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虽然生命,短得像一句叹息

已有 49 次阅读2019-5-18 22:47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赵仲牧老师, 悼念, 哲学家, 美学家, 真人


“你听不得段子。”听友人这么说,修订道:“也冇,是听不得low段子。”见他面露疑惑,忙补充,“我有位老师,有人讲他学问艰深、说话晦涩,其实不然,我有幸听他喈kuǎn过两回段子,《笑林广记》甚至《世说新语》呢风格,要悟一悟才理解得了呢‘少儿不宜’,蛮好玩儿呢!”

查看信息不勤,傍晚才读见孙老师周四的短讯:“赵老师不在,12年了。”

我那位老师,即赵老师仲牧先生。

邓启耀老师的《水尽山穷处,枕肱看野云》和牛军老师的《满钵擎来尽落花》,我下载、排版、打印了珍藏,珍藏他们对师长的情深意切,也珍藏自己受教老师的那段时光。

*  *  *

北学楼四层朝南一间教室,我第一次听先生讲授,关于如何界定概念。

那日他谈得不多,慢条斯理,把众人的疑问串起来一气作答,让人惊讶。

*  *  *

外语楼,先生给我们上“西方美学史专题”,说到康德,他动情表示自己会为康德的去世道“GoodBye!”,却不会将哀悼之情予海德格尔,为着后者那段抹不掉的选择。

*  *  *

先生病发住进附一院,探望时发现照料他的小郭厨艺恶劣过我自己许多,遂主动“承包”了随后几周老师的病号晚餐。老住院部的电梯坐得人心慌,便改成爬楼,上下一次实在锻炼,心里却很快乐。临近病房,又开始紧张,担心被老师“口试”。

先生也果然会问看了什么书、读出什么问题一类问题,我答得肤浅,老师笑笑,轻声点拨两句。遇到不成器的学生,我猜老师是用涵养控制住了无奈的流露。

有两回请妈妈代劳给先生送饭,妈建议先生康复后多走出书斋运动,老师很认真地告诉她:“我平时在家常跳迪斯科的。”

隔天,我颟顸地向老师“安利”了周星驰电影。

*  *  *

四合院尚存时,在青砖小楼里听先生的“语言分析心理美学”,言及“听觉形象诸要素和三重形式节律”,他起身哼唱德沃夏克《自新大陆》开头,神情激昂而沉浸。

日后我有机会用多媒体设备举例音乐作品,播放效果自然没得说,如此而已。那些例子、那些知识不像在我老师那里一样,和讲授者的生命、情感密切相连,我缺乏自信和勇气亲身演示。

*  *  *

“雀舌龙井邀来窗外千秋月 / 楚河汉界原是人间一盘棋”

老师撰写的这幅楹联,我以为是关于他美学体系内“审美形式化的有象性、有情性、节律感”之绝佳范例。

*  *  *

先生家里养竹子,尽管那几株盆栽的竹子被他吞吐的烟雾熏得不成样子。

先生的“终身伴侣”:书和烟。他提起自己罹患的诸种病症,末了总以“不过,没有肺癌”一句煞尾。

仗着其时一帮同学里自己年纪最小,听见,我就在旁低声道:“不是有句话叫‘防患于未然’吗?”老师看我一眼,浅笑着摇一摇头。

*  *  *

有老师八卦,讲某年半夜某“北大才女”欲越墙入北院拜访赵老师,动作太大惊动了保安。一桌子上,周围的人闻之“嘻嘻”,我倒想起《诗经》里某些歌谣。古风犹存,只为先生那世间已稀有的智慧与风度吧?

*  *  *

有一次妹妹假期回家,我们在三家巷的路边摊买飞饼,刚端到手里便遇见先生,笑眯眯问我们在做什么,驻足观察并向我们打听了那浇在饼上的原来是炼乳后,他笑眯眯拒绝了“您也尝尝”的提议,一字一顿说:“我不吃甜食的,你们吃!趁热吃!”望着先生背影,妹妹道:“你老师慈祥又可爱啊!”

“一位一肚子学问,为人天真、热爱生活的大哲学家”,汪曾祺的《金岳霖先生》让我想起我的老师赵仲牧先生。

*  *  *

也因为天真,老师暮年时遭到文化掮客“盘剥”。

又因为重情义,和文勋先生一样,他把自己的文集改由本校出版社出版……编校质量,唉,对他们的信任不起。

*  *  *

“北李南赵”之谓,我的老师哪会稀罕?!实际上,他对那名“北李”很不以为然,因其打压指出“积淀”说脱胎于荣格“集体无意识”说的学生。

*  *  *

“鹤影西去诗魂长余萦鱣堂 / 半生蹇困少志不移抵哲境”

到油管桥送别先生,我把笔宕了又宕,写下这幅挽联。

*  *  *

沈从文的《静》,写女孩儿岳珉攀上晒楼放眼所见景色那段落,让人想到老师。记得他说自己少年时在家中院内昂首望天而对天文学萌生了兴趣,十六七岁时,更决心以哲学为一生钻研对象,构建自己的体系。

许多人对先生的独行冠以“孤高”“凄清”,我却猜想老师那个世界里,遗憾虽有,更不乏“景象极其沉静”“日头十分温暖”,无论人间、天堂。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