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撄宁,撄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合餐分餐 · 生日快乐 · 真爱时刻 · 葬于春天

热度 1已有 12 次阅读2020-2-14 21:49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饮食健康, 童话, 旧日子, 故人


—1—

咪叔见多识广,告诉说合餐制大约是元朝时候北方的游牧人带来的。提起这个,因为他笑言我老家前几天发公文倡议“公筷公勺,用餐有礼”,不如在原有基础上直接倡导分餐制。“原有基础”,指的是红河境内的人喜食米线。米线是云南特产,但从弥勒到屏边,除掉做早点,充中饭也很普遍,点“大海碗”即可。如果来一套过桥米线,算得上是性价比高且具仪式感的正餐了。常见的情形是,非朝九晚五者,一顿过桥米线就连早餐带午饭都解决了。


据说建水人民不爽蒙自因为有个南湖就成了“过桥米线之乡”,自信本地店铺在烹制技艺上更胜一筹。回忆了一下,还是得具体看是哪一家馆子。总体来说,建水的过桥米线也不错,特产草芽的添加还可以加分。

不论蒙自、建水,传统的米线馆用豆坨而非味精增加汤的鲜香,尤其好。

一份米线,无分丰、俭,多连汤带主食,属于便捷的用餐选择,但终归不能顿顿吃。甩米线以实现分餐制,相当局限。




更重要的是,红河地区少数民族众多,其中,仅我所知,哈尼族和彝族都有摆长街宴的习俗。规模壮观的合餐,源于流传久远的某些人情意愿,舌尖、肠胃的满足需求,次于族人间借吃喝交流信息、加强感情、夯实同盟的目的。我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合,不管是改为分餐,还是只采用公筷,都有违此类习俗的素朴初衷。

解决之道?

有所管理的长街自助筵席?

他们自己比我有发言权。

食堂窗口打饭打菜,或聚会时的自助餐、个人火锅,“拯救”了我这样的轻度饮食洁癖者,但还是要说,分餐制,利于控制通过唾液感染病毒、细菌的机会,也益于人避开自己不适的菜肴——持公筷热情布菜,叫人躲闪不赢的同桌我也有幸遇到过,合餐或分餐,关乎“健康”“适意”,不宜用“文明与否”进行评价,不该由自治州文明办发文规定。

咪叔讲日本人现在仍保持着分餐制传统,我说:“么可以摘掉口罩呢时候,请你喈尝尝回转寿司以外呢日本饭。到时候我们自己分餐。”

—2—

是这样的,绝早听见轻轻两响“嘣嘣”“嘣嘣”,半梦半醒间,讨不讨厌?我问:“谁呀?”

“E.T.。”

“谁?”我觉得这玩笑有点儿大,准备正式睁开眼睛。

“外星人。”对方提高了一点声音。

“你,是来……找麦田画圈儿的?”我生平没有见过那么浑圆、明亮的眼睛,现在,这双眼睛就在窗外。


“你别误会!我们是想来教地球人打乒乓球。”

“可是,我们已经会打了呀!”

“这样哪。抱歉打搅了,再见!”

就在我正犹豫要不要纠正自己的话,修订成准确的“可是,我们中的许多人已经会打了呀!”时,一阵蓝光闪过,大眼睛的主人,消失了。

所以呀,如果你也碰到外星人,不管Ta是来教乒乓球、羽毛球、足球、游泳,还是书法、画画、口琴、吉他,请都回答一句“太好了!”,因为,地球上一定还有许多人需要学习这些。

另外,一定提醒Ta们戴上口罩。


好了,这就是今天我想送给你的故事。老周,生日快乐!

—3—

那一幕结局如何不知道,当年它在东二院学生宿舍区确实制造了一点轰动。

贺卡经销商编故事炮制成节日的2月14日,罕见地跟开学报到日发生了重合,二栋楼下,某男生将一个红色气象气球放飞至三楼还是四楼一间寝室的窗外。很快,围观者众。气球上写了字,不多,四个。学生时代我视力尚佳,隔一段距离也能看清,寻思那位男生还蛮会表达。

后来,跟化学系的同学讨论了一下自行为一个巨型气球充氢气的实施方式。

许多年过去,还记得那四个字:愿与相知。



浪漫、热烈、纯粹,几乎只属于青年时代、恋爱时期。再读到王志军这首《真爱的时刻》,记住了它的现实、寻常、深挚:

“她突然从凳子上蹦下来,
用力把风油精摔在地上——刚刚
她正用它涂玻璃窗上污渍
一边和婆婆吵架。
无非是些小问题,针尖和顶针的
小小误解,但这次她爆发了
像闪电击中的毛栗子
因委屈而说恶毒的话。
我训她她咣当当翻出车钥匙
要下楼去她也不知道的某处
大声喊别拦着我!

我在门口箍住挣扭的她
就像阻止青春期的女儿离家出走。
然后把她抱到沙发上——
最近她重了,可还是不到一百斤。
这是你的不对!我给她讲道理
她愤怒地还以不讲理。
——好吧,你也有一定道理,但也不能这样!
她又报以气呼呼抽泣。
我拽着她给妈妈道歉
她语气生硬,像宣布决定。

回到里屋,在小溪的小木床上
满屋子风油精味儿中我们接着角力。
我边安慰边批评
时而温柔,时而严厉。
她一会儿愤怒地反驳一会儿愤怒地沉默。
那就像理智的军队进攻感性的城堡
声势浩大却无功而退。
一小时,两小时过去了。
妈妈带小溪下楼了。
我继续抓住那些细节,滔滔不绝地分析
像一个给双方辩护的律师。
又像个训诂学家,陷在敏感脆弱的沼泽地
追溯每句话的渊源,它的真实含义。
再次说起无论如何这辈子
是我们走在了一起……

不管怎样我会疼你一直到老
你也得像原来那样照顾我。
我是这么说的,语调压的很低——
因为我真的疲惫了并有些厌倦。
然后毫无征兆,从来没有过地——
在她生命中肯定也是第一次——
她扑进我的怀里。紧紧搂着
枕在肩膀上抽动。哭得那么投入
那么大声。风油精味更加浓烈,
一地碎玻璃碴,在那些小角落
闪着小小亮光。房间
寂静如高山空地。那一刻我真的感到了
某种变化。似乎岩石也在融雪下
变得柔软。我摩挲着她的头发
任她孩子似地涕泪横流
一下又一下,倾尽全力在我身上捶打。
而我狠狠抱住她,紧得两个人都难以呼吸
就好像我从来没有这么彻底地拥有
又好像如果我松开
整个世界就会再次破裂。”

—4—

昨天张老师念了一首诗,我英语听力向来差欠,直听到“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才反应过来,又折头重听。

奥登的《葬礼蓝调》。

昨天13号,李大夫病逝7天了。


最近朋友间会说“等到‘春天’来了就……”“待‘春暖’要……”。刚才我打开整理箱想把长裙和中裙简单分一分,中途停住手,明白地意识到有人再无机会套上裙子,有人永远留在了这个冬末春初。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牧梦 2020-2-15 11:11
结合着时局,拈着身边的小事,视界有大有小,亦有见地,读来清新。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