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们要成为超越时间和置身事外的微笑着的两个人”

已有 55 次阅读2019-1-17 22:27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山口百惠, 三浦友和, 相性, 苍茫时分, 翙翙其羽


山口百惠60了,时间过得真快!

知道这位演员、歌手的时候,她已经退隐。她和三浦友和主演的电视剧《血疑》一度热播,情节很扯,我不喜欢,没有好好看上几集。但被“科普”了白血病,决定如果将来哪位亲友需要移植骨髓,自己必捐赠。

要等在大银幕上看到《风雪黄昏》,才明白山口百惠多美——绝非胜在五官,而缘于眉宇间可爱与忧郁、温柔与坚韧的并存,眸子似一湾深潭。

有位小学同学,家住康寿巷,二层的老式木楼,她招呼我进她父母的房间到书架上挑书。迟疑过几秒钟,我随同学入内,发现一张双人床在那个时代罕见地居中摆放,床头贴一幅图,隔着化纤蚊帐,可以认出是山口百惠的明星照,眼睛弯弯地,咧嘴莞尔着,露出一颗小虎牙。多年后,我已记不清是当日阳光果然晴好,使得整个房间犹如布满花粉般金色微粒,亮澄澄的,还是画中人的笑意渲染了那一时空。之后,我向同学借了一册《苍茫时分——山口百惠自传》。


成年后提起书里一些见解,友人诧异:“想不到你会认同。”

想不到?哦,我们是学习着《致橡树》成人的,“半边天”的概念深入人心,以至于有些东西含混了、极端了,比如在家庭生活中各司其职的协作,也可能被视为一种臣服于社会性别角色的不女权。

山口百惠的原话是:“我决不以为非得到社会上活动,才能算是‘自立’。与其在男性社会中一味地呼吁改善女性的处境,还不如走更适当的自立的道路。很多妇女认为,妇女在家庭里多半是走了下坡路,或者说这是逃进家庭,实际上在家庭当中,不是也有自立之路么?家庭,难道不是妇女能够自由自在地并且明确地建立自己世界的唯一场所吗?对妇女来说,恐怕不会有比家庭主妇更难的工作了。生活是夫妇一体的共同作业,而巩固家庭的根基还要靠女人。她迟早要有孩子,必须作为妻子、作为母亲、作为女人地操持下去。一个家庭是和睦愉快还是阴郁暗淡,难道不都取决于这个家庭的主妇么!”

日、中国情有别,中国女性大多拥有自己的社会职业,加上工作环境的日益严苛与人事上的纷纭,社会价值观的混乱,平衡家庭外、内关系更不易。最近几年,一旦听说谁谁亲力亲为侍奉父母、公婆,我都禁不住心里生出敬意。

一直以来,关于山口百惠复出的消息不时传来,其实是影迷歌迷们的一厢情愿,据说抚养儿子成人后的她,正专心照料公公婆婆。她安然于自己建立的那个世界,没什么不好。

近照里的她,绝非冻龄地丰腴着,一袭同年纪相适的黑衣裤,当然迥异于明星时期的闪耀,却以一派温厚的生活气息让人更觉亲近。《风雪黄昏》里,三浦友和饰演的达郎,为山口百惠饰演的节子念了一段阿波利奈尔的《米波拉桥》:“过去一天又过去一周 / 不论是时间是爱情 / 过去了就不再回头 / 塞纳河在密腊波桥下奔流 //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逝者如斯,现实中的这对夫妇,用了四十年光阴,并肩趟过生活的浊流,兑现了《苍茫时分》里那句“我们要成为超越时间和置身事外的微笑着的两个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