宁静”;

“休息的时候花点时间眺望窗外”;

“不要去谈论你打算做的事情,让结果为你说话”;

“散步能够帮助你思考”;

“阅读也是‘深度工作’,特别是那些长而深入的文章,需要很多精力去消化和理解”;

……


(单位街对面的商业中心有家书店,书架上贴着一些摘抄。这一段,出自叔本华《人生的智慧》,言之有理。)

81.《菜根谭》,[明]洪应明 著,杨春俏 评注,中华书局2013年版。 

《菜根谭》和《小窗幽记》《围炉夜话》合称“处世三大奇书”,基本都围绕待人接物、安身立命展开,各有特点。不过,我嫌《围炉夜话》繁缛絮叨了些,而《小窗幽记》意境不及《菜根谭》,加之从后者里摘抄了不少,便只取《菜根谭》重读。

电影《后会无期》里有句大意“听过许多道理,还是过不好这一生”的话,许多人深以为然,因为不知觉“道理”作为对规律的总结囊括不下世间每事每物,更关键的是,供道理运用的具体社会语境,变动不居、复杂多端。也因此,我自己更倾向于多从修辞的角度而非简单自箴言的角度来读“三大奇书”。

“与人者,与其易疏于终,不若难亲于始;御事者,与其巧持于后,不若拙守于前。”对这对仗的灵活执行,过去几年为我减了些职业中的纷扰;另有两句对仗,遇到,再度神往片刻:

“兴来醉倒落花前,天地即为衾枕;机息忘怀磐石上,古今尽属蜉蝣”。

82.《取瑟而歌——如何理解新诗》,张定浩 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

“诗歌不是言语,不单纯是要表达一个人想说的话,一个人之所以写诗,或者再把诗唱成歌,是因为他遭遇一些难以言喻的情感,因为他明了言语在表达、记述和理解感受之间必然遭遇的重重变形,诗歌起源于对言语的不满,起源于这种不满之后的沉默。”

——关于写诗。

至于读诗,是一件需要感受力和分析力的事儿,对此,“三手”开弓写诗、译诗、论诗的张定浩进行了示范。虽然,他也明白地告诉我们:“你无法解释一首诗所抵达的美。”


84.《6点27分的朗读者》,[法] 让-保尔·迪迪耶洛朗 著,周小珊 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地铁上读这本书时,想象了一下36岁的主人公每天绝早6点27分搭乘快铁往工厂上班时,车厢内,他取出两页完全无关的书纸,旁若无人大声朗读。

小说过半,主人公捡到一个提供数字化阅读的U盘……

若结尾是开放式的,更佳。目前的圆满,把《过于喧嚣的孤独》“改造”成了《天使爱美丽》,削弱了全书原本沛然的想象力。

85.《后院》,温酒的丫头 著,云南美术出版社2012年版。

Lee叔赠书。

整个集子里的女性自觉,鲜明,一些诗同另一些诗,水平参差。有一些对生活之“美”的领悟,稍轻;有一些写出女性生命经验、生存状况的长短句,在纸上排列出了勇气的山川。

86.《小王子的领悟》,周保松 著,上海三联书店2018年版。

虽说“诗无达诂”,但周老师对《小王子》的读解,有的,明显诠释过度了。

不过,等我想起这是一册“致女儿书”时——扉页上印着“可静 / 这是爸爸送给你成长的礼物”——又接受了那些过度诠释。


(Photo by 布师)

87.《单读14:世界的水手》,吴琦 主编,台海出版社2017年版。

李娟的随笔、吉耶尔莫·布拉沃的小说、李静的评论……这本Mook组的稿总体诱人,这里只说访谈戴锦华老师的那篇《置死地而后生?》。

“不夸口地说,我曾不只一次体认到代沟,我也不只一次地跨越了代沟,但这一次,我说我承认并且屈服了,因为我丧失了跨越的愿望。借用《一代宗师》中的对白:大时代,无非是一次选择。我选择留在属于我自己的时代。这种变化并不是以冲突的形式发生的,此前体认到的代沟形式曾是隔膜、差异、冲突,而这一次几乎是平行宇宙。当我意识到,我们持有的基本情理不同,我们几乎没有可以分享的情感结构时,我选择了放弃。当然,放弃的只是跨越代沟的尝试。”

“几十年之后,独生子女政策重新结构了中国社会。所谓结构意义,是指他们出生之际,已被钉死在宇宙中心之上,一个微型的宇宙因他们而生成,围绕他们旋转,他们也别无选择。其间,爱的侵犯性表现得相当鲜明赤裸,小皇帝/小女王们可谓‘艰难图存’,这无疑是他们在处理与他人和外在世界的关系时,那种自我中心、隔膜、漠然的的情感方式的由来。也许并不夸张地说,对他们,不是他人即地狱,而是他人即功能——他人只意味着一个相对于我的功能意义,而不是另一个‘我’。强大的主体感,几乎难于确认的主体间性。这可以发展为某种异常强悍的自恋主义,有时甚至表现为某种‘自毁型自恋’(我造的词)——自我中心与固执甚至无视利益原则。

当然,类似结构性的自恋文化同时为新技术所强化。最外在的例证,便是无时无刻、无所不在的自拍。这种文化已如瘟疫般蔓延,无分年龄、无分国度、无分性别。到处可见的“景色”是:背对美景,45度角望向虚空,表情丰富灿烂。所谓自拍是一种回视的目光,而不是望出去。如果说,眼睛是欲望器官,那么自拍意味着力比多的内投。”

一如既往地语气果断、利落,思辨的锋芒从讲究逻辑、充满见地与感情、富于启发性的言辞间显露,但底色到底无奈,甚至悲观。








94.《鱼王》,[俄] 维克托·阿斯塔菲耶夫 著,夏仲翼 等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

上世纪末,见吴伯凡、王小波两位在他们的著作里分别提到这书,从图书馆借了来。情节淡化、文字入微,人与山河、人与梦想、人与人的关系,立体、壮阔。对文中细节的印象,早模糊了,但其时深受触动的记忆,还在。

今年重读,是新版的全本,作者对自己西伯利亚故乡的那份满怀深沉之爱的书写功力,叫人钦佩、羡慕不已。

95.《另一种美》,[波兰]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著,李以亮 译,花城出版社2017年版。

我不会写诗,但很希望将来自己年过五旬,如果要敲下“回忆录”体的字符,就以《另一种美》为学习对象。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张稼文的业余 2019-1-1 17:05
读得太多了
回复 盲刺客 2019-1-4 21:33
张稼文的业余: 读得太多了
通勤消磨耳 。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