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撄宁,撄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12月里的20年

已有 22 次阅读2019-12-1 14:21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荏苒, 银杏道, 故人, 青春


“树”,一切木本植物的总称,不过,总有一些树,比另一些树容易让人心意的天平倾斜。

那时它们的叶片丰润远胜过今天,“飘落如蝶”四个字在其他秋叶仅绘其神而在它们是对其神、形的囊括——那些弧度优美的扇形的翼,无一例外地轻盈、鲜明,当它们尾随季节的钟摆先后作别枝头,绝大多数,根本还来不及干燥、发褐、多皱,它们生平唯一一次飞翔,因此予人“壮阔”的印象而同“凄怆”没多少干系。

在从枝干到地面的旅程中,它们心里,会有千山万水倏忽而过吗?


这场一年一度的喧哗,沉默而盛大,当然不止发生在翠湖北路2号那条主干道上,只是,再经过秋冬时分的北京钓鱼台的东墙外、北京林业大学小南门一带、下关玉洱路、昆明聚贤街768号那园子、陆家营图书批发市场大楼附近、汉田书店关张前所在的金广路……我总不免忆及这条两侧同类树木的虬枝已交错成了拱廊的银杏道。

20年前,那种金属镀铬的镜子尚存在于学生宿舍。圆形或卵形,方形或心形,镜面一角,刻了竹子或梅花,背面,贴着苏杭某处名胜的图片,既当支架也能充挂扣的,是绕成各式形状的铁丝,同样镀了铬。对镜梳妆、整理仪容的人,可曾隐约望见日后那些歧路沾襟、割席而坐、英年早逝、天长地久?


我知你也曾昂首好奇过那灿然落叶是怎样不徐不疾地灵魂起舞,铭黄的银杏叶片,我们每个人的那小坨“玛德琳蛋糕”。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