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漫游记:访老亨利墓

已有 59 次阅读2019-3-1 11:58 |个人分类:安步以当车| 琅勃拉邦, 殖民主义, 人迹罕至


亨利·穆奥(1826-1861)享年35岁,予人“老亨利”的印象,固然缘于他塑像眼袋凸显、形容沧桑制造的错觉,也因为其人经历丰富。

18岁获得语言学学位后,亨利·穆奥即往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军校教授了10年法语和希腊语,1856年,他30岁,开始致力于博物学研究,在说服英国皇家地理学会获得了一个受委派、全自费考察湄公河流域的官方身份后,他变卖家产、筹措资助,开始了赴世界东方的探险。老亨利身后,他对这一行程的记述由他弟弟整理成一部文图并茂的《暹罗柬埔寨老挝诸王国旅行记》,1862年在巴黎出版。


尽管当年老亨利先后在泰国、柬埔寨、老挝留下足迹,但他的名字更频繁地与“吴哥”相联——这座已然湮灭于密林中的古代高棉帝国弃都,因这位探险家以中国元代地理学家周达观《真腊风土记》的法文译本为向导,一路追逐野兽、蝴蝶、昆虫们的踪迹而与之相遇。通过细致一如既往的观察文字和手绘图像,老亨利,“复活”了销声匿迹数百年的吴哥。

有些信息不足为信,哪里似网文所谓的“无意间就来到了亨利·穆奥墓地”?若非专程前往,这个位于南康河边丛林里的地方难以被发现、抵达。临近的路旁倒是有块指示牌,烂朽朽的,与其他几块河滩农家乐的标志牌混在一起,人未必能一眼辨出其上的“HENRI MOUHOT'S TOMB”。在烈日下长途徒步,再穿过丛林中的狭长小径,一座被漆得白生生的水泥棺椁出现眼前。近旁,有老亨利雕像及大象雕像各一尊,又有对其人生平的英文简介,并附带着列出了在他前后来到东南亚、云南探险的法国人的名字。




塑料质地的两束金色莲花瓶插,各闪耀在老亨利墓上,想是当地人所为。莲,承载佛教里“圣洁”“超脱”的寓意,灿烂的色泽,更加增这寓意。伫立片刻,我猜了猜坟中收纳着一颗怎样的灵魂。

萌生寻访老亨利墓的念头,始于游览过吴哥古迹群后。那是人类建筑史上的伟大奇迹之一!置身青苔遍布、倾塌不少的众多神殿内外,注目一块块暗色石头上惟妙惟肖、夸张复杂的人兽形象及多姿的花纹线条,人,唯有像老朋友预告的那样——“只管震撼!”。虽然,不是亨利·穆奥,也会有别人发现那片蔚为大观,但,确实是他,凭借自己好奇的眼睛、不知疲倦的双足、无所畏惧的意志,率先“发现”与“复活”了吴哥,进而参与了促成法国在1864年入侵柬埔寨,使之成为其殖民地。“我但愿法国拥有这片土地,让法国锦上添花”。亨利·穆奥写道。

后来,他遂了愿。

在柬埔寨、老挝、越南“组成”的法属印度支那以外,云南,也曾是法国的势力范围,仅昆明,某些“遗产”留存至今:呆过几年的园子里,正门口95磴青石台陔之上,一幢有着雄伟多立克柱、曼妙铸铁栏杆装饰性阳台的法式两层楼,从前用以教学,后来供应行政;金碧路左右两边的悬铃木,一直只被喊成“法国梧桐”;“南来盛”家的安南面包,就是辗转而来的短法棍;还有那句詈语“皮蛋”(意即娼妇)……一切的起因,可追溯到恢弘、富饶、美丽招致的占有之心。于是,老亨利往昔艰辛的博物之旅,甚至他因探险身染疟疾命丧琅勃拉邦的结局,在我眼里,不免与一层“月亮B面”式的暗色相交织。

计步器显示,这趟出行已啄(zhua,阳平调)了近三万步。回程,河滩小卖部通英语的售货员帮翻译,车场看守人给找来了一辆tuk-tuk车,随后,一路颠簸,风沙扑面。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