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闲敲棋子落灯花

已有 49 次阅读2019-6-18 23:55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故乡, 深静文字, 朋友是最后的故乡, 阅读


一“叠”封面清秀的“山里来信”,那天我在“铁路”主题奥特莱斯街区的“設”书店遇到,等的人还有一阵子才到,忆起这书得过@黄腹琉璃老师好评,遂克服了对精装本的介意,买下翻读。

全书三辑,其实都跟“故园”有关——那些写“北京四季”的文字,不时,作者思绪也因眼前的草木而荡回家乡、往昔。

我常想,也许,只有远离了故里才会书写故里?像刘亮程那样一往情深着农业文明,以不乏刻意的农夫式执拗、笨拙歌咏“一个人的村庄”的人,毕竟少数,更多作者,要么,通过相关题材的书写为自己赢得“乡村遗孤≈诗+远方”这笔特殊的身份资本,要么,形式地挪用陶潜的归宿对“故乡”进行套路,但求“急疏利锁,顿解名缰”。因此,我私心尊敬的“故乡”文章只两种,一种,记述朴素、克制,“美”须“美”得一字一句带着端正情意,另一种,不避泥沙俱下,纸背有苦涩也有慈悲。说起来,所谓两种又可归为一类:绘出有灵故乡的实诚之文。


舒行的整部《山里来信》属前一种文章。她笔下的故乡,是楠溪江流域,那里,有着若干收藏于山林的村落,尚容得下栖居者无需盲从、不必慌张。

楠溪江许多习俗、风物,云南也见,其中,我特别留心到“夹缬”。这术语翻译成俗话,即“蓝印花布”,云南的蜡染、扎染与抓染可与之画上约等于号,成品色泽、图案、肌理有别,却共同展现着简素、温静与亲切。曾经从昆明的民族贸易大楼、大商汇布料市场还有中甸的百货店扯过它们,裁成衣裳和裙子,相信自己同时把靛草的芳香给穿到了身上。

“故乡大概就是,想逃避当下之时,心灵想去的地方。”第三辑“电影植物笔记”里,一篇由日本动画电影《岁月的童话》说起的《何处是故乡》里,下了如是定义。确实,“故乡”这个概念甚至可以同籍贯或出生地不相干,它只需要是符合精神意义的“归属之地”即可。所以,我们会激赏、共鸣诗人那句“朋友是最后的故乡”,不是配偶,不是手足,而是——朋友。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被称作“永嘉四灵”之一的宋人赵师秀记下了他那个时代楠溪江的宁帖时光。没有机会似舒行那样每年可以回到老家山居一久,时间不允许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自己的“老家”不明,她模糊在文献记述、家父选择与户籍字符三者的出入间。于是,每日的种种忙乱暂告一段落,橙色灯光下摊开的那册出版物,因为提供“寂然凝虑,思接千载”的可能,有了两分往故乡的舟车票根的意思。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