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童话,童话

已有 27 次阅读2019-4-6 18:00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安徒生童话, 圣埃克苏佩里童话, 仰望, 真善美


如果以1943年4月6号圣埃克苏佩里那部图文并茂的“小”书首度出版的时间为“生日”,小王子76岁了。


念书时和修设计的朋友逛清华书屋,莫名其妙地,两个英语都还跟楞半倒的家伙各买下一册法文原著,他是《小王子》,我是《胡萝卜须》。据说掌握《大学法语》第一册便可阅读前者,他于是报名参加法语培训班,这一学,又收获了促使,两年后负笈巴黎。没交流过《小王子》给予友人的感受是什么,定非浅淡,以至于他决计要读原文。而通过汉译本见到的那条地平线,人迹罕至的撒哈拉沙漠里的那条地平线——小王子在地球上出现、同时也是他最后消失的地方,一直,烙在我记忆里。


最近,有位“老母亲”在新浪微博上表示她反对自家女儿听、读《海的女儿》,认为这篇安徒生“经典童话”矮化女性、跪舔男性——就为了一个只看过一眼的男人,需要用姐妹的资源(美丽的长发)、自我的阉割(无法说话),以及终身痛苦的代价(直立行走如刀割),换一个所谓的爱情。但没有人值得你付出自己的生命。

呵呵。


现实生活,是柴米油盐的琐事俗态、家内家外的隐忍不易,假若没了空暇时分的不忘仰望,日复一日,拷贝而已。仰望对象之一,比如安徒生为我们描述、愿景的庄严、高贵、美丽的灵魂。

“爱情不能一味单方面付出”“婚姻就是两个人合伙开公司”“两性关系中要学会及时止损”……种种,是源自经济学考量标准的声如洪钟。精明护犊的“老母亲”,拓印下这些“贴士”,耳提面命她的孩子早早懂得算计,尽可接受他人呵护,只给自己充当宠物。殊不知,美人鱼的故事凄清、悲怆,却又那么可歌可敬——通过伟大的暗恋与决绝的牺牲,海的女儿力图为自己争取一个不灭的灵魂,分享人类一切永恒的幸福。这不是“有一次我刚好听到小美人鱼已经化成泡沫了,赶紧上去把(故事机)开关按了”的“老母亲”所能理解的。

“她咋个不跟王子写封信唻?”问这话时,我大概五岁,从《小喇叭》或《星星火炬》的广播节目里听到简编版《海的女儿》后,将疑惑抛给了妈妈。妈妈的回复,印象早已模糊,也许根本就没有回复,她只讶异自己学龄前的孩子早慧地无师自通了“情书”这种东西。

人鱼公主的“文盲”身份,算是安徒生虚构时的一个bug吗?因了这身份,整篇童话的情节推进才顺理成章——不知情的王子,一个无辜的“负心人”。从始至终,他对自己与小美人鱼间的关系就是误会,误会她容颜“很像”救过自己性命的一个年轻女子,误会她会为他迎娶他所以为的救命恩人而高兴。她和他之间,“共同语言”是缺席的,舞姿迷人、心地善良、相貌美丽的她,唯有默默聆听他的倾诉、默默承受他的轻吻。这个“有一双能讲话的眼睛的哑巴孤女”,守口如瓶地期望并绝望着。

成年后,再度想起人鱼公主不会写字这桩遗憾,骤然发现一个问题:如果公主让王子知道了自己才是救他的人,故事的结局将如何改写?如果王子把对她的感恩兑换成婚约,那她最初的冒死毅然施救,是否会被轻薄成一次不期然的先行投注?

嗯,王子并不承担与小美人鱼相爱的义务。

“做爱做的事”之类暧昧文字游戏的结果,时见今天的传媒,修辞的逻辑是混淆了感情和欲望,自作聪明把“爱”置换、局限作生理解决。相较而言,没说出口的爱情是那么“怯懦”“无谓”,“暗恋高手”小美人鱼,不被粗暴解读成“自我阉割”“跪舔异性”,才怪。


忆起自己20岁时经受过的暗地里的灼烧。初中就替同学捉刀过情书草稿的家伙,无法在信笺上落下半道笔画,也想象不出如何开口,告诉对方就像不同的化学试剂被倾进同一个玻璃器皿,最后凝为一块绝美晶体,其人的博学、度量、幽默,加上篮球场上的矫捷身影,以及文科生所不及的作文能耐,化合成了如同其人1.78的“海拔”那样可供仰视的俊逸浑然。还好,对方拨来的一个电话终结了当时那隐秘的折磨,电波,筑成一座微型的巴别塔。

但日子永远复杂过翠湖的九曲桥,一路制造顺遂或遗憾,欣悦或苦痛。身为凡人,觉察得到时间教会了自己在人前呈现一种技术性冷静,我不希望自己由于一目了然的心软,陷于被动和弱势。飞快地趋利避害,是人在绝大多数时候下意识、眼目前的选择,正因为如此,不得不敬慕海的女儿——彻底放弃了妒恨和仇怨,日出前她纵入冰凉刺骨的大海,爱上并嫁给王子,终归在于获得灵魂,对这个“凭虚”的灵魂的求索,会指引她艰辛地完成对自己的创造。哪来什么“(自我)阉割”和“跪舔”?!这位卒于15岁的人鱼少女,这位生前长于沉静和有思虑的人鱼少女,必将获得一个不灭的灵魂,那个未来的灵魂,独属于她自己。

身体,是灵魂的回音;又或者,灵魂,是身体的铠胄。我不知道小美人鱼所憧憬的灵魂具体什么样子、有着什么意义,但爱得沉重、接受残酷、渴望灵魂的她,分明不言不语地擎起了一盏灯。

羞怯,矜持,单纯,天真,安徒生笔下,不乏小美人鱼式的主人公。很快就会熔化于烈焰的独腿小锡兵,在异乡一棵柳树下永远睡去了的年轻人克努得,以及同一篇童话里存在于某个故事当中的两块姜饼……这样的童话,具有多个层次、多个面向,9岁、19岁、29岁甚至99岁时我们读到的它们,字里行间渗出的意味是有差别的。



同样,属于童话体裁而又逾越了童话范畴的《小王子》,绝缘于嗲声嗲气,在稚气的讲述中,悄然进行了对这个平均化、功利性世界的质疑、批评,以其美学,以其哲思,实现突围忙与盲的导航。

“肉眼是盲目的,人们必须用自己的心灵去寻找……”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