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读见三首“坏诗歌”

已有 25 次阅读2019-6-24 23:45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诗歌, 知音, 末法时代, 病房味道, 写作的意义


友人转给她三首别人的诗作,它们被归在一个“坏诗歌”栏目里。

当然不坏。称得上好。

老早她就晓得自己写不出诗,哪怕在还能够“强说愁”的年纪。诗歌,习作,也对意趣、先知、哲思有所要求,不如此,意象就容易高蹈幻美、虚情假意或口水吧唧。她没那禀赋,只能景慕诗人。

并非无缘由的分享转发,背后,是她和她的知音、恩义与共济。她一行行读那些诗,不忌讳“六经注我”、诠释过度。

第一首——

未见证的死亡都不是死亡

作者:喻言

三年前接到朋友的电话
告诉我他患了癌症
他声音平静
就像说另一个人
我也非常平静
就像听他说另一个人

放下电话后
我通宵未眠
用两包烟
把黑色的夜幕
烫穿无数漏光的小孔
我再未与他通过电话
或者短信
我担心电话的另一头
换成一个陌生人

直到前几天
有人告诉我
朋友已在一年前去世
我翻出他的电话号码
迟疑半饷
没有拨过去
我固执地认为
只要不打通这个电话
朋友就在电话的另一头
好好地活着

“癌”这个汉字怎么造出来的?《康熙字典》里,它写成“上品下山”,查了查,“喦”在甲骨文里,是“岩”的前身。“疒”则是后来(现代?)才添加的,作为形旁。而“岩”有“石穴”的意思,如同癌以细胞扩散的方式蚀空人原本健康的机体?“岩”有“高险”的意思,近似癌症迄今仍让人闻之色变的原因?

疾病凌驾一切之上。她见过魁伟人士病榻上的虚弱,让人疑心病魔一心向其施加跟Ta曾经的健壮成正比的摧残;她见过要强人士病榻上的自尊,探望时你随手帮忙倾倒引流积液也会导致Ta的不安……各式偏方,把唯物主义者一个二个改造得神经兮兮,可能是为自己,可能是为家人。到了一定年纪,某些隐忧或明愁哐啷而至,无常才是人生的常态,一个不抽烟不嗜酒且勤于锻炼的身体,必定绝缘于如疾驰火车某一时刻的引擎失控?

那些潜伏在每个人遗传基因里的硝引……

“未见证的死亡都不是死亡”,这心理,就这样被诗人给挑明了。久未联系的人,一种无法言说的禁忌横亘在彼此电话线间,她有聆听倾诉的耐心、有赶往陪伴的义气,但还是隐隐害怕主动拨打后收到某些消息,她会错觉那则不祥是由自己引爆的,或者旧病复发,或者逝世,或者离异。

第二首——

悲哀的字

作者:龚静染

写桥滩
写马边
写岷江
写峨山
写嘉乐纸厂
写新塘沽
接下去还要写什么
我不知道
这辈子要写多少字
是上帝定了的
但我不停地写
不停地寻找写作的意义
夜以继日
不辞辛苦
直到最后一个字

那个字
让我悲哀

“写作的意义”因人而异。那个最后的未知的字何以悲哀?她不解。

离散。凄楚。背叛。虚无。颓然。死亡。远不止它们,“悲哀”的来历太多,但她还是忆起一句“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

第三首——

阵亡者碑

作者:向以鲜

不断收到朋友们的私信
我是某某,请加新号

又一名冲锋战士死了
灵魂代码又一次被杀死

不是AK47、集束炸弹
或者巡航导弹杀死的

如果将这些阵亡者名录
全部镌刻出来

那将是世界上最壮丽
最荒诞的一座纪念碑

无数活着的人,前来悼念
死过无数次的自己

她生来散淡、软弱,却也向往阳光、自由和尊严,相信“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在关于“幸福”的若干说法里,她记得卡尔·马克思的一种:“当你能够想你愿意想的东西,并且能够把你所想的东西说出来的时候,这是非常幸福的时候。”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