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艹平之果

已有 119 次阅读2019-3-13 07:00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苹果, 丰富, 文章, 亚当夏娃


一个,诱惑了夏娃;一个,砸醒了牛顿;一个,后来,自乔布斯之手传给了库克;还有一个,作为塞尚开立体主义画派滥觞的非凡静物,被写进艺术史。近读一位前辈新作,博闻强识,以“灵性”文字写“灵性”题材,叙说、评议游刃有余,四个“苹果”,形象组织纵横时空,历历在读者眼前,收梢余韵袅袅,是自成一格的“谭氏风致”。

把文章存为Pages文本细细看,读一两段,抬起眼想一想。好奇与逆反,求知与顿悟,创造与激情……“苹果”这个堪称了不起的媒介,以其亲切和合的方式开展启发,沟通了人与人、人与宇宙、人与科技、人与艺术。




现在,是桃李春风的三月,还得再等上一阵子,轻染红晕的苹果花,才会温厚地恬然在枝头,用她们的悠悠清馨,吸引蜂、蝶、蜻蜓之类夏日精灵盘旋其上。说“温厚”,因为较之于梨花、李花、樱花等蔷薇科同类植物的白花,苹果花,并无剔透之感。自《葡萄月令》里见汪曾祺写她们似雪,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喻体。可不是么?那种轻盈的累累。

邂逅苹果花时,我比较关心她们的花梗,如何承载得住随后那丰美圆润的果实。结论是,到了一定时刻,纤弱自会变得坚韧、有力,如同成为母亲后的大部分女性。

梭罗在《野果》里,用不少篇幅写了野苹果,称它们的果实有着“妙不可言的美丽”,之后一句,说的是野苹果,何尝不在说人?——“无论长得多么朴素平凡,都能有自己的一份天地。”

“苹果”的故事并不总是美好。格林童话里,白雪公主因吃下毒苹果身亡,光润饱满、甜香扑鼻、汁水充盈,成为嫉妒与恶意的伪饰。当期冀美女为妻的帕里斯王子把金苹果赠与阿佛洛狄特,他可曾预见特洛伊战争的硝烟由此燃起?始于iPhone 5的“苹果”瓶颈期持续至今,所谓“智能手机”,目前仍停留于Smart Phone而非Intelligent Phone...人性各式的晦暗、人类心智的局限,把“苹果”,变得五味杂陈。

不知从何时起,我惯于将苹果横向一切为二,图的是又见被果肉包围的那枚神奇五角星,其间,一如既往嵌着几颗褐色籽粒。再次将这粉黄的星托在掌纹上时,想起马克·吐温代夏娃写下的某个星期五的那篇日记最末:

“通过观察,我知道那些星星并不能永远闪烁。我看到一些最漂亮的星星融化了,从夜空中坠落……我要将这一片闪亮的苍穹铭记在我记忆之中,这样,即使它们渐渐消融,我也能通过想象将满天繁星还给夜空,让它们重新闪烁,倍加灿烂地辉映在我蒙眬泪眼之中。”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