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撄宁,撄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更好的恭维

热度 1已有 56 次阅读2019-8-29 07:07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理想读者, 仰慕, 好字, 虚伪


“我认为,若是仰慕一个人,就应该理智地评价他,比起像醉汉沉迷于酒一样盲目崇拜他,这是一种更好的恭维。”有长辈做得到认同毛姆这说法,电话来讲听了她意见后试着写了两篇风格有别过去的文章,请给看一看。又说:“有个老家施甸呢小伙子,他呢小说认不得你咯读着?他是王安忆呢学生……”长辈说出那位作家名字,她笑起来。

她舅舅当年插队陇川,一段如张暖昕执导的《青春祭》讲述的岁月,劳作之余一抬头,前方就是那山脉。“雄奇”,是舅舅给它的评价。后来她听一位叔辈提起年轻时驾车翻越那山系时遇到的一连串匪夷所思,“雄奇”之外,又添了“神秘”两个字。那山系的名字,是汉字记录的傈僳语音节“高黎贡”。

2014年初,她无意间参加了一次家宴,滋味不佳。

坐到餐桌前就开始不自在——主人家原本意在款待几个写小说人士,孤陋如她,从前没听说过他们。席间,圈内熟人们交换各种轶闻,让人乐得意埋头搛菜,直到他们提到“洋芋”。

“洋芋”既是她偏爱的食物,耳朵难免半竖起来。有人“建议”某个以那“雄奇”“神秘”山系命名的文学奖项,不如改叫“大洋芋奖”,理由,“(盛产洋芋的)昭通(或会泽籍?)人整呢么……”。

那样的时刻,逢场作戏、嘻里嘿嘞即可,偏有个末座的家伙“13岁病”发作,无视“世故”这个选项。

“你们说呢这两位作者,他们呢作品,我不巧都看着一哈”——唔,在图书馆和书店里信步发现、果断借阅/购买,该算“正巧”还是“不巧”?——“不差嘛!甚至于,还相当不错!”餐桌对面应和得正兴奋的几个人,大约没想到一个不相干者会开口,止住了说笑。他们正忙于臧否那两位得了那文学奖(大约其中一人是呼声颇高的入围者?)的人写的东西。

她告诉他们自己各读了那二人一本《记》。长篇小说“记”,把云南边地村庄里的一段成长故事,写出了很带几分废名《桥》那般的味道,又漾着几丝巫气,一种恍惚的现实;散文集“记”,近似沈从文跟倪云林的“合体”——(是的,并非腰封还是封底宣布的展子虔,而是倪瓒)——也是云南乡土题材、成长故事,笔法疏简和细腻交织有致,文风朴拙,羚羊挂角,很下功夫琢磨过。

“唛,莫那么认真嘛!”力邀她赴宴的人探过身来。她一哂,不再作声。

“不合时宜”,是她曾奉出的一种“更好的恭维”。

“我只读过他呢《刻舟记》《安娜的火车》……前久借着《鱼王》,想看看跟苏联那大厚本是咋个‘同题作文’呢……他写我们这个时代呢算是‘拉斯蒂涅’呢几篇,读了心首难受,但不能不承认它们呢价值……我呢理解可能有偏颇,还要听听你喈呢看法。”她对打来电话的那位长辈说。

沉静阅读,是她见过的另一种“更好的恭维”。

有一回查滇越铁路资料,@望月姐丢给一个链接、几个数字——一篇博客,输入密码才可见。她点进去,原来人家硬是照着书把长文《来自1910年的火车》一句一句敲成了电子版,供自己学习,供“内部交流”。

得花多长时间?她自己是人如其名谐音的人,知道甘愿花这笨功夫意味着什么。

还不忘告诉她:“放心!我校对过嘀。”

她认得这位姐姐才不兴把这仰慕之举“艾特”给那两万五千字的作者呢。



【注】

嘻里嘿嘞:昆明方言词语。意即“随意,轻浮,不严肃认真”。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