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黑色毛衣通了洞?

已有 19 次阅读2019-6-1 23:35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周杰伦, 时移事往, 审美下沉, 恶俗当道, 青春记忆


“依然饭特稀”,一块悬在蒙自南湖边某条小街上某家小吃店门楣的店招,看得人忍俊不禁——那张专辑的名字遭如此解构?!

在TS大念书时,LB先生招呼到“万人坑”午餐,看着食堂一隅的屏幕,老师说:“不明白你们这些小姑娘,怎么会为一个长得歪瓜裂枣的家伙尖叫。”——正放的那首MV,《黑色毛衣》。“嘻嘻”过,回复:“我自己从来没为谁尖叫过。相貌的问题,‘青菜萝卜’。浓眉大眼算‘纤秾’的话,单眼皮细眼睛就是‘清奇’吧?呀,我好像用词不当了!”

“是不当!”老师笑起来,“司空图断然想不到你像这样用他的两‘品’。”望着老师镜片后和蔼的目光,我得寸进尺:“这首歌的旋律,我自己不以为出色,但歌词有韵味。无疾而终的恋情,没有放弃的自尊,跟‘黑色毛衣’形成意象互衬对照的‘白色蜻蜓’……停留原地的蜻蜓,加上对重新编织起了毛球的记忆也是从前关系的期冀,表达的是带着‘刻舟求剑’味道的懊悔或至少惆怅吧?整首歌,还是说出了不少人的心事、心声。”

沉吟过几秒,老师开口:“看来,我得好好听过这位歌手的作品再发言!”

“您平时那么忙,或者,得闲时听听这几首先?”随后,把《梯田》《爸,我回来了》《夜曲》《印第安老斑鸠》输成短信发给老师。LB先生是认真的长者,后来专门告诉我《梯田》歌词虽偶有语病,但颇具深度,副歌采用高山族咏唱,以及配器里出现了传统、婉转的笛音,皆用心的表现,整首作品生动批判了短视、野蛮的“发展”“繁荣”,把我们的故乡变得比斜阳更残。

“会持续关注这位有才华的歌手。”老师说。

当年留意到这位歌手,因为他推出的第二张专辑。“范特西”这个名字令人好奇,原来是中文记音的“FANTACY”,“幻想”“白日梦”之意。有意思。其时我的朋友们和我尚年轻,世界如同斑斓糖纸包裹的甜球散落面前,有多少幻想可以展翼,有多少白日梦容许人倒头便开始。而《心晴》《暗号》《简单爱》《七里香》《龙卷风》《半岛铁盒》《黑色毛衣》《开不了口》《完美主义》……写出暗恋、初恋、吵架道歉、分手、挽回、思念、惘然的诸般滋味,印证你所经历或你所听闻,两句“可能雨也不会停 / 黑色毛衣 藏在哪里”被我们读解成了单方面“忧伤以终老”的同义表达。

或多或少,这位歌手予过我们青春馈赠。因此,得知他在年届不惑之际在自家巴黎演唱会上被观众点唱《学猫叫》,难免不平,一为尊重他人的缺席,二为大众审美的粗鄙。

在一位创作型歌手的演唱会现场,作为“幸运听众”,面对歌手“那要来一首甜甜的歌吗?还是《简单爱》之类的?”的友善互动,仍悍然点一支出自他人的“抖音神曲”,不能不说是教养差欠的表现——不求言行优雅,连稍微照顾一下彼时彼刻的环境、状况都做不到,且妄为者浑然不觉自己已然羞辱了他人,甚至洋洋自得!类似现象,今天不罕见。任他歌手再中年宽厚、再职业精神,当他配合地哼唱以满足过听众后,仍禁不住说了句“这是我第一次在演唱会上唱不是自己的歌”。

这语调平静的申明里,愤懑多一点?还是黯然多一点?

《学猫叫》上了CCTV元宵节晚会,证明的,不过是“审美下沉”成为社会主流——高雅与庄重被排斥、蔑视,而非这首歌的艺术价值如何。背后,是这个时代对“流量”的攫取和献媚。个人喜好固然允许“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一个东西(流水线上炮制而成的,称之为“作品”似倒成了讽刺)的优劣,也完全可以并且应当自门类的讲究、专业的角度进行分析、评判。

《学猫叫》的曲调,是被视为“万能”的卡农和弦。歌手自己谱曲的《发如雪》《菊花台》等作品也采用这种和弦,但它们相应的编曲、配器却是节奏简陋、音高落俗、有抄袭嫌疑的《学猫叫》远不及的。无怪乎有人说,如果把《学猫叫》同《有点甜》《佛系少女》《带你去旅行》进行“串烧”联唱,彻底拼接无缝隙呵呵。

“我们一起学猫叫 / 一起喵喵喵喵喵 / 我要穿你的外套 / 闻你身上的味道 / 想要变成你的猫 / 赖在你怀里睡着 / 每天都贪恋着你的好……”小XX和小XX憋出嗲声的对唱歌词,让身处公共场合被听众的人如我,很感到几分尴尬,也许因为自己一定程度上是萨克雷的信徒——“爱与悲伤都是神圣的情感,只能在帷幕之后进行”?刻意的“卖萌”,迥异于我们云南以及中国其他地方少数民族或僻远山野尚存的情歌,那些植根于大地的咏唱,热烈或悲凉,歌词不乏露骨的地方,但因为油然、坦然,它们纯粹、干净、动人。

“森林绿地都已成纪录片 / 闻不到绿意盎然 / 只享受到乌烟瘴气 / 我不能教育你们 / 我不是你们老师 / 我不是校长 / 也不能给你们一巴掌 / 掌 长-长-长篇大论 / 你们并不想听 / 我知道但我没办法 / 我就是要写 / 你们可能永远不能体会 / 显微镜底下的我们 / 会更现实更自私 / 这种艺术真的很难领悟”2003年面世的《梯田》里,歌手用Rap唱着巨变中的台湾山乡,十五六年后的世相,基本也可挪用这语句来形容——因为“自私”,人可以无礼地要求周杰伦唱《学猫叫》;因为“现实”,人不再去期许“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所幸总有例外。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