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识字·生产·进步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买菜·八仙·酝藉·登月·泽国

已有 42 次阅读2019-7-20 22:55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菜街子, 绣球花, 桂花香, 一线城市, 人类登月


前几天到篆新农贸市场买菜,见有人一路咔嚓,多瞥了一眼,呀,《云与大气现象》的作者之一王辰先生,来云南观云看花?“读其书诵其诗,而不必识其人”,见他拍了些可食用花,又去拍菌儿,我继续往前寻卖山药的摊摊。

市场里售脆山药的多,卖糯山药的,不过两家,且非天天都在。脆的炒芦笋,悦目又可口;糯的炖汤,亦然,雪白的稠中带了轻微甘甜。就在我挑拣之际,卖糯山药的师傅倏忽张口来了两嗓子。“你喈唱呢是……家那边呢民歌?”听到这问题,他有几分不好意思,“呵呵”着回答:“是呢。”

“么是哪个地方唻?”

“昆明呢。”

“昆明哪点儿?”

“富民。”

“哦,”我继续好奇,“么你喈们平常都兴唱呢嘛?”

“唱呢,”他再补充,“我们苗族每年‘采花山’呢时候唱呢人最多。”

“采花山?……呀,今年呢已经过掉啦,明年有机会我来听!”


(千里香 @ 篆新菜市)


(海菜花 @ 篆新菜市)

❀   ❀   ❀

小马发来他们那里夏之花的相片,成了丛的紫蓝绣球,宛如《千与千寻》里一处场景的原型。取出周玮老师的《怎样看到鹿》,把书里一篇《绣球,八仙,紫阳》念给我的朋友听。

小马是认真、细致之人,随后告诉说“维基百科”上的绣球花花语跟文中的“易变的心”不同。


所谓花语,是人类借植物投射自己的认识与情感,有人因绣球花色可随土壤酸碱度调整控制而改变,感慨心之无常,也有人因她们聚伞花序的模样,憧憬“团聚”“圆满”……终归,都是相遇后的主观寄托。其他一些时候,“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我们无缘在场,只能尾王维身后惋惜。

“八仙”这个绣球花的别称,怎么来的?

❀   ❀   ❀

“酝藉”,李清照用的词,心事微茫,欲言又止,都在这两个字里了,是对桂花气息的拟人化描述。

金桂居先,银桂次之,丹桂第三,我用鼻子给她们的馥郁程度排了序。三种芬芳的一致,在于引而不发含蓄温存。如同真正的爱情。

❀   ❀   ❀

我是奥黛丽·赫本的信徒——她说:“许多人希望登陆月球,我却想要多看看树。”——却也理解半个世纪前阿波罗11号的那趟航程意味着什么。

苍穹是纵向的远方,浩瀚银河制造无尽蛊惑,终年默然散发长久磁力,当年美苏“冷战”争霸的“副产品”包括了展现“探索”“勇气”等等人类精神的钙质。也像担任NASA 科学副总监的Ernst Stuhlinger那封著名的回信《为什么要探索宇宙?》所言,“太空旅行无疑是一项充满挑战的事业。通往火星的航行并不能直接提供食物解决饥荒问题,但它所带来的大量新技术、新方法可用于火星项目外,这将产生数倍于原始花费的收益。”这些新技术,包括了互联网、集成电路、太阳能电池、核磁共振……

听闻、亲历了互联网之类的泥沙俱下后,自己依然赞同这信末了援引的那句话:“我忧心忡忡地看待未来,但仍满怀美好的希望。”


(四个外星人 @ 昆明街头一隅)

❀   ❀   ❀

“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老生常谈了。

保存过一份《2019年昆明城市易涝点及责任人》信息表,格外留意了一下当中有没有“牛街庄下穿隧道”这个点。

好奇表格里那243行“易涝点”“行政区划”“排水公司责任人姓名及其联系电话”“辖区责任人姓名及其联系电话”信息的存在功能,在昨夜至今早的豪雨中体现得如何。

还记得两年前的今天凌晨,那位被老天瓢泼积水以及疑似人为排泄污水的隧道给吞噬了的35岁的母亲,叫张春蕊,同她一起遇难的6岁儿子,叫陈昌硕。于是,雨霁天青,人却一时难以切换到“兴高采烈”“吃喝玩乐”模式。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