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撄宁,撄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河南跟云南之间,隔着一个陈衍强

已有 146 次阅读2020-2-3 17:59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诗人, 文艺抗疫, 切尔诺贝利, 良知


“陈衍强”这名字,现在知道怎么写了,因着它的主人这两天被口诛笔伐。

上一次碰到这名字,是 @牧梦先生 提起,昆明话前后鼻音不分、没有撮口呼、入声字尚存,我以为是“陈远翔”“陈远强”或“程彦祥”等组合。@牧梦先生 说ChénYǎnqiáng的诗,有朋友交口称赞,他自己持异议,车途中还念了一首问我评价。那是一串不动声色“罗列”县城乡镇景观的口语,琐碎间,渗出“家园凋敝”的辛酸与沉重。它不属于我喜欢的类型,但我肯定了它所表达的生存迫抑与生命痛感。

来看陈衍强被斥为“脏诗”的这首《仰望天空》——


缘何“河南人硬核抗疫”式行为在网络上被疯传、获“怒赞”,少见有人厉声批评所谓“看似无情,实则大爱”的粗暴、愚昧,有“以邻为壑”之嫌,而“婉拒湖北人”“警惕湖北籍”的八行“速写”就被视为暴露了作者人格不堪?《仰望天空》里的“我”不等于老陈师本人;“湖北佬”“九头鸟”的押韵之谓,从我记事起所闻,不过是作为两枚刻板印象标签,用以肯定一个地区的人集体性IQ极高。而“驻村扶贫”的好借口与“随时仰望天空”的惊咋咋,难道没有直观出农人在响应行政号召、动员过程中被不敢怠慢所催生的特色狡黠与过激笨拙?

猜想了一下落款“2020.01.22”日期时的老陈师,或许不免带着几分对自己不乏俏皮的发挥的自得。既然作者他落指并非为了“载道”,读者如我,也不会试图自这短诗里求索天堂的启发、故园的感召、夜莺同玫瑰的抚慰。

没必要对《仰望天空》上纲上线。


(关于河南的“硬核抗疫”。图片源自网络)


(河北正定县发布对武汉返乡未登记的人员的悬赏举报。图片源自网络)

“淡月疏星绕建章,仙风吹下御炉香。侍臣鹄立通明殿,一朵红云捧玉皇。”这末一句被“捧”的“玉皇”,说的是其时16岁的宋哲宗。这首诗名为《上元侍宴》,它的作者,还写过一篇《再上皇帝书》,里头一句“岂有别生义理,曲加粉饰而能欺天下哉”流传颇广,他叫苏轼。

定睛看,月亮的A面也带几丝烟灰色暗影。写下这首雷人应制诗的老苏,心里还揣着对“乌台诗案”的余悸吧?

我相信吟出“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那一刻的老苏是诚心的——官宦江湖,“身不由己”的滋味委实不佳。

又有哪篇奉旨写、和的应制文字不雷人呢?

人们津津乐道于杨玉环研墨、高力士脱靴的典故,你说李太白当日边耍酷边写下的那三首《清平调》,言辞算不算“媚”?

“逆行者”之称,自2015年天津塘沽发生了那起爆炸始,屡屡出现在重大灾难发生后的语文中,它原本所承载的“专业”“勇敢”“决绝”之意,以及由它们所予人的感动,早已被透支。

至于写下“谢谢你冠状君!让中国人又看到了众志成城、大爱无疆”的回车体摁键者,陈衍强懂的反讽,Ta不懂。

“可以沉默,但不要撒谎。”这话,赵仲牧老师课上讲过好几遍。


(清末民间纸马《五瘟圣众》,画的是民众在瘟疫爆发时祭祀的五位瘟神。图片源自网络)

沉默着记住Ta们,动用“春秋笔法”的摁键也先免了。Ta们,是被写下《训诫书》的八位医生;是以“红”命名却有着一颗黑心的机构;是那些绝非一个“1”就可以概括的人,以及那些连一个“1”都未被计入的人;是从桥上纵身而下的“轻生”者;是灵车远去了仍在路边磕头不止的年轻人;是医生护士们的恸哭与愤怒;是一个司机“脸不变色心不跳”地抱走一箱医生们凭介绍信都领不到的物资;是养了17年好端端交给村委会却没几天就死去的孩子;是收成滞销全年无望的农人;是常规透析、化疗被中断而性命受到威胁的其他患者;是为着创造七天建成医院这一“奇迹”而加班加点甚至手指被切断的工程师与工人;是四处购买口罩而不得的焦灼;是一次又一次彻夜的难眠,是一个接一个被炸掉的社交媒体账号……

如何结束?又如何开始?

“有人,手持扫帚,/ 还记得怎么一回事,/ 另外有人侧耳倾听,点点 / 他那未被击碎的头。/ 但另一些人一定匆匆走过,/ 觉得那一切 / 有点令人厌烦。// 有时候仍得有人 / 自树丛底下 / 挖出生锈的议题 / 然后将之拖到垃圾场。// 了解 / 历史真相的人 / 得让路给 /  不甚了解的人。/ 以及所知更少的人。/ 最后是那些简直一无所知的人。// 总得有人躺在那里—— / 那掩盖过 / 因和果的草堆里—— /  嘴巴含着草叶,/ 望着云朵发愣。”

维斯拉瓦·辛波斯卡写。

可以嘴衔草茎,可以枕肱看云,但,别做把头埋进沙堆的鸵鸟,别对房间里的大象佯装不见。不能原谅,不能忘却。

刚又见老陈师随其《公开道歉信》发布以谢领导、读者和湖北人民的两首“悔过诗”,老朋友跟我“交换了一个眼神”并“”。

人家还是记得自己是诗人——



抗疫之书(二首)

陈衍强 / 作

冠状时期的爱情

武汉和与武汉有关的人民
通过火车飞机和鄂字头牌照的机动车
走向四面八方
新型冠状病毒如邪恶的花朵
随风飘散
这是一个残忍的春节
我的在诗歌中打开白羽毛的天使
刚吃完年夜饭
就飞向属于她的战场
与启动1级响应的祖国一起
阻击病毒疯狂的入侵
这是情人们戴着N95口罩
亲吻的除夕
当我用酒杯
举起泡有连花清瘟颗粒的温开水
为她壮行
她早已像前苏联电影中的某个女兵
从我身上掰开
带着使命和一个护士的良心
与钟南山一起出征
风萧萧兮易水寒
我的穿白大褂的90后小鸟
在肩扛黄鹤楼的省城
也许黄鹤一去不复返
我只能在远离医院和危险的地方
从新京报的照片
和澎湃新闻的短视频中
寻觅防毒面具里的她
直到我在李总理到金银潭医院
与医护人员说话的抖音中
看见她稚气而自信的笑脸
才丢掉恐慌
为了拯救那些脆弱的生命
为了呵护那些喘息的灵魂
为了大地上盛开的鲜花和音乐
我不得不取消2月2日的结婚登记
祈祷她不被感染
不会成为与我永远隔离的女英雄
因为她不平安归来
“江山多美都是浪费”

******************

山村防疫图

天阴得像蝙蝠
不过老家的人不叫蝙蝠
而是形象地叫燕狼鼠
因为它飞起来像燕子
趴着像老鼠
头有点像狼

一夜大雪
给老家的山坡戴上口罩
村口没有封路
皮卡车在乡村振兴的水泥路上奔走
防疫宣传的大喇叭
内容与新闻联播的一样
只是声音是村主任的方言

排查防控
跟踪监测
不仅干部职工在行动
连护林员都在问回家过年的打工妹
李小燕回来是自己开车还是坐班车
经过武汉没有
余顺河发不发热
咳不咳嗽
赵二娃哪怕胸不闷也要好好在家呆着
姓黄的就不要给姓姬的拜年了

人命关天    
疫情当前
赵家门口贴的干部帮扶明白卡旁边
多了张印有“居家观察谢绝往来”的红纸

张盛近家是易地搬迁户
过完年准备搬到发界安置区
我的声音从口罩里溢出
“等疫情过了再搬”
李德华要进城买鱼喂他的猫
我说
“全世界都在关心武汉
你却只关心你的猫
不吃鱼不可能要你的猫命”

在长江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读书的李云兵
回来那天在武汉中转了几个小时
在老家自觉隔离期间
除了读我发朋友圈的诗解闷
还读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
他在朋友圈写道
“武汉加油
无论怎样
你依然是我骄傲的城市”

李才能本来要去探监
现在不去了
还说以前惹祸的儿子因祸得福
在里面比外面更安全
如他在外面
说不定又会在微信群造谣
比如说他看不惯的朱爱国
感染了肺炎

昨天就收到王永康过几天结婚的邀请
他这是把个人的幸福建立在大家的痛苦之上
因为是老乡
我不知如何劝他
正考虑是戴着口罩去吃喜酒
还是发红包
今早已经收到他推迟结婚的短信
我没有说服他
是他看了疫情告知书后
自己做通了自己的工作

我问堂弟陈衍腊
今年还要出去打工吗
他说现在怎么能出去
等疫情过了肯定还要出去
不出去挣钱靠什么振兴乡村

从大马槽到位卓村
发现种天麻的村姑杨倩玉
在家中刷抖音
刷出的是翁倩玉唱的《祈祷》
“让我们敲希望的钟啊
多少祈祷在心中”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