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撄宁,撄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三十年的仰望,不及一堆秒赞

已有 25 次阅读2020-1-16 23:00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时移事往, 在群中, 微信朋友圈



—1—

与小L同车,他问:“师姐去过嵩明丰泽园没?”

“去过。”

“我们前阵子去,还遇到XXX一家。”

“丰泽园的……哦,冬天海菜花不开,古戏台、‘山寨’白水台都好看。园子正门街对面的饭馆——不是它门口那家哟——有道看家菜卤猪蹄,不少人专门找了去补充胶原蛋白,有机会再去,陪弟妹尝尝?”

沉默片刻,小L换了话题。

不关心你给师弟说过什么,只是免不了惘然。

—2—

2016年初夏出差北京,路过从前的海淀图书城,看那规模可观,突然意识到当年妹妹替你淘到那册学位论文的参考资料并非易事,那还是她惜时如金的学生时代。巧得很,妹妹和张家妹妹也在北京,凑了一个傍晚,相约逛西单的“老佛爷”。

“也冇听你提过海淀图书城跟昆明呢图书市场走趱那么大……”

听我带了不安地再度致谢,妹妹露出两排编贝牙:

“你莫好玩啦!那么见外!答应过么就努力兑现,实在兑现不了再记得抱个歉。至于帮忙呢过程,何消讲?讲出来,抵仿感情账簿上跟人家挂一笔。”

果然是手足!

妹妹追忆,那天只是因为只买人家整套文集里的一册文论卷,付款时心虚不已,飞快付过款,出门即小跑,生怕店家追来。

当年妹妹坚决不收我的钱。书转你之前,我特意在扉页上写下“送XXX”。

我认真地看着两位妹妹:“北京你们熟,今晚想吃什么?警告你们,千万别为我省钱!”

—3—

就像我不会告诉你,我曾越洋电话求教PenPen,请其时正在普林斯顿大学研究儿童语言发展的她给出改善建议;不会告诉你,我难得向海外好友开一回口,那一回,只为请她们代为打听、购买某种可能的婴幼用品,之前,拜托赴帕米尔高原的妹妹帮邮来奥斯曼草,却被告知那植物根本是种环保型染料……既然觉察了某些烦忧所在,只希望可以分担一点儿,并且还不要让你敏感、介怀。

不期在大学里碰见你,自彼,有十多年,我尊你为半位师父,你的理性、雄辩、自信,令人望尘莫及。更早,曾经的我,在主席台下仰望发言的你的时候,不过三年级的小学生。我记得你给予的所有帮助,一点一滴,我愿用毕生情义报答,从没想过时间是不归之路,环境是易容大师。

事后回想,你曾兴冲冲告诉我你每到一地授课,都有众多学员加你微信。我为你在日常单位空间外开辟了广阔讲台而高兴,便忍住了煞风景的话:来加微信者,除了敬慕你的学养、口才,也不乏怀着在通讯录上添了一位省城学者及政府专家、一条灵通消息渠道的诉求。

据说微信通讯录可添加人数的上限是5040——哪怕只有它1/10的联系人,“朋友圈”里打个喷嚏,也能收获50个秒赞吧?

我只是偏爱雪里送炭,胜过锦上添花,相信可供精神交流的媒介沉静些才好,而所谓“朋友圈”,噪音太多。是我自以为是。二话不说的挺身而出、一笑了之的不予计较,终究比不上轻触屏幕即可送达的频繁“赞”。

其实,不是秒“赞”本身,而是被那N多“赞”所惯适的难以接受他人的非即时回复、持保留意见、合理地拒绝。

社交媒体出现、普及前,我不记得你曾不耐烦地打断我的话,更不用说屡屡语出伤人。你说过,大家是诤友。

什么成了导火索?

哪些属于试金石?

儿时翻书,困惑于这世上怎么会有退避三舍、割席而坐,大约因此,这个言不及义的喧闹人间,索性安排我目睹风沙扑面、雨水受伤,经历本无必要却不可避免的分道扬镳。

广南一小里头,悬着一副对联——那次出行,还是你推荐的——我读见它们,记了下来。后来提起,你也有印象。遇到那十个字以前,我考得出还马虎的物理成绩,却从未想过什么叫做“物理”。“高怀见物理;和气得天真”,许多人读许多书,所求不就是识物理、享天真么?



【注】

走趱:昆明方言词语,意即“差别”。

何消:昆明方言词语,意即“何必,用不着”。

抵仿:昆明方言词语,意即“就像,仿佛”。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